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台灣和索馬里蘭結成不被承認的“國家“聯盟

© AP Photo / Barkhad DahirФлаг Сомалиленд
Флаг Сомалиленд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台灣政府打算通過與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國家”索馬里蘭建交來彌補自己在非洲的外交失敗。台灣與索馬里蘭宣佈將互設“代表處”。

台灣近些年快速失去了自己的“邦交國。自2016年民進黨當局上台以來,台灣已經失去了7個盟友,其中包括“非洲邦交國”。截至2018年,非洲唯一與台灣保持正式“友邦”關係的是斯威士蘭王國。同時,台北最後一次成功勸說某國與其建立外交關係還是2007年,是加勒比海的島國聖盧西亞。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флаг КНР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中國全球外交影響力已超越美國
索馬里蘭1991年在索馬里內戰時脫離索馬里宣佈“獨立”。雖然從索馬里分裂出來,但索馬里蘭並未得到任何一個聯合國成員國的承認。
索馬里蘭在約20個國家設立了代表處,包括 美國、加拿大、英國、愛爾蘭、科威特以及歐盟。與此同時,有8個國家在索馬里蘭也設立了自己的代表處,如埃塞俄比亞。索馬里蘭與中 國大陸沒有任何正式聯繫。同時,中國在索馬里蘭的鄰國吉布提共和國擁有自己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此外,作為國際海軍力量的組成成分,中國海軍艦艇在索馬裡海域巡邏以打擊海盜。
路透社援引台灣外事部門負責人吳釗燮的話報道稱,吳釗燮7月1日表示,台灣與索馬里蘭將互設“代表處”。他說台灣正在做的與其他國家沒甚麼不同,他稱索馬里蘭“實質上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台灣與索馬里蘭自2009年起保持聯繫。早在今年2月,雙方就簽署了一項“雙邊協定書”,但直到昨夜才正式宣佈。
中國兩岸時事評論員畢殿龍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表示,吳釗燮沒有提到台灣將對這個在世界地圖上幾乎找不到的“國家”提供援助的細節。但吳釗燮表示,索馬里蘭的能源和其他礦產資源非常豐富。而且,很明顯索馬里蘭垂涎於台灣的“金元許諾”。

畢殿龍: “索馬里蘭國家較小,經常發生政權更迭和動亂。此次事件中索馬里蘭是否是主權國家,我認為這實際上並不重要,其個體特性反而更具有指標意義。我們可以看到,根據目前台灣的政治資本,“金錢外交”仍然是其主要的外交手段,選擇像索馬里蘭這樣政權不穩定的小國家作為目標,更易使金錢發揮作用。另外,美國為了防止台灣外交崩盤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包括制裁意圖與台灣斷交的國家等等,這些都使得台灣的政治底氣更加充足,同時也確實有一些小國家會買賬。 對此我個人認為大陸方面不應掉以輕心,雖然台灣邦交國的數量持續減少,但是在美國參與其中的背景下,台灣為了保住最後的顏面,可能會加大“金錢外交”的力度,難保不會出現有國家決策反復的情況,所以大陸方面還需提高警惕。 ”

外媒:中國與所羅門群島開始積極合作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外媒:中國與所羅門群島開始積極合作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通史研究所非洲研究中心專家尼古拉·謝爾巴科夫指出,台灣依靠與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國家”結盟努力擴大自己的外交影響範圍。

他說:“台灣政府目前處在足夠複雜的局勢中。台灣島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台灣當局仍然希望他國承認它的“國家身份“。台灣是“國際社會邊緣人”。而且,看起來,這種“邊緣人“的自我感覺越來越強烈。當然,台灣一直關注著與自己處境相似的索馬里蘭的命運。從政治角度看,索馬里蘭並不是真正的國家。兩個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國家“結成聯盟。這兩個地方都不是國家,但彼此吸引。”

謝爾巴科夫表示,索馬里蘭引起國際刑事犯罪機構和邊緣組織的注意。這個地方不僅存在極端伊斯蘭組織,還有大量非法經濟和金融組織。可以通過索馬里蘭洗錢,保險公司可通過索馬里蘭向海盜轉賬。目前,海盜實際上已被鏟除,但之前賺錢的金融機構仍然存在。這些機構在贖買人質時使用。索馬里蘭大概有最強大的伊斯蘭“哈拉拉“機構。這是非正式信貸機構,沒有文件,沒有任何擔保,只憑口頭協議。刑事犯罪團伙經常使用這種機構達到犯罪目的。
他總結道,索馬里蘭人大量遷居國外,該國是僑民數量最多的非洲國家之一。特別是很多人生活在斯堪地納維亞半島,其中包括瑞典。索馬里蘭人犯罪團伙經常從事敲詐和其他犯罪活動。當然,索馬里蘭人中也有人從事正常生意,但許多人仍然與當地或國際刑事團伙有聯繫。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