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通過談判化解分歧為世界做出表率

© AP Photo / Mukhtar Khan中印通過談判化解分歧為世界做出表率
中印通過談判化解分歧為世界做出表率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9.09.2022
據中國國防部消息,中印兩軍位於加南達阪的一線部隊開始同步有計劃組織脫離接觸。中國專家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中印兩國通過談判化解分歧,為世界做出了表率,對地區和國際形勢的穩定、降溫都具有非常積極的作用。
據“國防部發佈”消息,9月8日,根據中印雙方第十六輪軍長級會談達成的共識,中印兩軍位加南達阪一線部隊開始同步有計劃組織脫離接觸。這有利於維護邊境地區和平安寧。
今年7月,中印兩軍近期舉行第十六輪軍長級會談,就解決邊界實控線有關摩擦點問題展開討論。中國國防部新聞局局長、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7月28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應詢表示,當前,中印邊境地區局勢總體保持穩定,雙方軍事和外交渠道的溝通從未間斷。在本輪軍長級會談中,雙方以建設性和前瞻性的方式進行了探討,達成以下四點共識:
一是堅持政治引領,切實落實兩國領導人重要共識;
二是著眼把握大局,推動兩國關係保持恢復勢頭;
三是有效管控分歧,在問題解決前要切實維護邊境地區的安全穩定;
四是保持溝通對話,盡快達成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
中印邊界總長近2000公里,有總面積超過12萬平方公里區域存在領土糾紛,涉及西段、中段和東段三個部分。中印邊界錫金段為已定邊境,但附近的中國和不丹邊界存在爭議,因不丹的外交和國防被印度控制,中不邊界爭議也受印度關注。中印原則上都同意和平解決爭議,並分別於1993年9月7日、1996年11月29日和2005年4月11日簽訂《關於在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地區保持和平與安寧的協定》、《關於在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地區軍事領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協定》和《關於解決中印邊界問題政治指導原則的協定》。
成都世通研究院執行院長龍興春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中印邊境衝突從發生到現在歷經兩年多時間,最終能夠實現有計劃組織脫離接觸的最主要原因是雙方都沒有通過一場大的戰爭去改變現狀的目的,中印兩國都對維護邊境地區的和平安寧具有高度共識。
他說:

“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印雙方就簽訂了協議,要以和平的方式來解決兩國的爭端。而兩年前的中印邊境的摩擦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只是當時前線的一些人員,特別是印方的一些軍人,他們的一些冒險行動最終導致了衝突。而又因為造成了人員傷亡,所以雙方情緒化的情況比較嚴重,特別是印度國內煽動民意,掀起大規模的反華浪潮,為雙方實事求是地解決邊境衝突增加了難度。因此,轉圜需要時間。”

據悉,中國與印度於2020年6月在兩國邊境發生軍事對峙與衝突事件。事發地位於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的班公錯及日喀則市的乃堆拉山口,其中雙方大多數參與對峙的士兵聚集在加勒萬河谷。印度軍方稱,印方士兵死亡人數為20人(3人在衝突中直接死亡,17人受傷後死亡),此外據美國CNBC引述印度政府消息人士報道,印度士兵有超過110人需要治療。而2021年2月19日,在中印雙方第九輪軍長級會談達成脫離接觸的共識並實施撤離後,《解放軍報》公開了在中印加勒萬河谷衝突事件中的中方軍人死傷信息,4人犧牲,1人重傷。
上合組織成員國元首峰會將於9月15-16日在撒馬爾罕舉行。外界預料,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都會出席。專家在採訪中表示,

“雖然撤軍並非為了上合組織峰會特意創造友好氣氛,但是這確實在客觀上對上合組織峰會的成功召開、對中印領導人會晤、對中印關係的改善都有非常積極的作用。”

龍興春進一步指出,中印作為世界大國,通過談判的方式化解分歧,給國際社會做出了良好示範。尤其是大國,不要激化矛盾,盡量多為世界多增添一份和平穩定的希望。不應該像北約和美國,只片面追求自身絕對安全,反而造成新的矛盾和風險。
他說:

“通過和平談判的方式往往是能夠解決問題的,而通過對抗、衝突、挑起矛盾的方式,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製造更大的問題。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就是希望通過強壓的方式,挑起衝突對抗,追求所謂的‘絕對安全’,結果不但他們不安全,大家也都不安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曾指出,中印是兩大文明古國、兩大新興經濟體、兩大鄰國,兩國的共同利益遠大於分歧。雙方有智慧、有能力實現相互成就,而非彼此消耗。希望印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將兩國領導人互為合作夥伴,互不構成威脅,互為發展機遇的重要共識落到實處,推動中印關係早日重回穩定健康發展軌道,維護中印兩國以及廣大發展中國家共同利益。
美媒:印中兩國正在破壞西方孤立俄羅斯的努力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3.09.2022
美媒:印中兩國正在破壞西方孤立俄羅斯的努力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