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1 2021年12月01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112

疫情之下中國正在給予非洲財政支持。儘管非洲經濟不景氣以及債務負擔,中國企業仍在非洲投資。中國企業善於從危險中發現商機。

新冠疫情並沒有影響中國保持自己作為非洲最大投資者的地位。中非商會發佈的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對非直接投資較上年增加2.5億美元,達到29.6億美元。然而,還是在2020年全球對非洲的外國投資卻下降了16%。

浙江師範大學非洲經濟研究所所長劉青海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書面採訪時指出,中國企業成功的原因在於其多年形成的投資結構以及敢於冒風險。劉青海所長說:

「一是與中國投資的結構有關。中國企業非常擅長建築業、房地產業及勞動密集型輕工業產品投資,相關行業在對非投資佔比相對較大。雖然遭遇新冠疫情,但非洲人民對醫藥衛生產品、輕工業等生活必需品的需求仍然旺盛,因此疫情對相關中國企業的負面影響相對較小;
「二是與中國較早控制住新冠疫情、2019年中國直接投資基數較低有關。2020年全球遭受新冠疫情嚴重影響。而中國因為措施得當,較早控制住了疫情,經濟復蘇很快,大大提升了中國企業的信心和能力。這對中國的對非投資起到一定的促進作用。另外,2019年由於全球經濟下行,中國對非直接投資下降到僅27.0億美元,同比下降了49.9%,基數較低。因此,2020年呈現恢復性上升並不奇怪。
「三是與中國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敢冒風險,願意吃苦有關。相對於其它國家特別是發達國家的企業,中國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往往更敢冒風險,更願意吃苦。面對2020年的新冠疫情,中國企業也不例外,善於從危險中發現商機,仍然積極參與中非製造業、工業園區等合作
「四是與中國企業善於總結經驗教訓,能力逐步提高,信心逐步增強有關。在市場力量的驅動下,中國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在關注傳統投資領域的同時,正著眼於中高端技術製造、醫療醫藥、數字經濟、航空產業等新領域。」

在非洲中國正在為自己的未來投資,高等經濟大學國際關係與世界經濟學院教授尼古拉·謝爾巴科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中國考慮的絕不是疫情,也不是今天,而是考慮自己的歷史前景。現在非洲已經成為中國的一個經濟平台,中國是在投資自己的未來,獲得原材料、礦產資源和農業領域。」

所有這一切都不是因為自由資金過剩,而是完全符合其整個歷史行為的邏輯,並且可以用資本肯定流向競爭較少而機會較多的規律來解釋。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計劃的數據,中國對非直接投資自 2003 年以來一直穩步增長,2014 年超過美國。據統計,美國對非直接投資自 2010 年以來一直在下降。

根據中非工商理事會的資料,中國在非洲的直接投資在過去 20 年中以年均 25% 以上的速度增長。早在 2009 年中國就超過美國,成為非洲最大貿易夥伴。 2019年中非貿易額超過2000億美元,是2000年的20倍。

很有可能今年中國對非投資的增速也將很高。儘管非洲經濟不景氣以及非洲國家的債務問題,中國企業仍為長期投資做好了準備。 6-7月對中國近100家民營企業的調查顯示,它們平均將30%左右的利潤再投資於非洲大陸。此外,這些資金投資於不會很快帶來利潤的基礎設施大型項目,諸如港口、高速公路、水壩和機場建設等。尼古拉·謝爾巴科夫專家 就此評論道:

「中國企業在非洲實施長期投資政策時,已經感受到了非洲國家的回報和能力。他們在融資時不考慮地方政府的政治因素,他們已經學會如何善用當今的國內外形勢。債務問題、利息支付並沒有阻止住他們,也沒有限制住他們。非洲國家的債務肯定在增加,但它們和中國都不怕,認為是全球經濟中的普遍現象:大家都無一例外地負債累累。因此非洲國家在吸引中國投資時已為此做好準備。」

根據來自中國商務部的數據,截至2020年底中國對非投資總額為474億美元。而中非工商理事會給出的這一數字為560億美元。造成這種差異的原因是,一些公司沒有在商務部登記其投資。此外,再投資不包括在商務部的統計中。

而根據The Diplomat 原因的數據,2000年至2019年中國也是非洲國家貸款總額1530億美元的來源國。

關鍵詞
中國, 非洲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