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在鞏固上合組織權威,上合是多級世界中心之一

© Sputnik / Sergei Guneev / 跳轉媒體庫上合組織峰會
上合組織峰會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6.09.2022
評論
中國與俄羅斯在上合組織框架內的緊密協作令美國不安;美國無法對中國與誰交流指手畫腳;中俄兩國對加強主權與安全合作感興趣;俄羅斯在台灣問題上支持中國對華是重要的。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撒馬爾罕上合峰會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時宣佈,企圖建立單級世界“對大多數國家來說是無法接受的”。中國領導人則表示,願與莫斯科在世界進入“可持續和積極發展軌道”上“發揮領導作用”。
莫斯科大學亞非學院院長阿列克謝·馬斯洛夫教授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強調,中俄共談全球變革和雙邊關係是重要的。

他說:“那些現存問題,只能通過綜合方式去解決。問題的綜合性在於,恰恰是世界的單方面、單級性引發過多的曲解。比如,很多國家因制裁政策受損,對中國某些貿易交易實施限制、對中國限制銷售西方某些技術以及對俄羅斯和伊朗的隔離政策。也就是說,現在對美國來講,制裁政策已成常態。”

專家阿列克謝·馬斯洛夫指出,這種政策實際上對所有國家都有害。兩國建議,在公開和緊密協作基礎上構建新的公平世界秩序。

他說:“當然,中俄發展取決於此。以上合組織峰會為例,中俄在共同制定世界發展全球觀。另外重要的是,這種理念本身與聯合國規章並不相悖,相反,是在為其提供發展,使它們回到了聯合國作為促進國家發展而不是限制發展的組織所規定的本義。這就是多級世界和單級世界的差別,即,所有國家在陽光下都有自己的位置,彼此之間也可相互協作。”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與俄總統會晤時高度評價俄羅斯在台灣問題上的立場。普京總統在會晤時表示,俄羅斯譴責美國和其僕從國在台灣海峽的挑釁,“堅決捍衛一中原則”。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和國際關係研究所副所長亞歷山大·羅曼諾夫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強調,俄羅斯與中國對主權和安全問題協調立場感興趣。

他說:“美國在台灣問題上極盡努力,吸引更多的盟友對中國施加壓力。在此背景下,中俄對諸如主權和國家安全問題保持協調感興趣。目前情況下,俄總統的聲明顯示,俄羅斯在非常認真地支持中國的根本利益。俄羅斯明白,該問題對中國是多麼的重要。”

兩國都明白,在美國和其盟國挑釁情況下,軍事衝突的威脅在不斷增長。

他說:“中國和俄羅斯的興趣點在於,通過顯示政治上彼此支持與團結,去說服對方停止對中國施壓,放棄推動中國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企圖。習近平在與普京會晤時呼籲為變化中的世界帶來更多的穩定。台灣問題是一個值得高度關注、不容忽視的全球不穩定因素,因此,中俄共同努力,使這個正在變化的、搖擺不定的世界變得更穩定些。”

時事評論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戎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中俄關係一直在發展並加深。

他說:“2001年中俄元首簽署聯合聲明,稱兩國永不為敵。2019年中俄將雙邊關係提升為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2022年初又表示兩國合作無上限。這些都說明中俄關係在不斷推進升級。”

專家周戎認為,中俄元首在撒馬爾罕會晤,勾畫出兩國全球合作的前景。

他說:“此次中俄兩國的元首會晤具有特殊的意義。當前俄羅斯的特別軍事行動尚未結束,烏克蘭的戰事也沒有平息,同時美國和北約還加緊了對烏克蘭的軍事和經濟支持。在俄羅斯仍處於特殊階段之際,中國對俄羅斯的理解和支持是非常重要的。中國是製造業出口大國,俄羅斯是能源出口大國,在西方國家制裁俄羅斯、試圖將中國趕出全球供應鏈的背景下,中俄經濟互補合作的重要性日趨凸顯,兩國貿易合作可能會有更大程度的提升。而且俄羅斯是中歐班列的重要參與國,連接中國與歐洲大陸暢通無阻,且途徑俄羅斯的路線便捷實惠,是不可替代的國家。中俄在國防安全領域有進一步合作的空間,尤其是加強聯合軍演以及在反恐和防止突發事件方面的互相幫助。第四,中俄民間交流方面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總體上未來中俄關係的前景沒有障礙,雖然可能兩國在處理一些國際事務方面的思考有所不同,但是雙方都能求同存異。”

“另外,隨著上合組織的擴容,今後以中國和俄羅斯為核心的上合組織將逐漸演變成橫跨歐亞非、沒有美國參加的最大國際組織。在這種情況下,中俄兩國元首的戰略互動和對話協調顯得至關重要,這也是上合組織發展的定海神針。我認為中俄元首會晤不僅有利於兩國關係的發展,也有助於維護地區安全與世界和平,促進上合組織內部的團結與協調合作。”

美國政府對中俄關係加深感到憂慮。白宮發言人指出,中俄領導人在撒馬爾罕舉行的會晤,是兩國走近的例子。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戰略溝通協調員約翰·柯比強調,美國認為,中國目前不應像“甚麼也沒發生”那樣與俄羅斯共事。
專家阿列克謝·馬斯洛夫認為,美國毫不客氣地試圖告訴中國與誰交流,但這是絕對無用的操作。

他說:“中國在世界經濟發展方面位居一、二,她不需要別人的指點,這是美國的殖民主義思想,似乎他們在管理整個世界,而其它國家缺少理性,不能獨自構建關係。中國自己有能力決定與誰交流及遵循甚麼政策。美國可以對中國的政策不滿,但不能對中國的外交和外經政策指手畫腳。美國對中俄之間發展關係感到憂慮,不僅在經濟方面,而且在構建全球發展理念方面。再有,其它國家可能也要加入到這一進程中,比如以目前的上合組織為例。中俄在上合組織框架內的相互協作,讓美國警覺不已。”

中俄兩國領導人在撒馬爾罕舉行的會晤,昭示出西方破壞莫斯科和北京戰略夥伴關係企圖失敗了。對西方發出的信號是,中國和俄羅斯是正在形成的多級世界的兩大主要中心。
習近平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6.09.2022
習近平就推動上合組織發展提出四點建議,強調要堅持戰略自主、維護地區穩定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