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學家們認為“二孩”更具競爭力

© AFP 2022 / WANG ZHAO中國社會學家們認為“二孩”更具競爭力
中國社會學家們認為“二孩”更具競爭力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今年9月,中國的各個幼兒園將首次迎來在“二孩”政策開放之後出生的兒童入學。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們與中國的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談論了這一代“二孩”的特點,以及他們可能遇到的挑戰。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智勇說,值得引起注意的重要因素是決定生育"二孩"的大多婦女都是高齡產子,她們主要是在上世紀79年代末和80年代初出生的一代人的代表。

王智勇說:"這些‘二孩'未來在讀到高中、大學或者剛參加工作時,父母便已經退休。和家庭里的‘一孩'相比,他們所面臨的問題是來自父母各方面的幫助會更少,例如成家後父母無法幫助照料孩子等。所以我覺得在這方面‘二孩'的壓力還是巨大的。"

養孩成本急劇上升是中國生育率不高的重要原因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華媒:養孩成本急劇上升是中國生育率不高的重要原因

此外,他指出,"二孩"和決定生養他們的家庭所擁有的資源無疑將比"一孩"家庭少。

王智勇說:"通常生育‘二孩'以後,家裡的老人年事已高,不便幫助新一代父母照料孩子。第二個則是住房壓力,子女數量的增加對家庭的居住環境也有相應的要求,很多父母不一定能夠顧及到,包括請保姆照料孩子也是比較麻煩的事情。我認為對‘二孩'的父母來講經濟問題也是巨大的挑戰。"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獨生子女父母的主要問題是他們為孩子的安全擔憂。
中國社會學家們認為“二孩”更具競爭力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獨生子女父母的主要問題是他們為孩子的安全擔憂。

但這些限制可能對"二孩"的性格形成產生正面影響。

王智勇對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說:"‘二孩'有更強的競爭意識,因為家裡的資源有限,如若想要獲得資源,那麼就需要更好地表現自己。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講,‘二孩'能夠更多地考慮到他人的感受,因為過去獨生子女的主要問題就是太過於自我。"

他還認為,在中國出現"二孩"生育機會後,獨生子女人數將減少,這些人的心理將大致與在計劃生育政策實施之前出生的一代人相同。人們將不再全神貫注於自己的需求。

專家觀點:中國政府機構中為何少了計劃生育?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專家觀點:中國政府機構中為何少了"計劃生育"?

北京大學心理學博士、中國勞動關係學院心理學教師宋萱認為,儘管"二孩"家庭的經濟負擔和體力負擔將極大增加,但這種家庭仍然擁有系列優勢。

宋萱說,獨生子女父母的主要問題是他們為孩子的安全擔憂。母親還擔憂,一旦孩子發生點甚麼事情,就會造成大量不假思索的花費,更不用提他們所失去的神經。心理學家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唯一的解決辦法是再生一個小孩。

宋萱說,"生的孩子越多,對於這個問題的焦慮感就會下降"。

許多父母本身就是在獨生子女計劃生育政策執行期間出生的,他們擔憂的另一個理由是"一孩"對"二孩"的反應如何。因為父母本身從未有過兄弟姐妹,在出現衝突的情況下,他們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中國社會學家們認為“二孩”更具競爭力
中國社會學家們認為“二孩”更具競爭力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中國社會學家們認為“二孩”更具競爭力

但在許多情況下,這些擔憂都是多餘的,比如,來自武漢的華女士。她說,自己家的兩個孩子之互動沒有任何問題,因為是女兒自己請求父母生個弟弟或妹妹的。

華女士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我們決定生二胎,是因為女兒跟我們表示希望自己有一個弟弟妹妹,我們才決定生的。所以我們女兒並沒有對二胎有一些吃醋的表現或者抵觸的心理,和弟弟之間也完全沒有互動上的困難,姐姐非常喜歡弟弟。"

29歲的李莉(Lily,音譯)說,她的孩子們之間也關係極好,成了真正的朋友。她的第二個孩子是在新政策出台後不久出生的。

李莉分享道:"姐姐和弟弟在成長的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一種鋼鐵般的友誼,二人相互離不開彼此。遇到問題時姐姐時常一副大人模樣,告訴弟弟:不要哭,我們一起想辦法,或者可以找爸爸媽媽幫忙等。而弟弟時常也扮演一個‘跟屁蟲'角色,在姐姐倔強不堪,和家長出現衝突的時候,弟弟這個小暖男就會想盡一切辦法,找姐姐喜歡的玩具,拿紙巾擦淚,這無形中也讓姐姐的性格逐漸變得柔軟。總的來看二人之間的互動還是很和諧。"

整體而言,儘管許多家長擔憂,但宋萱認為,出生於多子女家庭的兒童的人際交往本領比獨生子女家庭的兒童好得多。良好的社交技能未來可能成為他們在所處的競爭環境中的良好助益。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