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希望在中美之間維持動態平衡

© AFP 2022 / MANDEL NGAN菲律賓總統小費迪南德·馬科斯
菲律賓總統小費迪南德·馬科斯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3.09.2022
評論
美國和菲律賓總統週四強調了他們對所謂“南海航行和飛越自由”的支持。但值得注意的是,小馬科斯未在聯合國大會上提及與中國產生爭議的南海仲裁案。中國專家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可以看出,菲律賓希望在中美之間維持動態平衡。一方面強化跟美國的盟友關係,獲得安全保障;另一方面與中國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以實現利益最大化。
美國總統拜登22日在紐約會見了菲律賓總統小費迪南德·馬科斯。白宮發佈的聲明稱,兩國領導人反思了美菲同盟的重要性。拜登總統重申了美國對保衛菲律賓的堅定承諾。美菲領導人討論了南海局勢,並強調支持“航行和飛越自由”以及“和平解決爭端”。
小馬科斯是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之子,他在今年5月獲得約60%選票,以壓倒性優勢贏得了菲律賓總統的職位,並在6月30日宣誓就職。

據路透社報道,小馬科斯在與拜登的會談中說:“美國在維護我們地區和平方面的作用得到該地區所有國家,尤其是菲律賓的高度贊賞。”

關於美菲領導人的面對面會晤,廈門大學南洋研究院院長李一平表示,“拜登和小馬科斯的會晤是美菲領導人的正常會晤,反映出在美國的‘印太戰略’下,拜登政府對菲關係在小馬科斯上任後較之前任有了修復和新的發展。可以看出,菲方在借助美國增加在南海問題上應對中國壓力的籌碼。不過,這是否意味著菲律賓將跟進美國,直接針對中國,還需繼續觀察。”
值得注意的是,小馬科斯週二首度在第77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發言,談到《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氣候變遷、地緣政治對立及貧富國家鴻溝,但他未提具體的區域緊張情勢及跟中國引發爭議的2016年“南海仲裁案”。
廣西民族大學菲律賓研究中心主任陳丙先認為,從拜登與小馬科斯關於南海問題存在明顯的“溫度差”可以看出兩國對華態度的顯著差異。

陳丙先表示:“小馬科斯在聯大的發言談到了海洋問題,但是並沒有提到南海仲裁,也沒有具體談到中國在南海的作為。所以,可以理解為他對於南海問題的態度是溫和的,沒有直接展示強硬的態度,也沒有直接指名道姓批評中國。與此同時,我們明顯看到,美國作為域外的挑事者,只要談到南海,它就要批評中國。這是美國出於遏制中國、打壓中國的需要。”

菲律賓曾以中國在南中國海中菲爭議海域基於“九段線”的海洋權益主張及“海洋執法和島礁開發活動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為由提出“南海仲裁案”。今年7月12日是該案做出裁決六週年紀念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表聲明稱,“我們重申,在南海對菲律賓武裝部隊、公共船隻或飛機的武裝攻擊,美國將啓動根據1951年《美菲共同防禦條約》第四條作出的共同防禦承諾。”
菲律賓總統馬科斯在馬尼拉會見應邀訪菲的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7.07.2022
菲律賓總統:南海問題不是菲中關係的主流,不應限制和妨礙雙方合作
據瞭解,美國和菲律賓於1951年簽訂了《美菲共同防禦條約》,有效期無限。條約主要內容為:締約雙方將以“自助和互助”的方式保持併發展“抵抗武裝進攻”的能力,締約任何一方遭到“武裝進攻”時,締約雙方進行協商,採取行動“對付共同的危險”。小馬科斯在與拜登的會談中稱贊了美國在該地區對維護和平發揮的所謂“作用”。對此,陳丙先主任認為,這是出於菲美特殊的盟友關係做出的表態,並不代表菲律賓想借美國挾洋自重,在南海問題展示強硬態度。

陳丙先表示,“因為菲律賓跟美國簽了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菲律賓負有安全義務,美國也是菲律賓最大的安全依靠。小馬科斯的這一句表態是從菲美長期密切的軍事關係、安全關係而言,這也是在意料之中。”

而談及菲律賓可能在中美博弈中扮演的角色,陳丙先指出,目前來看,小馬科斯政府未來會在中美之間維持動態的平衡關係,因為這樣可以使菲律賓的國家利益最大化。

他說:“就與中國發展關係而言,中菲合作最重要的部分是在經濟領域,中國現在是菲律賓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的投資、跟中國的貿易、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所帶來的機遇,這是菲律賓所需要的。而菲美關係對菲律賓也很重要。第一,他們有共同的制度和價值觀基礎。第二,他們有很深厚的歷史淵源。第三,菲美是同盟關係,特別是在軍事安全領域,這是菲律賓最大的依靠。此外,有大概有400萬菲律賓人在美國,包括菲律賓的勞工,還有已經移民到菲律賓的菲裔美國人,菲律賓所能夠獲得的最大的海外僑匯來自美國。所以說,無論是從安全、軍事,還是從其他的利益角度去審視,菲美關係是非常重要的,甚至說它的基礎比中菲關係更深厚、穩固。”

李一平教授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他指出,“小馬科斯上任之初,尤其是在今年5月與習近平主席的通話中表示將積極加強和中國的關係,稱中國是菲律賓‘最強大的夥伴國’,使中菲關係‘進入更高層次’。但此次訪美時強調菲美關係的重要性,這表明小馬科斯希望能在兩個大國間尋求平衡,交好兩個大國,這也符合菲律賓的國家利益。”
在小馬科斯正式宣誓就職約一周後,他在馬尼拉會見了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馬科斯表示,南海問題不是菲中關係的主流,不應限制和妨礙雙方合作。王毅則強調,中菲合作遠遠超越海上分歧,不能讓個別爭議干擾兩國合作。
談及未來中菲兩國關係的發展態勢,李一平院長表示,“未來中國與菲律賓在南海的主權爭端可能更趨複雜化,需要雙方以各自的國家利益和區域的安全穩定為重,以務實的態度,加強溝通與協商,維護南海和平穩定,推進兩國在南海的合作與發展。”
陳丙先主任則認為,小馬科斯大體會延續杜特爾特時期菲律賓的南海政策,不讓南海問題影響中菲合作的大局。他強調,“問題並非消失了,而是我們不把問題放大。同時我們雙方都通過友好措施來對問題進行一定的管控,雙方通過雙邊談判共同維護南海局勢的穩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在小馬科斯勝選後表示,中菲是一衣帶水的鄰居、風雨同舟的夥伴。近年來,在雙方共同努力下,中菲關係不斷鞏固提升,為兩國人民帶來福祉,為地區和平穩定作出貢獻。當前,中菲兩國都處在關鍵發展階段,雙邊關係面臨重要機遇和廣闊前景。中方高度重視中菲關係,願同菲方一道,堅持睦鄰友好,堅持攜手發展,深入推進兩國全面戰略合作關係,造福兩國和兩國人民。
菲律賓外長馬納洛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2.09.2022
菲律賓期待與中國關係迎來“黃金時代”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