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家:美國凍結俄羅斯外儲削弱了人們對美元的信心

© Sputnik / Vladimir Trefilov中國專家:美國凍結俄羅斯外儲削弱了人們對美元的信心
中國專家:美國凍結俄羅斯外儲削弱了人們對美元的信心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0.04.2022
評論
一些國家凍結外匯儲備破壞了世界經濟穩定,這種做法應該盡快停止。週二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在安理會關於烏克蘭局勢的會議上發表講話時表示。他說,任意凍結他國外匯儲備同樣構成對他國主權的侵犯。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凍結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外匯儲備,美國越過了所有紅線,最終削弱了對美元的信心。
俄羅斯在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開始後,美國及其許多盟友對俄羅斯實施了嚴厲制裁。其中,歐盟和美國凍結了俄羅斯以美元和歐元計價的外匯儲備。當然俄羅斯一直在努力使其資產多樣化,而不是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根據俄羅斯央行的數據,俄羅斯外匯儲備中只有 10.9% 是美元。而俄羅斯的人民幣外匯儲備佔 17.1%。但大約三分之一的儲備為歐元。因此華盛頓和布魯塞爾同時凍結俄羅斯資產造成許多問題。
問題首先出現在俄羅斯主權歐洲債券的持有者身上。4 月 4 日到了支付 6 億多美元的歐洲債券的票息和債務的時候。俄羅斯的歐元儲備被無條件凍結。美元儲備可用於履行義務,但必鬚根據具體情況獲得美國財政部的批准。這一次美財政部決定單方面禁止俄羅斯使用美元支付相關債務。華盛頓和布魯塞爾的卑鄙之處表現在,他們用俄羅斯很快違約來威脅投資者。然而他們又不允許投資者使用屬於俄羅斯的資金。
當然,就這些限制而言,莫斯科完全可以宣佈違約。並不存在執行主權債務義務的任何國際機制。換言之,任何國家原則上都可以隨時拒絕支付賬單。但因此會存在嚴重的聲譽風險和相關後果:違約國家未來籌集借款將非常困難且昂貴。
Китайская банкнота номиналом в 100 юаней и российские 10 рублевые монеты.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04.2022
中國在對俄貿易問題上不會跟隨西方
莫斯科在努力防止違約並履行對債權人(包括歐洲債券持有人)的義務。然而西方集體讓俄羅斯別無選擇,只能以俄羅斯國家貨幣支付這些義務。俄羅斯也的確這樣做了。在嘗試以美元支付失敗後,俄羅斯財政部以截至 2022 年 4 月 4 日的匯率償還了相當 6.49 億美元的盧布。也就是說,事實上俄羅斯歐洲債券持有人收到了錢,但對他們來說這一結果不能說完全無可非議。來自不友好國家的投資者在俄羅斯國家結算存管處的“C”類賬戶上收到資金。從這些賬戶中可以在俄羅斯繳納稅款、關稅、罰款和傭金,購買俄羅斯貸款債券(順便說一句,華盛頓禁止美國人進行任何交易)。但只有在俄羅斯財政部允許的情況下,才能將這些賬戶中的盧布兌換成外幣。財政部表示,一旦獲得自己的凍結資金,將允許這樣做。
圈子是封閉的。為了給俄羅斯造成損害,西方集體打擊了自己的公民——俄羅斯主權債務的持有者。而這個例子很好地說明瞭制裁絕不是打擊目標的高精度武器。自我傷害太大。而且這個國家越大,傷害就越大。美國以前曾使用本國貨幣作為對自己不喜歡的國家施加壓力的工具。伊朗中央銀行多年來一直受到美國的制裁,存放在美國花旗銀行的屬於伊朗的19億美元已被凍結。2019年美國又凍結了委內瑞拉的資產,企圖對馬杜羅政權施壓。2020 年敘利亞中央銀行也受到了類似的制裁。去年美國凍結了數十億美元的阿富汗中央銀行的資產。這些資產先前也都存放在了美國。
不過對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俄羅斯進行如此大規模的制裁,史無前例。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所專家梅新育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踏過這一嚴重界限之後,美國最終破壞了人們對其貨幣的信心。

梅新育專家說:“美國相繼凍結委內瑞拉和俄羅斯的外匯儲備,顯然引起了中方非常大的震動,包括根據企業家發表的公開言論,我們也可以看到震撼。而且與委內瑞拉相比,俄羅斯是聯合國安理會五常之一,如果美國能夠任意凍結俄羅斯的外儲,應該說是踏過了非常嚴重的界限。隨著非美元貨幣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地位快速上升,美國凍結別國外匯儲備這種超越底線的做法,勢必會激勵其他國家在各項條件相同的情況下優先使用非美元貨幣結算,以及將非美元貨幣作為自己的儲備貨幣。這相當於推動國際貨幣體系去美元化的進程加速,毫無疑問中國也在其中。”

凍結俄羅斯外儲不能不讓中國擔心。畢竟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美國債權國——持有價值超過 1 萬億美元的美國證券,佔美國國債總額的 3.68%。此外中國擁有近34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也為世界之最。因此,如果美國單方面,再加上歐盟,能突然封殺他國的錢,中國“安全氣囊”的可靠性也值得懷疑。梅新育專家說,沒錯,規模效應有利於中國,因為如果對中國實施制裁,無疑會動搖整個世界經濟。

梅新育專家接著說:“中國的儲備資產規模是其他任何國家無法相比的。如果中國儲備資產的安全性出現問題,顯然會對以美元為核心的國際貨幣體系產生負面影響。客觀來看,中國巨大的儲備資產規模與美國的金融市場和國際貨幣體系地位處於不平衡的狀態。我認為從上述兩方面來行動,應該有助於提升中國外匯儲備資產的安全性。”

然而不應該忘記,即使是華盛頓也沒有料到歐洲會對俄羅斯採取如此強硬的行動。儘管歐盟在能源供應上對俄羅斯的依賴程度超過其他任何國家,但布魯塞爾已準備好犧牲經濟增長和社會穩定,轉而支持與對手——俄羅斯對抗的政治理念。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作為美國的主要地緣政治對手,在與集體西方的關係中也處於類似的位置。華盛頓仍在灌輸冷戰意識形態,在外交政策活動的實施中進行集團對抗的原始建構。引領西方外交的實用主義時代即將結束。比爾·克林頓的競選總部負責人詹姆斯·卡維爾(James Carville)在 1992 年曾說過這樣一句話,後來成了一句名句:“經濟,愚蠢!”現在看來應把它改寫成:“地緣政治,愚蠢!”
美國制裁促使金磚國家遠離美元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1.04.2022
美國制裁促使金磚國家遠離美元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