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原子能機構應更專注核不擴散問題,在烏克蘭危機中更加中立

© Sputnik / Konstantin Mikhalchevskiy / 跳轉媒體庫國際原子能機構代表團在扎波羅熱核電站
國際原子能機構代表團在扎波羅熱核電站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8.11.2022
評論
11月17日通過的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決議稱,該機構理事會呼籲俄羅斯放棄對扎波羅熱核電站擁有權的“毫無根據的主張”。中國專家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國際原子能機構應該將注意力放在烏克蘭危機中對核設施的蓄意攻擊、AUKUS核潛艇合作存在核擴散風險等問題上,站在中立的立場,對全人類的安全負責。
俄羅斯常駐維也納國際機構代表團稱,在11月17日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會議上通過了一項“關於烏克蘭核安全、物理核安全和保障的不專業的、超出原子能機構任務規定和包含事實錯誤的決議”。俄羅斯和中國投票反對。越南、印度、肯尼亞、納米比亞、巴基斯坦、沙特和南非棄權。
決議文本稱:“理事會對俄羅斯企圖奪取烏克蘭扎波羅熱核電站以及非法吞併該電站所在的烏克蘭領土表示遺憾,根據聯合國大會10月12日通過的第A/RES/ES-11/4號決議,不承認這些企圖,並呼籲俄羅斯立即放棄對核電站擁有權的毫無根據的主張。”
扎波羅熱核電站位於第聶伯河左岸埃涅爾戈達爾市附近。這是歐洲在機組數量和核電站安裝容量方面最大的核電站——核電站共有6個1千兆瓦功率的發電機組。自3月以來,它一直處於俄羅斯軍人的保護下。俄羅斯外交部強調稱,這一舉措是合理的,以避免核材料和放射性材料的洩漏。烏克蘭軍方繼續經常炮擊埃涅爾戈達爾和該市鄰近的扎波羅熱核電站地區。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在這個問題上,國際原子能機構應該做的是保持自己作為一個獨立、中立的專業機構的本分,他們應該處理的是核不擴散、核安全的事情。在這場烏克蘭危機中,真正值得關注的問題是長期的、蓄意的以核電站、核設施為轟炸目標的行為,這種行為對安全造成很大影響,對核設施蓄意發動攻擊嚴重超越底線。”
9月初,以總幹事拉斐爾∙格羅西為首的國際原子能機構代表團抵達扎波羅熱核電站。俄國家原子能集團代表團團長和核電站工作人員在廠區內陪同國際原子能機構代表團,並指出了在烏軍炮擊中受損的核電站區段。訪問結束後,國際原子能機構發佈了一份報告,報告中證實了扎波羅熱核電站遭炮擊的事實。
扎波羅熱核電站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8.11.2022
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呼籲俄羅斯放棄對扎波羅熱核電站“毫無根據的主張”
此外,俄羅斯“三防”部隊司令基里洛夫此前表示,俄羅斯國防部掌握有關基輔計劃使用“臟彈”並將栽贓於莫斯科的信息。在莫斯科聲明的背景下,國際原子能機構專家應基輔要求開始對烏克蘭設施進行檢查。本月初,國際原子能機構發佈聲明稱,該機構檢察員已經根據基輔的請求,對烏克蘭三處設施進行檢測,沒有發現那裡有任何未申報的活動。
而今年9月,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格羅西首次就美英澳核潛艇合作(AUKUS)問題向理事會提交書面報告。中方發言人表示,這是正確的一步,但同時,該報告片面引述三國為自身行為辯解的言論,絕口不提國際社會對三國核潛艇合作存在核擴散風險的重大關切,無視很多國家關於三國合作違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目的和宗旨的嚴正立場。
梅新育表示:“在AUKUS問題上,國際原子能機構完全跟它的本質背道而馳。國際原子能機構應該防止核擴散,但在AUKUS問題上,他們卻給核擴散打開綠燈。上述兩個事件結合來看,可以看出國際原子能機構並不稱職。我們更希望這樣的國際組織能夠站在中立的立場上,對全人類負責,維護核安全、防止核擴散,多做該做的事情,不忘初心。”
關於如何處理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問題,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王群今年9月曾表示,中方希望國際原子能機構繼續秉持中立,為解決三國核潛艇合作對核不擴散體系的影響提供平台。希望機構成員國繼續在三次協商一致通過的議題下展開政府間討論,聚焦三國核潛艇合作的本質和真相,以實際行動共同捍衛《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