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打開國門,中俄擬重啓雙向旅遊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中國打開國門,中俄擬重啓雙向旅遊
中國打開國門,中俄擬重啓雙向旅遊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0.01.2023
中國取消自COVID-19大流行開始後實施的過境限制。對中國和俄羅斯很多公民來說,這是令人鼓舞的信號,但旅遊界對此謹慎樂觀。那麼,中俄旅遊前景如何,邊境開放對中俄交流有著怎樣的影響,漢學家亞歷山大·斐晉與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交流了看法。
新冠疫情限制和邊境關閉,給中俄很多交流、其中包括相互旅遊按下了暫停鍵。疫情前,中俄旅遊業發展迅猛,很大程度,是得益於兩國間的友好關係以及對5 人或5人以上旅遊團實行為期兩周的免簽制度。俄羅斯自然風光旖旎,很多城市文化名勝古蹟遍布,這些都深深地吸引著中國遊客。一些旅行者,將莫斯科和聖彼得堡之行與訪問北歐國家結合起來。2019年,赴俄旅行的中國遊客數量有150萬人,其中120萬是免簽入境。另一方面,成千上萬的俄羅斯人在疫情前的很多年里,願去中國旅行,更為經常的是選擇海南沙灘,海南的外國遊客中,俄羅斯人佔多數。此外,數以萬計的俄羅斯人和中國人分別在兩國工作與學習。
中國何時對俄羅斯遊客開放?
毫不奇怪,中國取消“清零”政策讓中俄兩國很多人興奮不已。據媒體報道,俄羅斯一些旅遊公司甚至在討論籌備首批赴華旅遊團。但要知道,迄今為止,兩國均未頒發旅遊簽證,政府間團隊旅遊互免簽證協議依然暫停。也就是說,只有那些已有中國簽證的俄羅斯公民才能去中國。俄羅斯商界表示謹慎樂觀,建議不要著急。漢學家、通信與技術發展中心創始人亞歷山大·斐晉認為,情況好的話,中國春節後問題將很快得到解決。
他說:“我們考慮目前有兩種過境方式:拿簽證和根據政府間協議的免簽旅行。現在,政府間協議暫停,未重新啓動。各方面看,協議重啓需要時間,將持續多長時間,自然是中俄兩國外交部的職權範圍。我們暫時的推測是,大約需要幾個月時間,也許中國農歷新年後將有結果,也就是說,目前還沒個定數。”
© 照片 : Alexander Fedin漢學家、通信與技術發展中心創始人亞歷山大•斐晉
漢學家、通信與技術發展中心創始人亞歷山大•斐晉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0.01.2023
漢學家、通信與技術發展中心創始人亞歷山大•斐晉
總的看來,旅遊界持觀望態度。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向中國旅遊公司發了問詢,但暫時未收到回復。顯然,旅遊公司在等官方通知。
俄羅斯人願意重啓赴華旅行嗎?
早在2019年之前,俄羅斯對中國旅遊的需求一直相當穩定。而且,對俄羅斯東部地區和濱海邊疆區的居民來說,赴中國旅行要比其它一些方向、比如歐洲國家要更為便利和更有吸引力。斐晉先生指出,新冠疫情導致兩國聯繫中斷,旅遊業遭受重創,物流恢復前景迷霧重重,旅行價格的形成,使人懷疑遊客流量能否迅速恢復到大流行前水平。
他說:“首先應該明白,大家是以出行條件為出發點的。因此,要使交流有所提振,起碼要拿到簽證,要有相當舒適的物流。對大多數有意者來說,旅行價格應能承擔得起。”
甚至,雙方都開始發放簽證,重啓旅行團免簽制度,但在俄羅斯公民購買力略有下降的背景下,機票價格持續上漲仍將是重要障礙。斐晉認為,也不要指望酒店能拿出傾銷價。
他說:“談及俄羅斯人赴華旅行,很難指望中國酒店給很大的折扣。酒店價格已經形成,對中國旅遊界來說,俄羅斯遊客量還沒達到讓酒店重定價格的程度。機票價格問題呢,應該明白不同的地區物流是不一樣的。比如遠東地區機動性強,選擇性多些,但從俄羅斯中西部地區,只能乘坐飛機。因此,我們看空中飛行,機票價格現在當然是太高了。我大約1月10日看了下票價,從莫斯科飛中國某座城市,單程價格大約13萬盧布。當然,隨著運量不斷增加,價格會有調整,但現在很難推測運量能增加幾何。”
亞歷山大·斐晉本人今年沒有出行計劃。他最後一次去中國是在2019年,而且當年他去了11次。但現在,各種與出行相關的困難超過旅行所能帶來的好處。
他說:“當然有願望去,但還是要等到情況向好、出行狀況舒適的時候再做計劃。”
取消“清零”政策,是隧道盡頭的曙光?
對很多俄羅斯人來說,中國不僅是組織沙灘旅行或從事商務的令人感興趣的國家。職業漢學家和研究者,也包括中國文化的愛好者,對中國的開放已經習以為常。然而,大流行期間的邊境關閉,對大家來說是新的現實。當然,疫情期間,商人和中國文化迷們,可通過在線軟件與中國保持交流,但顯而易見,這些工具無法完全取代面對面的互動。亞歷山大不僅與中國夥伴有生意上的往來,而且本人對中國文化、哲學、武術興趣頗濃。他指出,邊境封閉3年,並未對進一步發展關係和維持溝通造成障礙,但直至不久前,前景還是令人憂慮的。
他說:“目前,大家充滿樂觀情緒也是事實。畢竟,都有過抑鬱感,不知道何時可去中國,或者不能去。從這點看,中國針對新冠採取新的政策,是完全積極的趨勢。即使簽證或其它問題的解決需要數月時間,哪怕是一年,但總比持續10年、或生命活躍期不知道能否成行要好很多。原因在於,比如我本人現在50歲,10年後是60歲。當然,60歲時生活還沒終結,但畢竟存在精力更充沛的時期問題。鑒於此,我對政策改變的新聞完全正面評價,而需要時間去解決其它問題,已不是甚麼重要的事情了。”
能否恢復旅行交流,將取決於很多因素,首先是經濟和物流方面的因素。但可以肯定地說,3年大流行並未毀掉國家間已經形成的睦鄰關係,或降低俄羅斯人對中國的興趣。
1月18日,俄羅斯駐華大使伊戈爾·莫爾古洛夫在與中國文化和旅遊部部長胡和平會晤時表示,希望2023年兩國能夠舉行線下文化節、博物館和美術館展覽以及兩國藝術家相互巡演。雙方還具體討論了旅遊領域的合作問題,並期望近期重啓雙向旅遊。
*在該份材料發表後,已經正式宣佈,恢復向俄羅斯人發放赴華旅遊簽證。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