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鷹派人物”為遏制中國貿易建議將海盜合法化

© AFP 2022 / MOHAMED DAHIRПират на фоне корабля
Пират на фоне корабля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美國軍事專家聲稱使用私人武裝船隻在海上應對中國。俄羅斯和中國專家將這一建議(實際上是使海盜合法化)定性為反華“鷹派人物”的 政治墮落,以及難以遏制的幻想。

美國海軍學院網站上發表的兩篇文章中提出,建立美國海盜船隊攻擊中國的全球貿易並破壞中國經濟。其中一篇文章的作者布蘭登·施瓦茨在《美國私掠船合法》文章中,為自己的這一想法找到的理由是為了應對“中國威脅”。在他看來,與中國的對抗可能威脅到美國的權力、地位甚至生存。這種衝突可能導致成千上萬的美國士兵死亡,數十艘美國軍艦被摧毀。作者承認,中國以及其他海洋國家可能會爭辯說,國際法禁止海上私人武裝船隻活動。但他卻認為,美國憲法並沒有剝奪國會頒發這種曾存在於帆船時代並被19-20世紀各種國際條約禁止的所謂的私掠許可證的權利。這是一份政府文件,允許私人船隻攻擊和佔領屬於敵國的船隻。

Торговый порт в Австралии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美國唆使澳大利亞在東南亞加大與中國的對抗力度
美國海軍學院網站的另一篇文章《給私掠船以自由》的作者是布蘭登·施瓦茨與美國海軍陸戰隊退役上校馬克·凱西恩兩人。文章說,美國海軍戰略家正試圖找到對付中國不斷增長的海軍實力的手段。最簡單、最方便的手段就是使用更多的船隻和飛機,但是由於國防預算可能已經見頂,這可能是不切實際的策略。在這種情況下,訂購私人武裝船可能成為一種廉價手段,以增強在和平時期對中國的威懾力並在戰時獲得對中國的優勢。這將是對擁有 比美國大得多的商船隊的中國的沈重打擊。對中國全球貿易的打擊將破壞中國的整個經濟,並危及其政權的穩定。文章作者還稱,美國法律沒有禁止使用私掠船。
中國南海研究院副研究員陳相秒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這些都是不能影響美國政府未來決定的鷹派人物天真的推理和想法,日益膨脹的幻想。

陳相秒專家說:“我個人認為,文章中的建議不會成為美國政府的決策。原因有以下三方面。中國的商船在南海活動,既運輸中國的貨物,也運輸其他國家的,同時貨物的目的國也不盡相同。可以說中國、美國、歐洲等國以及整個國際貿易體系、國際經濟秩序都會從中獲利,包括此次疫情期間我們援助的物資也是通過輪船運送的。因此文章作者完全從中美對立的角度看待問題,將中美利益從國際社會的利益中剝離開來,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假設。
商船成為國家間海上對抗的工具,在整個國際關係史中都實屬罕見。二戰時期英國曾在敦刻爾克大撤退行動中徵用民用船隻,也是因為當時處於戰爭狀態,是特殊時期的一種極端狀況。假設美國如今計劃針對中國使用私掠船,除非是中美兩國之間發生了巨大對抗進入戰爭模式,否則無論是根據美國國內法律,還是參考國家法條文,在操作層面實施的可能性都不大。
在南海地區除中國的商船外,還有很多註冊地為其他國家的商船。那麼如何甄別中國船隻,就更不具備可行性了。因此我認為這純粹是錯誤的、天真的假設,是一部分學者及鷹派人士的極端幻想,不會成為美國政府的決策。對於中美關係的未來,我想商船問題也不會成為不穩定因素,更重要的還是取決於中美兩國間多數精英、決策者及民眾做出的理性判斷。所以這篇文章,我個人感覺,也不會帶來怎樣的影響,最多就是一個大家相互討論的話題。”

Indian policemen walks past a hoarding welcoming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t the airport ahead of his visit in Ahmedabad, India, Saturday, Feb. 22, 2020.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印度不會捲入美國的反華遊戲
俄羅斯政治信息中心主任阿列克謝·穆欣說,美國專家建議在21世紀將海盜合法化以遏制中國的全球貿易,只能證明美國軍事政治分析家們的墮落。

阿列克謝·穆欣說:“近來許多美國研究的知識水平急劇下降。這就是這種趨勢的一個例子。在一個封閉的人群表達這種觀點是一回事,而在公眾場合表達則是另一回事。這是墮落、不可預測和愚蠢的特徵。專家們不過是在抹黑自己的國家,因為這將促使美國走向國際孤立,採取不當行為。這也是對中國的挑釁,與自殺相差無幾。”

專家們懷疑現在的美國政治精英會認真考慮為打擊中國而將海盜合法化的建議。然而這些文章反映出了當前美國存在提供任何旨在遏制中國的最荒謬的方案和選項的“自由”。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