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不會為取悅美國而與中國發生爭吵

© AP Photo / Ng Han GuanПродавец газетного киоска просматривает журнал с изображением инаугурации Джо Байдена.
Продавец газетного киоска просматривает журнал с изображением инаугурации Джо Байдена.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中國未來10年內將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和最有影響力的強國。歐洲外交關係協會(ECFR)在對歐盟11個國家15000人社調後得出這樣的結論。儘管拜登獲勝,但美國長期前景看,無法支撐毫無爭議的全球領袖地位。鑒於此,歐洲根據ECFR結論,在兩大強國政治對抗中努力保持中立,與中國發展自己的建設性關係。

中國經濟增長促使歐洲復蘇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中國經濟增長促使歐洲復蘇
社調是在去年11-12月喬·拜登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勝利後很快進行的。53%接受採訪者認為,拜登新政府將對歐盟更為有利。特朗普執政期間,多次針對歐盟發表相當強硬的聲明,尤其在國防和貿易政策方面。此外,華盛頓還推出反傾銷措施,對歐洲鋼鐵和鋁製品實施25%的關稅。

歐洲人期待,拜登將就一系列國際問題與歐盟開放合作。這些期待並非毫無緣由。拜登在就職之日,直接取消了前任的若干命令,其中包括,美國重返世衛組織和巴黎氣候協議。但總體來說,美歐關係已經不是從前。根據ECFR社調,大多數歐洲人(超過60%)認為,最近10年里,中國將把美國世界最強大國家的地位奪為己有。因此,他們指出,歐洲在與華關係中,應秉承獨立的政治路線,不要進入美國的地緣政治利益軌道。歐洲外交關係協會強調,冷戰時期的兩級模式,即西方世界集體對抗蘇聯的模式已不在成為可能。有關中美對抗的可能前景,多少接受採訪的人傾向於,歐洲應遠離對抗,保持中立。甚至在丹麥和波蘭這些主張與美國立場接近的國家,大多數受訪者也主張歐洲保持中立和獨立的政策。

Электронное табло с фондовыми индексами Шанхая и Шэньчжэня, в финансовом районе Луцзяцзуй в Шанхае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為何中國股票上漲
中國傳媒大學港澳台與世界事務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王鵬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對中國以及對歐洲自身來說,歐盟在發展對外關係時保持一定的獨立性要更為有利。但就很多問題,尤其是國防還外交政策,布魯塞爾依舊嚴重依賴於美國。他指出,在經濟關係方面,歐洲試圖堅守自己的利益,儘管有美國施壓。但未來發展,將取決於美國新政府的立場,以及布魯塞爾將面臨外部威脅的特點。他說:

“尚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拜登的對歐政策是朝著中歐美三邊協調的方向來發展。而且拜登對歐盟而言要比特朗普更具有拉力和吸引力,這恐怕也是中方在對歐政策的制定上不得不考慮的一個問題。我認為這個問題要看兩個方面,一是政治軍事安全,二是經濟。實際上歐盟是非常有經濟獨立的願望,包括與俄羅斯的北溪-2號項目、與伊朗的石油生意等等,歐盟在經濟維度上絕對是希望自立的,想要擺脫美國的束縛,可以說這也是美歐矛盾很大的一個源頭。但是從更具束縛力的政治軍事角度來看,歐洲顯然還是極大地依賴美國的保護。眾所周知,歐洲建立獨立自主防務力量的口號已經喊了十幾年了,但是也沒建成。所以我們判斷,在可預見的將來,他們能把這事辦成的可能性也不大。”

Signs of China Telecom, China Mobile and China Unicom are seen during the China International Import Expo (CIIE)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美國制裁中國公司不會影響實體經濟
美國總統拜登正式就職前曾宣佈,美國就最為棘手的國際問題,將以談判桌為主。他承諾,他的政策基礎是與盟友拉近立場,制定共同戰略。他的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在中歐全面投資協議談判接近尾聲時,呼籲歐洲在對華問題方面與華盛頓協調行動。儘管美國政治家發出的是不肯定聲明,但歐洲和中國還是原則上達成了投資協議。儘管尚未簽署,還需歐洲議會的批准,但已取得的結果表明,布魯塞爾在發出信號,指出對歐洲來說,中國是最為重要的貿易夥伴,歐盟不想為了迎合美國利益而失去自己的經濟好處。

此前,在中國政策領域,歐洲也不急於以美國馬首是瞻。國務卿蓬佩奧付出了巨大努力,試圖說服歐洲夥伴在本國5G網建設方面放棄中國設備。但他的努力並沒取得巨大的成功。很多歐洲發達國家,其中包括德國,並不急於禁止華為和中國其他公司。中國也對積極發展與歐洲合作感興趣。對中國來說,歐洲是本國產品的最大銷售市場,尤其是中美爆發貿易戰後。2019年,中歐貿易額實現6500億美元。王鵬研究員認為,與歐盟的緊密關係,可制約中美關係不可控惡化。他說:

“近幾年公認的世界四大力量是美、俄、中、歐。其中中美關係未來3-5年可能不會有大的改善,8-10年的走向目前也無法判斷,總之是不會太樂觀,我們也不能指望依靠中美關係的發展來帶動中國的外交;而中俄則是需要保住的,雖然不清楚普京的繼承者是否會有新的政策變化,但是只要是普京還在,應該說中俄之間變數就不大;就中歐關係而言,中國當前是在極力拉攏歐洲,因為俄羅斯更多的是在政治安全上與中國相互支持,經濟上確實在中國全球經濟版圖中佔的位置和比重非常小,遠遠不能與歐盟相較。歐盟不僅對中國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也是重要的高端原材料市場。再加上面對美國對中國的科技圍堵,未來中國企業的走出去,包括科技和人才的引進來,我們可能都會更多的瞄准歐洲。因此我認為歐洲在中國未來外交政策重點中所佔據位置會更加重要。而且歐盟能夠成為中國用來平衡美國的一個籌碼,同時也是一個橋梁抓手來牽住美國,防止中美脫鈎。因為美歐不可能脫鈎,只要中歐還在不斷地深化合作,維持健康自主良好運轉的態勢,那麼美國對中國的脫鈎也就只是說說而已。所以總體來看,我對中歐關係未來的走向是持審慎樂觀的態度。”

去年秋天,中國外長王毅在與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約瑟夫·博雷爾(Josep Borrell)交談時強調歐洲保持戰略獨立的重要性。王外長指出,保持多邊主義和外交獨立,可使歐盟實現經濟繁榮,保障戰略利益。暫時,在美國-歐盟-中國的三角關係中,華盛頓除了政治聲明外,無法向歐洲提供可替代中國的現實合作可能。歐洲最大電信設備集團愛立信試圖說服瑞典政府,不要限制華為進入當地市場。其原因在於,不然的話,愛立信在中國的業務將面臨相應的威脅。需要知道的是,愛立信業務增長的主要份額恰恰來自中國市場。美國此前曾宣佈,可能從歐洲主流電信廠家購買設備,但後來又沒了音信。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危機情況下,排在前面的不是政治言論,而是經濟利益。暫時,美國在此方面正輸給中國。而且布魯塞爾也明白,華盛頓秉承的是自身利益,只是在對美國有利時才談及夥伴關係。比如從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可以看出,協議能夠落實,是因為中國縮減從其他國家、包括從歐盟的購買量。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