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永遠不會接受美國式的世界秩序

© Sputnik / Russian Foreign Ministry  / 跳轉媒體庫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8.10.2022
評論
美國沒有理由指責中國違反國際規則。美國在世界秩序問題上具有殖民心態,但不能剝奪中國和其他國家走自己發展道路的權利。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稱,沒有美國的領導,國際社會不能繼續存在。他在斯坦福大學的一個論壇上說,如果美國沒有主導,那就意味著其他人,也許是中國。美國務卿竟以中國倡導“非自由”世界秩序這一事實來解釋美中競爭。
莫斯科大學亞非學院院長阿列克謝•馬斯洛夫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稱這些表述不過是“一套與現實無關的美國的陳詞濫調”。

阿列克謝•馬斯洛夫院長說:“美國動輒指責中國,不是拿不出實質性的理由。中國的發展道路與許多其他國家一樣,與美國的發展標準不相符,這是他們根本無法接受的。比如,指責中國違背自由主義價值觀還停留在上世紀40年代。他們一直保留到今天。然而,中國從不反對任何外國價值觀,包括自由主義價值觀,但它捍衛自己的價值觀,這是美國不喜歡的。”

布林肯實質上不僅剝奪了中國,而且也剝奪了自己的盟友和夥伴走自己發展道路的權利。這是殖民思想的一個典型例子。
阿列克謝•馬斯洛夫院長接著說:“不可能其他國家不提出自己的發展模式。每當像中國這樣一個國家在發展的同時,也在發展自己的經濟並提升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提供自己的發展與合作模式的時候,美國就要反對。因為中國和其他所有國家一樣,關心人口,關心保持增長率。可以說,否認甚至禁止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選擇自主增長和發展的權利,就是殖民思想殘餘的一個例子。美國是一個走向衰弱的世界大國。美國現在所有的努力都不是為了穩定世界局勢,而是為了限制其他國家的增長。今天它只是一味阻礙其他國家的發展。而在這方面中國提供自己的發展模式是絕對正常的。許多其他國家可以提供自己的發展模式,這純屬正常。由此可見,今天的美國是絕對陳舊思想的最強烈的支持者,這些思想在很久以前就已經過時了。”
拜登簽署約400億美元對烏援助法案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10.2022
專家:美國無法接受中國的發展和俄羅斯的合理需求
浙江外國語學院美國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王鵬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美國在破壞國際規則方面發揮著主導作用,導致其國際信譽和全球領導力下降。

王鵬專家說:“首先,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後,多國共同確立了以聯合國憲章為核心的新型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在這一過程中,美國確實做出了巨大貢獻,是重要的成員之一,但這並不表示新的國際秩序僅由美國一家所建立。其次,美國表示領導力的下降是因為中國與其競爭,實際上卻是自己不斷違背國際承諾所致。比如,俄烏衝突期間,美國強調要尊重烏克蘭領土完整,然而在科索沃問題上,美國卻支持科索沃公投獨立出塞爾維亞。美國帶頭顛覆自己曾經參與制定的國際規則,一方面對國際秩序本身是種傷害,另一方面也有損於自身利益,導致國際信譽和全球領導力下降。我認為這才是癥結所在,可能美國自己心裡也明白,只是無法約束和改變自己的行為,所以只能尋找藉口,把責任推給他人,比如中國和俄羅斯。”

布林肯還指責中國在世界上更具侵略性,並說這在許多情況下挑戰了美國的利益和價值觀。但他同時承認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的關係不應被降低到“保險槓貼紙”的程度。
俄羅斯政治學家、獨立分析師米哈伊爾•別利亞耶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美國希望通過與中國的選擇性合作來獲得自己的利益。
米哈伊爾•別利亞耶夫說:“‘保險槓貼紙’暗示有必要與中國互動,但只考慮美國的利益。美國明白,如果它繼續加劇與中國的對抗,加深裂痕,那麼這將對自己的形象造成極其負面的影響。因此它接受與中國在氣候、公共衛生和打擊販毒方面的合作,意識到這種選擇性合作不僅僅是‘保險槓貼紙’。但在技術交流方面,例如,美國人對‘保險槓貼紙’的情況還是相當容忍的。中國在不炫耀自己的成功的情況下,逐漸增強了自己的實力。當美國意識到自己錯過了中國的突破,中國已經自信而堅定地奉行其政策,堅持其對未來的願景時,美國便開始指責中國具有侵略性。原因是中國動搖了美國的根基,聲音變大了,美國明確表示有必要放低調子,已經做出一些妥協。”
布林肯在斯坦福大學的論壇上說,當地政治精英想從他那裡聽到點甚麼。為此他不得不無視中國的現實,扮演發展方面導師的角色,這讓中國不可接受。很有可能,他的言論能提振一點當地精英的愛國心態,但對中美關係的重啓無濟於事。
中俄合作是推動世界多極化的重要力量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10.2022
中俄合作是推動世界多極化的重要力量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