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之角:中美對抗新舞台?

© AFP 2022 / HASAN ALI ELMI索馬里馬哈茂德
索馬里馬哈茂德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1.05.2022
評論
中國在非洲之角搞和平外交,美國以在索馬里部署海軍陸戰隊作回應。衛星通訊社咨詢的專家們認為,美國在索馬里軍事存在,是為了武力遏制中國,並控制通向歐洲的能源。
美國總統喬·拜登發佈命令,在索馬里恢復軍事存在。特朗普執政最後幾周,將750名軍人從這裡撤出。但現在,此決定已經修改,將部署大約500名特種部隊。
據白宮消息,他們將從事當地軍人的培訓工作,以提高效率,應對被禁止的“青年黨”極端組織(俄羅斯禁止的恐怖組織)。
索馬里新總統馬哈茂德對美國總統此舉表示感謝。總統辦公廳宣佈,“美國在實現穩定和打擊恐怖主義方面一直是可靠的夥伴”。
俄羅斯高等經濟大學專家、非洲問題學者尼古拉·謝爾巴科夫認為,美國在索馬里軍事存在,如果說是為了打擊恐怖主義,顯然不是首要目標。
他說:

“世界新形勢下,美國正調整自己的軍事戰略。最簡單是將軍人再派往索馬里。為此無需說服當地的高級官員,而美國在那裡有基礎設施可以利用,不用付巨資再建設。索馬里是理想的戰略地點,是控制紅海、波斯灣和印度洋的鑰匙。中國在此地區的政治和經濟相當活躍,前景看,在本地區擁有額外的施壓槓桿和具體的軍事資源,對美國來說是有利的。

中美在各領域持續對抗,其中包括在看不見的軍事戰略領域。美國在索馬里部署特種部隊,符合中美全球對抗大局。中國在吉布提已經擁有軍事基地,因此,美國人試圖在非洲之角拿回自己的戰略位置,儘管其影響力時間已一去不復返了。”

浙江師範大學非洲經濟研究所所長劉青海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美國在索馬里恢復軍事存在,是對中國在非洲之角和平外交的回應,是企圖在中國影響力增長的地區鞏固其地位。
她說:

“索馬里地處非洲之角,東濱印度洋,扼守亞丁灣水域,是印度洋經紅海、蘇伊士運河進入地中海航路的要衝,具有重要的地緣政治和戰略價值。索馬里隔壁就是吉布提,美軍在吉布提也有軍事基地,而中國也有一個後勤補給站設在吉布提。同時,不久前中方任命了外交部非洲之角事務特使以支持非洲之角實現長遠和平繁榮。

顯然,美國在索馬里重新部署軍隊,絕不是為了‘支持索馬里聯邦政府’那麼簡單。因為,拜登上任以來,包括索馬里在內的東非地區反恐問題,並未吸引美國政府太多注意力。之所以此時向索馬里部署美軍,顯然與索馬里新總統人選剛定,可以更好地利用幫助立足未穩的新總統打擊恐怖組織這一藉口來增加美國在索馬里的政治和軍事影響,借以更好地打壓中國在非影響力密切相關。”

同時,遏制中國影響力,僅是美國在索馬里的目標之一。在打擊恐怖主義幌子下,可控制輸往歐洲的能源資源。
劉青海說:

“近年來,美國日益頻繁地通過多種手段,包括利用當地非政府組織、記者抹黑中國在非投資,通過軍事姿態增加對非洲國家的影響力和壓力,借以打壓中國在非影響特別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影響。例如,提出‘繁榮非洲’計劃,資助津巴布韋等國家的當地記者抹黑中國投資,派遣特種部隊到剛果(金)幫助打擊其東部反政府組織,在贊比亞開設美國非洲司令部辦公室等。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美國眾議院通過《競爭法案》,公開宣佈要對中國在非活動特別是油氣礦產資源項目進行打擊,借以對衝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其中埃塞俄比亞索馬里州石油儲量豐富的歐加登地區就是其關注的重點地區。

另外,俄烏衝突後,全球能源、食品價格暴漲,美國國內通貨膨脹嚴重,拜登和民主黨的支持率已經跌到40%以下,歐洲國家則迫切希望利用非洲的能源來緩解自身能源價格過高的問題,而索馬里卡在亞丁灣這一歐洲重要能源通道上。由此可見,美軍此次高調重返索馬里,既希望憑著反恐的旗號,借以打壓中國在非洲之角的影響,也希望更好地控制這一歐洲的重要能源通道,同時又試圖通過將自己塑造成‘反恐鬥士’來拯救中期選舉。”

獨聯體國家研究所專家、軍事分析師弗拉基米爾·耶夫謝耶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認為,美國在索馬里軍事存在,是中美全球對抗的一部分。
他說:
“這裡所指的是強力遏制中國。前景上,美國試圖最大限度地將對俄施壓功能交給北約,其中包括通過接納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這樣,可集中精力與中國對抗。俄羅斯在頓巴斯完成特別行動後,這樣的場景是完全可能的。同時遏制中俄,可能將失敗,但這種企圖還將持續,其中包括在中國存在戰略利益的東非和中東。美國從索馬里可輕鬆控制整個非洲之角,而中國在這裡的影響力在增長,其和平使命也受到當地政治精英的歡迎。”
今年年初,中國任命非洲之角特使,以幫助該地區在非洲政治、經濟和安全方面扮演更為重要的角色。3月份,特使薛冰訪問了埃塞爾比亞、厄立特里亞、索馬里、吉布提、肯尼亞、烏乾達和南蘇丹。中國外交官的使命是,幫助解決長期阻礙東非發展的邊境、種族和宗教衝突。中國希望通過自己的倡議,促進沒有外部干涉的安全、發展和地區事務管理。目前,北京正集中力量舉辦首屆非洲之角和平會議。據悉,會議機制將成為促進克服不穩定的平台。
Флаг Сомалиленд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2.07.2020
專家:台灣和索馬里蘭結成不被承認的“國家“聯盟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