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遏制中國的新花招得不到南太國家支持

© 照片 : NASAСоломоновы острова
Соломоновы острова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0.09.2022
評論
美國正在鼓動盟友加強其在大洋洲的影響力。“藍色太平洋夥伴”(PBP)成員想要決定南太平洋島國的命運。
在拜登於 9 月 28 日至 29 日與南太平洋島國領導人會晤之前,美國將與 PBP 合作夥伴進行磋商。“藍色太平洋夥伴”活動將於 9 月 22 日在聯合國大會期間由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主持。PBP 非正式小組包括美國、澳大利亞、日本、新西蘭和英國。印度擁有觀察員地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稱,還有幾個國家將加入他們的行列。路透社報道了 PBP此次在紐約的磋商。
白宮發言人說,舉行“藍色太平洋夥伴”活動是為了改善對該地區援助的協調合作。然而,正如太和智庫高級研究員錢峰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的那樣,這些承諾與創建“藍色太平洋夥伴”的目標相違背。錢峰專家說:

“可以想見,美國等一些國家此次將會以“基於規則的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正在面臨挑戰”為旗號,打著所謂共同幫助南太島國應對‘氣候危機、全球衛生、災害救援、海事安全、基礎設施建設、網絡空間合作、教育EDGE和清潔能源’等光鮮亮麗的幌子,信誓旦旦宣稱要去彌補所謂‘解決太平洋地區基礎設施赤字、信息和通信技術短板、海上安全能力不足’的問題,共同建設一個美國牽頭的這個‘小圈子’所期望的‘自由、開放、繁榮’的印太地區。

然而再光鮮的外衣也遮不住狐狸的尾巴。6月25日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英國、日本五國宣佈建立‘藍色太平洋夥伴’倡議。明眼人都能看出,這是繼‘美日印澳’四國機制(Quad)、美英澳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之後,美國最新推出的又一個小團伙。目的就是為了對抗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阻擾中國與南太島國的正常合作,排斥中國在南太地區的存在。6月23日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員坎貝爾在‘藍色太平洋夥伴’(PBP)成立前夕曾口無遮攔地表示,美國就是要“在這個具有戰略意義的地區抗衡中國。”

面對來自中國的競爭,“藍色太平洋夥伴”承諾改善對該地區援助的協調。庫爾特·坎貝爾稱美國合作夥伴對中國日益增長的野心感到擔憂,似乎中國正在尋求擴大其在該地區的存在。然而,正如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東南亞、澳大利亞和大洋洲中心專家阿爾喬姆·加林所說,背著地區國家自身協調援助,意味著PBP集團實際上宣稱自己是他們命運的仲裁者。阿爾喬姆·加林專家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就此評論道:

“‘藍太平洋夥伴’倡議本身,以及聯合國大會期間的會議,在很多方面都是矛盾的。 PBP 會議僅涉及五個國家代表的磋商。這意味著這五個國家企圖在一個狹窄的圈子內決定大洋洲的未來。當然這對於有 14 個國家和幾個自治領地的大洋洲來說,看上去非常荒謬和矛盾。他們當然應該參與這個過程,但華盛頓和堪培拉決定背著位於那裡的國家討論該地區的問題,明確表示他們是那裡的領導者和命運的仲裁者,無需與其磋商,也無需邀請這些小國代表參加。

與‘藍太平洋夥伴’不同,中國與該地區國家密切協調合作和援助計劃,王毅外長近期出訪南太平洋和東帝汶就體現了這一點。然而,王毅此次行程受到美國和澳大利亞的指責,因為他們想將中國趕出該地區。但他們無視太平洋國家通過深化與中國的合作來實現外交關係多樣化的願望。”

錢峰專家強調,太平洋島國將中國視為發展和繁榮的夥伴和幫手,不像美國將南太平洋視為自己的“後院”。錢峰專家說:

“眾所周知,南太島國本來就有自發成立的太平洋島國論壇(PIF),目的是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而美國等國倡導成立PBP,則是試圖向南太島國強加親疏有別的合作夥伴等級制度,破壞以‘廣交友,不樹敵’原則建立的既有地區架構,干涉南太島國與大國打交道的現有機制。

南太國家從來不是哪個大國及某些國家的‘後院’和附庸,作為主權獨立的國家,他們有權根據自身情況做出自己判斷,不希望任何國家幫助他們時附加政治條件。可是,偏偏美國就把南太視為自己的‘後院’,大搞‘門羅主義’,以殖民者心態,在看到南太島國與其他國家進行合作發展時就心裡不舒服,零和博弈、冷戰思維心態作怪。

中國支持的是國際關係民主化、多邊主義和聯合國核心地位,反對的是單邊霸凌、殖民心態和對中小國家頤指氣使。在太平洋島國,中國始終是和平穩定的維護者、發展繁榮的促進者。中國同太平洋島國的合作和友誼順應和平與發展的歷史大勢,任何勢力都無法阻擋。”

長期以來中國一直與大洋洲國家發展經貿往來,在沒有任何政治條件的情況下與他們開展經濟合作。而美國實際上只有在與中國競爭問題出現時才想起這個地區。阿爾喬姆·加林專家指出,如果說中國是以該地區自身發展的利益為主要考量,系統地發展合作,那麼美國則是企圖從其地緣戰略位置利用該地區。阿爾喬姆·加林專家接著說:

“這不太可能得到島國的積極回應。他們的利益與美國、澳大利亞和藍太平洋集團其他成員的計劃存在分歧,包括在安全問題方面。在大洋洲,安全主要被理解為國家管理、醫療、教育、基礎設施的安全,主要威脅不是來自中國的威脅,而是自然災害。相反,美國是為了以中國威脅為藉口將該地區軍事化,為此建立了AUKUS聯盟。而美國人理解的安全,是為了確保他們在密克羅尼西亞的地位,是確保他們的盟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安全。中國為這些島國推出了另一種政策,進而使他們能夠通過更多地參與更廣泛的亞太地區事務來加強自身安全。這恰好符合太平洋國家的雄心和需求,因為他們在開展經貿合作時才感到更加安全。”

PBP小組成立於今年6月。白宮承諾,該倡議是基於對該地區的承諾。然而,該小組沒有與太平洋國家發展和促進長期經濟合作的具體計劃。顯然美國或該小組的其他參與者都沒有對其經濟、基礎設施和氣候項目進行投資的機會。PBP由美國人發起,其目的不過是為了將其盟友更堅定地拉入亞太地區的地緣政治博弈中,試圖遏制中國或將其趕出該地區。目前美國也正是這樣做的——企圖利用其盟國(主要是澳大利亞)的威望或經濟和外交影響力來加強自己在該地區的主導地位。
所羅門群島不希望AUKUS國家艦船出現在本國港口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6.08.2022
所羅門群島不希望AUKUS國家艦船出現在本國港口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