暴雪退出中國:為甚麼遊戲玩家難過?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守望先鋒中的周美靈
守望先鋒中的周美靈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2.12.2022
評論
儘管中國遊戲玩家抱有希望,但動視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和網易(NetEase)沒能就延長在中國發行遊戲的許可達成一致。從2023年1月23日起,這家美國公司的大部分服務將無法在中國使用。這樣公司會失去數百萬用戶,不僅剝奪了許多中國玩家最喜歡的娛樂活動,還剝奪了他們花費大量時間和金錢所的獲得遊戲內財產的機會,對許多人來說,這是一個生計。此外,即使在中國以外,電子競技也將受到重創。
由於管理層的決定,暴雪比其它遊戲工作室更經常陷入醜聞。要麼在現代趨勢的壓力下故意宣稱最勇敢的角色是LGBT代表,要麼發佈了一款未完成的原始遊戲《魔獸爭霸III》:重製版(Warcraft III: Reforged,),並為此索要大量資金
隨著俄羅斯在烏克蘭開始特別軍事行動,暴雪是最早決定退出俄羅斯市場的公司之一,並從公司的官方申請賬戶中解開了俄羅斯號碼。《守望先鋒》遊戲的女主角是俄羅斯人,即舉重運動員亞歷山德拉·扎里亞諾娃(Alexandra Zaryanova)——她被剝奪了在制服上佩戴Z符號的權利,這個符號一向只象徵著她暱稱的首字母。
XBOX 標誌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9.01.2022
微軟宣佈收購動視暴雪,但會一帆風順嗎?
在暴雪公司內部累積了不少關於騷擾、返工和不公平改組的故事。但最糟糕的是暴雪的管理層如何對待自己的消費者——玩家,不聽取他們的意見,有時甚至故意跟他們唱對台戲。此處可舉出在上海做生意的俄羅斯人阿爾圖爾的故事為例來說明問題。
“在我搬到中國之前,《守望先鋒》(Overwatch)是我最喜歡的遊戲。我工作很忙,幾乎沒有時間見朋友。所以,唯一的“消遣”就是《守望先鋒》這款遊戲了。幾年前,暴雪技術支持錯誤地凍結了我的帳戶,不得申訴。我不得不第二次購買遊戲。我所有的進步和花費的資金都丟了,一切都得從頭開始。然後我搬到了中國,我在那裡再次購買了遊戲,以便在中國服務器上玩遊戲,與朋友們保持聯絡。起初,他們讓每個人都免費玩這款遊戲(我已經買了三次)。然後他們切斷了俄羅斯用戶在遊戲內商店購買任何東西的可能性。實際上是剝奪了接收內容更新的機會。而現在,由於他們領導層的愚蠢決定,他們要退出中國。我真的為那些認為這個小天地很重要的玩家們感到難過。對於那些真正努力為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創造有趣和團結的東西的開發者來說,更加遺憾,”阿爾圖爾說。

鮑比大戰西蒙

中國對外國遊戲公司有一個強制性條件:他們必須與一些中國經銷商合作才能進入當地市場。暴雪14年的經銷商是科技巨頭網易。
當得知兩家公司無法就續約達成一致時,網易遊戲全球投資與夥伴關係總裁朱原(Simon Zhu)對遊戲發行商動視暴雪首席執行官鮑比・科蒂克(Bobby Kotick) 非常不客氣和極其無禮,稱他為“混蛋”(原文: "jerk")。故事對老闆們究竟在哪些方面無法達成一致避而不談,但科蒂克一直以其咄咄逼人的管理方法而聞名。許多行業記者指責他試圖從遊戲中榨取最大利潤,而忽視了產品質量。
彭博社則確信,網易和暴雪無法就延長合作的財務條件達成一致,並且在“中國數百萬玩家的知識產權和數據的所有權”方面存在分歧。
俄羅斯遊戲玩家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5.03.2022
“遊戲也牽扯政治”:俄羅斯遊戲玩家遭到西方各公司的歧視
現在,在暴雪退出市場後,尚不清楚數百萬中國遊戲玩家將如何就投入該公司產品的時間和金錢尋求補償。事實上,在市場上運作14年的過程中,圍繞暴雪遊戲形成了一個獨特的市場生態系統。玩家學會了如何通過為初學者提供服務和兌換遊戲幣來在虛擬世界中賺取真錢。對於許多人來說,遊戲已經成為一種謀生手段或是一份不錯的額外收入。
暴雪最大的在線項目《魔獸世界 》(WoW) 的玩家受到的影響最大。這款遊戲採用付費遊戲系統,玩家需要按月為遊戲時間付費。從形式上來說,《魔獸世界》將繼續在中國運營,直到與網易的現有協議到期,但實際上,續訂遊戲時間變得極其困難。遊戲券開始只在二級市場銷售,價格上漲了1.5倍。過去360元(52美元)的遊戲時間卡現在可以500元(72美元)購買。
一位暱稱為Sakura的用戶分享了她的感受:
“把中國玩家當啥了?退回我的rmb購買的風暴所有皮膚。爐石的N個預購,傭兵的幾千塊。星際的所有戰役。魔獸世界的無數坐騎包括剛買的幽靈虎(點卡就不讓你退了畢竟我自己玩了)。10幾年的賬號傾注了多少時間和精力。你能等,玩家不想等了。”
許多微博用戶因當前的狀況而無法查找到單詞:
“我太難受了…..我的青春一去不復返的感覺。”
“14年半的魔獸玩家表示很難接受…”
實際上,有些人對公司的退出無所謂。
暱稱“ZBC”的用戶對衛星通信社記者說:“WoW不能玩了很可惜,但是我的想法比較簡單:不能玩就不玩了。換個遊戲玩。遊戲多的是。”
隨著有關公司退出的消息傳出,用真實貨幣購買的遊戲內貨幣的成本正在下降。 許多人爭取在為時已晚之前出售積累的資產。網易保證,在與暴雪的合同到期後,玩家將可以對用人民幣購買的遊戲內資源辦理退款。
關於“我已經購買的虛擬物品怎麼退款”的問題,暴雪客服回答衛星通信社記者說,過程將從1月底開始。
“我們將在暴雪遊戲產品停止運營後開始安排退款,後續消息請關注與綁定‘暴雪遊戲服務中心’公眾號,” 暴雪客服表示。
這份聲明並沒有讓玩家們放心,因為他們在第三方網站上購買了很多物品,或者在遊戲中獲得了稀有裝備。其他暴雪項目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比如熱門的網游策略遊戲《星際爭霸》(StarCraft),就已經暫停了對中文服務的支持。在互聯網上,建議玩家在外國服務器上玩,但是在更改區域時,用戶將失去所有遊戲進度。
但即使是那些決定嘗試切換到外部服務器的遊戲玩家也面臨著困難。台灣服務器突然不歡迎來自大陸的《守望先鋒》玩家。在那裡,玩家們呼籲他們停止使用簡化的象形文字,並且不接受他們進入遊戲社區。這自然引起了相應的負面反應。
任天堂Switch遊戲機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4.04.2022
中國電子遊戲市場在版號恢復發放後有甚麼值得期待?
早在幾年前,中國市場對該公司來說似乎總是充滿希望。這反映在創造性的方法中。在多人團隊射擊遊戲《守望先鋒》中率先添加來自中國的女主角——美以及未來版麗江市的遊戲之一。幾年前,受中國文化的啓發,潘達利亞被添加到魔獸世界中,那裡居住著高貴的熊貓戰士。
目前,尚不清楚暴雪是否試圖與其他中國公司達成協議。暫時退出中國不會直接影響玩家的虛擬資產。暴雪和網易都不能刪除賬號和數據。在技術支持中分別強調了這一點:
“各遊戲內的所有賬號數據及角色資料等數據將被封存。我們將按照法律法規的要求妥善處理遊戲數據,保障用戶合法權益,”暴雪客服向衛星通訊社解釋說。
北京信達立律師事務所張健律師在接受衛星通信社記者採訪時介紹說,中國法律一定能夠保護受損玩家:
“進入互聯網時代,‘虛擬財產’一詞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2020 年5月28日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 國民法典》正式以法典的形式明確了虛擬財產的法律地位。《民法典》第127條明確規定: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至此,開啓了虛擬財產保護的法典時代。‘虛擬財產’可以定義為依託於網絡第三方平台而存在,以數字化形式為載體,區別於知識產權、個人信息、網絡服務、電子實物,具有價值屬性且可以被支配和佔有的電磁數據。‘虛擬財產’主要分為虛擬貨幣類、賬號類、遊戲裝備類三大類別。虛擬財產的價值被法律所認可,且與現實生活聯繫緊密,未來的世界,每個人都將擁有自己的虛擬財產。在刑事、司法領域,對盜取《大話西游》遊戲裝備的行為,廣州的一審法院定性為盜竊罪,二審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維持原一審判決(穗中法刑二終字第68號《刑事裁定書 》),認為遊戲裝備屬於遊戲者的私人財產,並具有一定的經濟價值。”
在美國工作室解決與中國市場的問題後,遊戲信息就會轉交給新的發行商。但在該公司找不到“同一條河流兩次入河”的方法的情況下,那麼玩家將永遠無法訪問他們的虛擬財產,儘管它不會被刪除。

暴雪的退出將如何影響電子競技?

中國關閉暴雪遊戲會嚴重影響電競專業。在此舉出《守望先鋒》中的電子競技聯盟為例來說明問題。
據《守望先鋒聯賽》官方分析師Sideshow的分析師稱,自2020年以來,中國球員佔據了聯賽觀眾的大部分。隨著疫情的爆發,聯賽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美國觀眾(約58萬觀眾),因為比賽不再是客場,許多重要比賽都在亞洲時間轉播。結果,2020年超級總決賽90%的觀眾(139萬)來自中國。
2021年,87%的觀眾仍然來自中國。目前還沒有關於2022年超級決賽觀眾的具體數據,但情況不太可能有太大變化。
值得注意的是,4支中國戰隊參加了守望先鋒聯賽(Overwatch League):杭州星火(Hangzhou Spark)、廣州衝鋒(Guangzhou Charge)、成都獵人隊(Chengdu Hunters)和上海龍之隊(Shanghai Dragons)。後者根本就屬於網易(NetEase),所以中方肯定沒打算與暴雪對罵。
不過,單純從利潤上來說,兩家公司之間並不特別需要對方。大和資本市場(Daiwa Capital Markets)計算出,缺少暴雪遊戲可能會網易明年的收入減少6-8%。這意味著離開市場對公司來說不會是痛苦的。
楊老頭與他老婆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0.12.2021
白髮狙擊手:中國退休人員改變電子遊戲市場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