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會向中國讓步嗎?

© AP Photo / Eric Risberg拜登會向中國讓步嗎?
拜登會向中國讓步嗎?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1.01.2022
評論
美國總統喬·拜登表示,他不準備取消前任實施的對中國產品的關稅。他說,美國貿易代表凱瑟琳·戴(Katherine Tai,中文名戴琪) 正在研究這個問題,但目前答案尚不明顯。拜登在競選期間承諾改變美國對華政策。不過,就目前而言,美國政府基本上是在延續特朗普時期的政策。
當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時,不僅有商界代表、學者、專家,而且政界人士都對這種行動表示擔憂。他們指出,鑒於中國經濟參與全球供應鏈,像冷戰時期那樣建立起針對蘇聯的“鐵幕”而不損害美國自身是不可能的。特朗普以打擊貿易不平衡為藉口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據稱,中國採取不誠實的競爭方法和補貼國有企業,剝奪了美國人的就業崗位,造成貿易逆差。經濟學家稱,美國貿易逆差與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全球地位有關,這種理由沒能說服共和黨總統。隨著每一輪貿易戰,他對中國產品徵收新的關稅,在高峰期幾乎所有中國對美國的出口產品都被徵收關稅。
拜登的競選活動建立在反對特朗普政策的基礎上。他承諾在勝選情況重返國際組織,再次成為全球參與者。 他承諾將回到與中國開展建設性協同動作的政策上。拜登在就職典禮舉行後幾乎立刻宣佈全面修訂美國對華政策。不用說,所有這些承諾都沒有兌現。美國並沒有回到全面和進步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取而代之的是,開始在類似“美英澳三國成立三邊安全夥伴關係(AUKUS)的狹隘的盎格魯-撒克遜模式下發展防禦倡議。對華政策的修訂從未進行過,在任何情況下,沒有公開宣佈過。對中國產品的部分關稅還是上屆美國政府在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定後取消的。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研究員姜躍春(Jiang Yuechun)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美國新總統不僅沒有放鬆貿易限制,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收緊了對華政策。

他說:“拜登在競選期間就美國對華關係發表過一些言論,確實是與當時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不一致的地方。但是拜登上台後,到目前為止不僅是延續了特朗普政府比較過激的對華政策,甚至在有些方面表現得更加激進。比如聯合西方盟友共同採取對華強硬路線,包括號召G7集團和五眼聯盟成員國,以及亞太地區的澳大利亞和日本。這也就導致目前的中美關係不僅沒有出現好轉,反而在某些方面還有惡化的趨勢。恐怕對世界很多關心中美關係的國家和人士而言,這可能都是出乎預料的情況”。

當然,拜登確實做出了一些讓步。例如,此前按照特朗普的要求,TikTok短視頻應用程序應該出售給一家美國公司,否則將在美國遭禁,但現在拜登放棄了這種要求。此外,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CFO)也順利回國。一些因涉嫌與中國軍工復合體有關聯而被美國商務部列入黑名單的中國公司也被除名。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些措施未必可被稱作是兩國關係解凍的重大跡象。
放棄TikTok禁令多半是由客觀現實引起的。美國法院多次對特朗普的要求作出否定判決。因此,繼續堅持一個荒謬的要求,實在是毫無道理。釋放孟晚舟當然是重要的步驟。但從另一方面來說,這明顯是一個政治化的案件,存在大量法律不一致之處,可能打不到法院。最後,雖然一些公司已被從黑名單中刪除,但Sense Time、DJI 等其它公司則相反,被列入了黑名單。
此外,在拜登的領導下,加強了對中國華為公司的制裁——零部件供應禁令開始被更廣泛地解讀:例如,“5G用的零部件”被替換為“可能用在設備中的零部件,其中包括5G網絡設備”。美國交易所監管機構對中國公司退市的威脅越來越強。黑色的新法規已經出現,禁止美國投資者投資某些中國公司。
有趣的是,所有這些措施並沒有解決特朗普用來論證為何需要徵收關稅的最初問題。2017年,就在貿易戰爆發之前,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為3750億美元。到2021 年,這個數字已經增加到3965億美元。中國科技巨頭的死亡也沒有發生。雖然華為不得不出售旗下智能手機部門榮耀(Honor),但制裁無論如何都沒有影響到廣義上的中國科技競爭力。
美國商界多次警告華盛頓,貿易制裁首先將對美國商界產生負面影響。由於中國參與全球供應鏈,約有一半的中國對美出口產品是所謂的中間產品,這些中間產品隨後被用來製造成品。這意味著,關稅最終將體現在成品的價格上。此外,中國科技巨頭是美國各公司的重要收入來源。去年,中國進口了價值4300億美元的芯片,超過了原油和穀物的總和。
失去中國市場將首先導致美國公司失去進款。姜躍春說,然而,華盛頓聽不到務實的聲音,仍然固守中國威脅論。

他說:“當前美國對華政策的核心認知是認為中國發展過快,已經威脅到美國在全球的利益。實際上這種認知本身是錯誤的,中國的發展不僅沒有對包括美國在內的任何國家造成威脅,還給世界各國帶來了不同程度的發展機遇,包括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然而美國當權者看不到這一事實,僅僅是盯住特朗普執政期間所提出“中國經濟發展是建立在犧牲美國利益基礎之上獲得”的觀點,認為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是合情合理的。但是事實上美國對華產品加徵關稅除了對中國造成一定傷害,對美國的經濟也已經造成嚴重負面影響。我們可以看到,現在美國經濟出現的各種問題,比如高通脹、高物價、供應鏈斷裂等,都與加徵關稅政策有很大的關係。只是目前我們仍然看不出拜登政府在該問題上有做出調整和改變的趨勢”。

美國政府多次指出,對中方在履行“第一階段”協議義務的過程感到不滿。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數據,該協議在兩年內僅完成了 62%。實際上,中國有一個極具分量的反證:該協議是在大流行之前簽署的,不應把全球供應鏈的中斷以及能源價格的波動歸咎於中國。另一方面,目前尚不清楚華盛頓準備採取哪些具體步驟。脅迫中國的籌碼越來越少,而美國則相反,因貿易戰的副作用而遭受越來越多的損失。去年,美國的通貨膨脹率超過 6%——這是過去30年來的創紀錄指標。
拜登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9.01.2022
拜登執政第一年:延續對華強硬策略,確立全面競爭框架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