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能在巴拉圭索要10億美元問題上輓回面子嗎?

© AP Photo / Esteban Felix巴拉圭總統貝尼特斯(資料圖片)
巴拉圭總統貝尼特斯(資料圖片)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1.10.2022
評論
台灣已很難滿足其外交盟友的資金需求。台灣在拉丁美洲的基礎設施和技術投資方面根本無法與中國大陸競爭。與台灣的關係阻礙了巴拉圭對中國大陸的牛肉和大豆出口。
巴拉圭總統貝尼特斯公開喊話台灣應在巴拉圭投資10億美元,以維持與台島的外交關係。他說,這筆巨額投資將幫助巴拉圭頂住。頂住在“外交方面”被要求轉向中國大陸的巨大壓力。貝尼特斯希望巴拉圭人民能從與台北的“盟邦”中得到好處。這是巴拉圭總統在訪問美國期間向《金融時報》做出的一番表態。
隨後巴拉圭外長巴拉圭外長胡里奧·塞薩爾·阿里奧拉和台灣外事部門發言人歐江安先後對此番言論做出了反應。巴拉圭外長在與台灣駐巴拉圭代表韓志正會面時,試圖將要錢動機與總統言論劃清界限。他說,雙方的關係建立在共同的價值觀和密切合作基礎之上。 韓志正也表示,巴拉圭與台灣的關係並非基於交換條件。《台灣時報》就此進行了報道。
與此同時,俄羅斯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政治研究中心代理主任娜傑日達·庫傑亞羅娃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懷疑台灣官員解釋的真實理由。她說:

“巴拉圭總統關於向台灣索要10億美元的聲明,已經掀起了相當嘈雜的波浪。不過,儘管隨後對其聲明進行瞭解釋,但值得注意的是,巴拉圭總統在聯合國大會主席台上的講話中,提出了將台灣納入聯合國和國際民航組織的問題。所以在這裡可以看到按照‘我對你好,你對我好”的辦事原則。

與此同時,巴拉圭確實需要投資基礎設施、技術投資。或許總統的這個提議表達了與台北在這些領域進行更積極合作的必要性。畢竟巴拉圭很清楚中國大陸正在積極投資拉美的基礎設施和工業。然而,巴拉圭本身並不處於這種合作的最前沿。”

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員徐世澄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台灣暫時沒有對巴拉圭總統的請求作出回應,很可能它很難滿足巴拉圭的要求。徐世澄專家說:

“巴拉圭目前是南美洲唯一與台灣保持所謂‘邦交’關係的國家,現任總統貝尼特斯政府非常親美。巴拉圭明年即將迎來大選,國內各個政治勢力都在為此作準備,內部當局矛盾也不小。隨著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拉美國家越來越多,巴拉圭、洪都拉斯等國也有不少內部政界人士呼籲與台灣斷交,與中國建交。此時巴拉圭總統提出,若要維持所謂‘邦交’關係,需要投資10億美元,可以說是獅子大開口,也側面反應了這種所謂的‘邦交’關係搖搖欲墜,處於很難維持的階段。

另外,目前尚未看到蔡英文對此作出回應。實際上當前台灣內部也是面臨很多困難和矛盾,恐怕難以滿足‘邦交’國家的這些資金要求。如果資金不能持續提供,那麼建立在這一基礎上的所謂‘邦交’關係就很難長期維持下去。”

台灣現任領導人蔡英文2016年5月上台以來,台灣已經失去了8個外交盟友——布基納法索、多米尼加共和國、薩爾瓦多、基里巴斯、尼加拉瓜、巴拿馬、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和所羅門群島。娜傑日達·庫傑亞羅娃認為,巴拉圭在不遠的將來加入這個名單的可能性不大。她解釋說:
“在與台灣保持官方關係的拉美國家中,巴拉圭是經濟最大的國家。它也是一個穩步發展的國家。與此同時,在巴拉圭,就像在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海地一樣,沒有這種有利於與台灣關係鐵板一塊的統一體。精英勢力強大,他們屬於右翼保守,其中部分反共,在意識形態上,很難想象與台灣斷絕關係。另一方面,對於巴拉圭來說,牛肉和大豆是主要出口產品,因此無法直接進入中國大陸市場是阻礙其發展的一個因素。因此,政治立場與通過與中國的關係發展經濟的可能性之間存在矛盾。巴拉圭未來的決定性因素是甚麼,目前還很難說。”
然而,巴拉圭總統還是把球踢到了台灣這邊。台北政府的反應將表明,台灣是否能輓回面子,或者那些認為烏拉圭提出10億美元的要求是台灣與另一盟友的關係出現嚴重裂痕的人是否正確。
墨西哥外長埃布拉德與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4.09.2022
中國和墨西哥在美國的“臥榻之側”發展合作
這就是這些國家的專家們對巴拉圭總統的聲明給衛星通訊社的評註。
阿根廷人胡里耶塔·艾杜旺(Julieta Heduvan)是專門研究巴拉圭外交政策的分析師。
他說:

“從巴拉圭總統馬里奧·阿布多·貝尼特斯的聲明中可以看出,政府對投資確實不那麼滿意。巴拉圭預計的10億美元投資是個虛幻數字,但如果與沒有外交關係的台灣相比可以期待的更多,畢竟,台灣對該國的投資額超過60億美元。

我不認為此問題的提出,將導致對台灣關係的改變。實際上,如此公開的批評,我覺得對台灣來說是個令人擔憂的信號,也是巴拉圭的談判手段。

在中國與美國、大陸與台灣關係緊張狀態下,地緣政治背景,同樣不是更改承認立場的要素,同時,美國是巴拉圭的歷史性盟友。過去,也許曾有過機遇窗口,但暫時看,親總統的紅黨政府實施變革不是最佳時機。也許,反對派獲勝將有助於談判。”

費爾南多·馬西(Fernando Masi),巴拉圭經濟學家說:

他說:“歷史上,對巴拉圭來說,和台灣的關係沒那麼有利:通常每年提供的贈款不超過1.1-1.7億美元。從獨裁者斯特羅斯納當政時開始(1954-1989年),雙方關係更多的是政治性的,而非經濟方面的,不存在兄弟般關係。

目前,巴拉圭處於兩種勢力打壓之下:一方面是農產品生產和出口商,因為中國是巨大的銷售市場;另方面,美國在對華政策框架下,要求不中斷與台灣的關係,同時希望減少中國在拉美的影響力。”

里加爾多·卡聶謝(Ricardo Canese)是巴拉圭議員、駐南方共同市場議會代表,同時是瓜蘇陣線的外交關係秘書說:

“事實上,商界和農業企業一直在要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因為這裡有巨大的市場,不直接出口,我們將花掉不少中間費,儘管看起來不多,但還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數字。農業出口,儘管數量不多,但他們在經濟上擁有很大的影響力,是國內最為現實的力量之一。

台灣政策基於賄賂,這不是工業化或收購政策,而是收買精英階層。目前,這種模式是有問題的,巴拉圭總統馬里奧·阿布多·貝尼特斯面臨商界的壓力。”

古斯塔沃•佩特羅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5.06.2022
美國很難在中國與哥倫比亞之間“夾楔子”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