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衛頓巴斯的特別軍事行動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6.10.2022
保衛頓巴斯的特別軍事行動
俄羅斯總統2月21日簽署承認兩國的總統令,24日宣佈決定對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弗拉基米爾·普京指出特別軍事行動的目的是“保護那些八年來遭受基輔政權欺凌和種族滅絕的人們”。

法國記者:拍攝關於頓巴斯的紀錄片後受到威脅

© Sputnik / Sergei AverinБаннер с надписью "Мы – русский Донбасс!" на здании в Донецке.
Баннер с надписью Мы – русский Донбасс! на здании в Донецке.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8.10.2022
安妮-洛爾•博內爾(Anne-Laure Bonnel)拍攝了一部關於頓巴斯的紀錄片。她對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稱,她去過那裡後就丟了工作,還受到威脅。
博內爾在2015年去了烏東, 在2016年展映了紀錄片《頓巴斯》。今年2月,她又回到了這裡,拍攝了新的紀錄片——《頓巴斯,八年後》。
據她介紹,拍攝時間是在 2 月 24 日至 3 月 11 日,她在俄羅斯的特別軍事行動開始前幾天抵達頓巴斯。 她稱:
“當我回來時,我本該向一些人展示我的鏡頭。然後我就遇到了第一個問題:對我的鏡頭感興趣的人不會再有了。這是第一個問題。”
於是,她決定把這部影片放到網上。博內爾強調,影片不涉及政治背景——它只是關於頓巴斯平民的生活,這些都是她在逗留期間看到的。
她對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稱:
“當這部電影上映時,我遇到了其他問題——它們可能與電影有關,也可能與它無關,很難說。但我丟了在巴黎大學的工作,我在那裡當了15 年老師。這和電影沒有直接關係,但和我在烏克蘭的逗留有關。我的合同沒有被續簽。大學在發給我的電子郵件中告知,我不再符合大學的價值觀,所以他們不能允許我繼續工作。”
這位記者提請注意一個悖論:2016 年,她的關於頓巴斯的電影甚至在索邦神學院(Sorbonne)上映,到了 2022 年,突然就變成了“不可接受”。
博內爾也承認,這次旅行不僅影響了她的工作,也影響了她的安全。
她稱,“我感受到了心理壓力,受到了威脅。因此,我長期生活在陰影中。這並不容易。”
儘管如此,博內爾還是很樂觀:她說,有法國媒體同行最近開始聯繫她:
“他們大多是平面媒體記者,想瞭解八年來的情況。”
她也可能繼續拍攝有關烏克蘭危機的影片,以便向法國公眾展示對此的不同觀點。
布里亞特已向頓巴斯募集和發送超過160噸人道主義援助物資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1.10.2022
保衛頓巴斯的特別軍事行動
布里亞特已向頓巴斯募集和發送超過160噸人道主義援助物資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