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0 2021年12月09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253

明年全球汽車製造業和航空業可能面臨零部件短缺問題。中國鎂產量大幅降低,而鎂用來製造許多汽車零件和飛機機身。中國鎂產量佔全世界鎂產量的近90%。然而,這個行業是極其耗能的,而且由於缺乏電力,這種金屬的產量減少了。

鎂是鋁合金中使用的的重要元素,它使零件更堅固、更輕。這種合金可用來製造許多汽車部件,從變速箱到轉向齒條,以及飛機機身的製造。俄羅斯、中國、韓國、巴西、澳大利亞是鎂儲量最大的國家。然而,中國在這種貴金屬的開採和生產方面是無可爭議的世界領先國家。例如,歐洲市場 95% 依賴中國的鎂供應。
這樣做的原因純粹是經濟上的。鎂的生產通過兩種方式進行——電解氯化鎂,以及把白雲石與硅鐵熔合。第一種方法在世界範圍內最常見,但價格較貴。第二種方法更便宜,但煉製合金需要非常高的溫度,這主要是通過燃燒煤或其他類型的化石燃料來達到的。中國主要採用第二種方法生產鎂,從而征服了世界市場——畢竟中國提供的金屬比競爭對手的金屬便宜。然而,在中國開始減少煤炭的生產和消費以與環境污染作鬥爭之後,情況開始發生變化。
中國在能源平衡方面高度依賴動力煤,其份額仍超過50%。然而,中國當局樹立了一個任務: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地方當局已制定減排標準。為了遵守這些規定,地方當局開始限制煤炭的生產,以及特別落後的燃煤電廠的運營。
這也是中國出現一定電力短缺的部分原因。在居民用電出現中斷威脅的情況下,用電量大的企業自然落入能源消費的監管範圍。而鎂的生產已經成為這樣一個行業——畢竟,生產 1 噸這種金屬需要消耗高達 40兆瓦 的電力。據英國《金融時報》(FT)報道,到年底,鎂生產集中的山西陝西省政府命令50家鎂冶煉廠中的35家關閉到年底。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黃衛平(Huang Weiping)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中國的鎂產量未必可以快速增加。

「我認為短期內快速恢復不易。當前中國在環保方面立下‘雙碳’目標,加大‘雙控’力度,電力方面的一些措施對於鎂的生產也是制約。另外,中國當前制定了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考慮到要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恐怕某種程度上增長的部分還是需要由內需來消化。因此中國對世界的供給迅速恢復這件事情不會那麼快」。

據總部設在倫敦的全球領先的獨立能源報價及市場分析的專業機構阿格斯媒體(Argus Media)報道,進口到歐洲的鎂價格上個月上漲了 75%,達到每噸 9000 美元。專家解釋說,當然,中國鎂產量的減少對價格上漲起到助推作用。然而,根本原因是在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大流行期間對原材料的需求暴跌,而之後隨著經濟活動的恢復,資源消耗急劇反彈,結果是供需平衡被打破。

「2020年受疫情影響,全球對鎂資源的需求是在下降。當前隨著疫情的好轉,經濟出現反彈性恢復,短時間內對包括鎂在內的全球資源的需求都會增大。另外,歐美的大放水措施推高了大宗商品的價格,導致下游受較大影響,包括生產也是如此。在這種情況下,需求量突然猛增,而產能是無法突然擴大的。所以就產生了鎂資源一時短缺的問題。而且中國的經濟發展起來後,內需對於鎂的需求也在增長。比如航空、消費類電子、汽車等行業對鎂合金的需求都很大,尤其是新能源汽車,畢竟鎂合金電磁屏蔽性能好,具有高延展性等優點。可以說中國自己的發展也是大量需要的,而這恐怕一定程度上也會影響對世界市場的供給。我個人認為國際市場的供給快速恢復並非易事,因為中國目前是最主要的生產國,若要俄羅斯、美國、澳大利亞等國短期內擴大產能,也是有難度的」。

現在,德國有色金屬貿易協會WV Metalle、挪威海德魯公司(NORSK HYDRO ASA)、力拓公司(Rio Tinto)等歐洲企業正在呼籲歐盟當局加強與中國談判,以確保鎂供應的穩定。他們擔心中國會使剩餘的鎂產量首先滿足本國的需求。由於鎂不能儲存以備將來使用,這也使情況變得複雜:它會在幾個月內氧化,因此必鬚根據需要購買這種金屬。
向其他鎂供應商過渡是可能的,但這個過程需要對整個供應鏈進行重組,這首先需要很長時間,其次會帶來相當大的花費。此外,能源問題並非中國獨有——歐洲也遭遇到能源價格空前上漲和電力短缺的問題。因此,對鎂穩定供應感興趣的各個公司的努力可能旨在補償生產商的額外花費並尋求激勵他們確保供應。總體而言,這種情況再次提醒人們,目前供應鏈的全球化程度是如此之高,以至於一個國家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問題可能會蔓延到全世界的許多工業行業。

關鍵詞
汽車, 製造,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