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引發東北亞軍費增加

© REUTERS / POOLВоеннослужащие сил самообороны Японии во время осмотра премьер-министром Японии Ёсихидэ Суга на авиабазе Ирума в Саяме, префектура Сайтама, Япония
Военнослужащие сил самообороны Японии во время осмотра премьер-министром Японии Ёсихидэ Суга на авиабазе Ирума в Саяме, префектура Сайтама, Япония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菅義偉政府首個軍事預算已經獲得批准。軍費預算創日本史上新高。新增開支用於研發新型巡航導彈、隱形戰機以及射程更遠的反艦導彈。

Первый китайский авианосец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постройки «Шаньдун»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專家:中國大陸完全掌握對台軍事威懾主導權,不會隨美國起舞
日本政府週一批准了空前規模的517億美元的2021財年國防預算。與2020年相比,預算增加0.5%。菅義偉兌現了他的承諾,將繼續自己前任安倍晉三的路線。要知道,日本的軍費開支已連續八年遞增。

其中包括為日本研發巡航導彈撥出額外資金。該項目為期五年,因為已經設定了將新型導彈飛行距離增至900公里的任務。路透社指出,日本正在考慮裝備遠程導彈,並訓練本國軍人與中國、朝鮮和亞洲其他地區較遠地面目標作戰的能力。日本共同社援引反對派議員的意見稱,他們對新型巡航導彈的研發表示關切。在他們看來,擁有這種能夠打擊敵方基地的導彈違反日本憲法,而日本憲法規定了日本專守防衛政策,禁止參加軍事行動。

日本政府計劃未來五年再建兩艘軍艦。它們應該配備新型強大防空雷達和“宙斯”反導系統,其射程將是舊款的三倍。這種武器被認為能替代兩個陸基“宙斯系統”(Aegis Ashore),而後者的建造項目已於6月取消。

新增資金還用於研發新一代日本造隱形戰機。它將取代自衛隊的老式F-2。三菱重工有限公司的任務是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支持下負責該項目。

分析人士還提醒,日本防衛省還打算專撥額外資金用於打造能夠偵察高超音速武器的衛星群。此類導彈不僅飛行速度更快,而且比彈道導彈還低,包括中國研制的彈道導彈。另外,日本還計劃撥款創建日本自衛隊一個新的獨立部門,以保護網絡空間。

Китайский и американские флаги перед Белым домом в Вашингтоне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專家:中企被禁向美關鍵電力公司供應設備或為美國兩黨的政治默契
在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系劉江永教授看來,日本軍費的增加並不讓人感到意外。他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特別提醒注意日本政府和自民黨在此問題上的共識。劉江永教授說:“我認為,日本軍費預算連年增長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主要原因在於日本最近幾年的防衛力量發展發生了新的變化。除了原有的陸海空自衛隊外,又新建了涉及宇宙航天和網絡方面的兩個軍事部門,而這些都需要有預算投入。過去日本在太空軍事化方面是比較隱晦,但是現在防衛省已經明確把宇宙航天這部分作為一個新的軍種,與原有的自衛隊結合在一起,形成從太空到地面再到深海的立體防衛力量。”

“另外,過去日本一直標榜‘專守防衛’原則,即在沒有遇到外敵攻擊時不使用軍事力量。但是根據近年來日本出台的新安全保障法,這一原則已經被部分改變。當日本的盟國美國或者澳大利亞在海外遇到攻擊時,日本在一定範圍內可以使用自衛隊的力量。也就是說這種防衛政策的改變導致過去的導彈防禦體系以及力量的部署都需要隨之改變。同時日本還加大力度採購美國的F35戰機,,包括用於在陸地起飛、空中作戰的F35A,和用於在航母上起飛的F35B。考慮到日本實際上目前都是使用防衛型航母,未來為了F35B可以垂直起降,那麼還需要改造升級航母。可以說這些都需要投入一定的軍費。

“日本的這些變化都是在菅義偉執政後、新任防衛大臣岸信夫任職以來積極推動的。從防衛省到自民黨內的相關決策機構,包括日本目前的政府在這一問題上意見都是一致的,所以不會出現日本內閣提出增加預算,自民黨卻反對的情況。而且公明黨在整個執政黨內部是相對溫和的一個政黨,受議員人數太少的限制,它也不會跟自民黨產生很大的意見分歧。所以在這一背景下,增加預算通過並不意外。”

日本政界經常為增加軍費而辯護,藉口是為了應對中國威脅。俄羅斯戰略問題研究所軍事專家弗拉基米爾·葉夫謝耶夫認為,未來幾年日本在軍事發展中宣佈的大部分內容都是為了遏制中國海軍。弗拉基米爾·葉夫謝耶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日本正在大力提升自己的軍事潛力。它逐漸地建立了一支現代軍隊,儘管仍然被稱為自衛隊,但現在卻逐漸發展成為一支名副其實的武裝力量。顯然這裡也說是為了抵制中國。例如,新型巡航導彈可用於摧毀中國海軍船隻。宙斯盾系統可以應對中國的中程導彈。為了消除中國人在網絡空間可能採取的行動,還建立了一個專門的部門來對抗網絡威脅。當然,儘管總的來說,創建新部門是大勢所趨,例如,美國就非常重視網絡威脅。”

Семья с двумя детьми в Южной Корее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韓國如何擺脫生育率低窘境
但中國專家劉江永認為,中日間戰略對話會逐步緩解兩國間的矛盾,擺脫軍事對抗不可避免的傳統論調。劉江永教授說:“日本一方面在經濟領域非常依賴中國市場,願意保持與中國的合作關係。但是另一方面,他在安全軍事領域又將中國視為最大的防範對象。主要原因在於中日間對於釣魚島列島的領土主權認知不同,存在分歧。自70年代開始,日本就根據一些莫須有的謊言認定所謂尖閣諸島是日本固有領土,稱中國在釣魚島執法巡航是入侵日本的領海。如此一來,日本的國防軍事力量就開始在釣魚島附近要爭取維護或建立自己的制海權和制空權,而達到這一目就必須配有相應的裝備。日本2018年通過的新版《防衛計劃大綱》和2019—2023年度的《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都已經明確這一目的。若是加強美日軍事同盟不夠,還將加強美日澳印四國聯盟,控制印度洋到南海、東海整個海上通道的戰略要地。

“另外,日本在決定國防或者軍事力量部署方面,還受到美國地緣戰略思想的嚴重影響,即海權論(Sea power)。這一思想在日本根深蒂固,日本認為海洋國家和陸地國家是必然會發生對立對抗,而海洋國家需要與海洋國家聯合起來,共同對抗陸地國家(包括中國、俄羅斯和朝鮮)。如果他繼續認同這一地緣戰略思想,必然會導致與中俄在安全保障方面的不信任,那麼就會讓日本增強自己的海上和空中力量。”

“我認為在這方面中日還是需要通過戰略對話溝通,讓日本認識到海洋國家和陸地國家在全球化時代不是對抗的關係,逐步來緩解矛盾,使東亞地區成為一個可持續安全的地區,東海成為和平之海、友誼之海和合作之海。”

一周前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在與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視頻通話時贊成積極建立安全領域的建設性關係,並建議加快建立海上和空中通信機制。岸信夫則保證,日本願在共同關心的問題上與中國保持聯繫,加強在國防領域的聯繫與合作。

顯然,在這些領域的合作將使中日兩國加強相互信任,避免出現由當事方之一增加軍事開支而引發報復行動的情況。因為最終將損害整個東北亞的安全與穩定。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