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夥伴關係是亞太地區最為重要的穩定因素

© AP Photo / Tatan Syuflana中俄夥伴關係是亞太地區最為重要的穩定因素
中俄夥伴關係是亞太地區最為重要的穩定因素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5.08.2022
評論
中俄戰略夥伴關係是國際關係中法為上運動的柱石之一;美國主導全世界的企圖沒有前景;世界需要搭建橋梁,而非製造新的分界線。
中國與俄羅斯總能找到越來越多的需持續關注和切實解決的問題。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在與中國王毅外長會晤時解釋如此頻繁接觸的原因。週五,在東盟部長金邊會晤期間,兩位部長舉行了本月第三次會晤。7月7日和28日,雙方分別在巴釐和塔什乾舉行了談判。
俄外長強調,需對美國不斷破壞國家主權平等原則做出反應。這些原則,見諸於聯合國章程。拉夫羅夫認為,中俄戰略夥伴關係是國際法、首先是聯合國章程至上運動的柱石之一。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5.08.2022
王毅:中國願與俄羅斯加強合作
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東盟中心專家、歷史學博士維克多·蘇姆斯基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東南亞越來越清楚,中俄夥伴關係是穩定之錨。

他說:“西方的很多動作與行徑,是在挑戰亞太地區的穩定。在此背景下,目前亞洲最為堅實的雙邊關係,毫無疑問是中俄關係。這是亞洲穩定最為重要的因素。東盟對此理解程度不一,但情況變得越來越清楚。東盟很多成員國認為,與中國和俄羅斯發展關係,可使東盟平衡西方的壓力。”

俄羅斯外長與王毅外長會晤時譴責美國試圖將自己的主導性地位擴展到世界越來越多的地區。拉夫羅夫強調,這是沒有前景的,也反應了美國的放任政策
專家維克多·蘇姆斯基認為,對東盟來說,這種世界秩序顯然是不能接受的。

他說:“對東盟來說,滿足西方要求,在國際舞台上按照旨在獨立俄羅斯的政策行事,等同於不可逆轉地喪失其戰略自主權。而這種自主,基於包容性原則,和國際所有大的夥伴維持對話與合作。在此情況下,東盟滿足西方的要求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這相當於失去構建其外交政策的基礎。”

俄羅斯對東盟遵循地區穩定利益的戰略自主性高度評價。拉夫羅夫在金邊論壇上強調,俄羅斯曾經是、還將是東盟“可靠、穩定和令人感興趣的夥伴”。部長堅信,俄羅斯和東盟的整個相互協作體系,客觀上促進了地區安全結構的鞏固與可持續發展。拉夫羅夫在未指名道姓美國和其夥伴時強調,現在需要的是努力構建橋梁,而非建新的分割線。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沈世順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強調,俄羅斯部長的這一論點與中國在安全不可分割的基礎上建立新世界秩序的做法基本一致。

他說:“當前中國一再倡導新安全觀和綜合安全觀,強調所有國家安全的平等性、包容性和不可分割性,並且國際安全機制應建立在公認的國際規則之上,即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只有各國都遵守規則,才能形成新的安全機制。”

“最近美國眾議員院長佩洛西訪問台灣,就是美國單方面破壞安全的行為。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要求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且不和台灣發展官方關係,也不允許支持台獨。佩洛西作為美國‘第三號人物’,代表美國官方前往台灣,明顯違反國際關係准則,怎能不破壞安全?烏克蘭危機也是如此,北約不斷東擴至俄邊界,導致給俄羅斯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所以各國的安全關切都需要被顧及。”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精英政客和有識之士,包括國際社會很多都在反對佩洛西訪台,說明大家心知肚明。目前動蕩不安的地區為何難以維持穩定,原因就在於不遵守國際關係准則,動輒搞單邊霸權主義,或者基於冷戰思維煽風點火。而中方呼籲的新安全觀旨在互利合作,照顧彼此合理的安全關切。包括如俄外長拉夫羅夫所言,通過外交談判照顧各方利益,共同努力世界才能安全。”

中國與俄羅斯認為,建立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AUKUS)是亞太地區安全的挑戰之一。謝爾蓋·拉夫羅夫週五在金邊與記者見面時指出,顯而易見,有利用AUKUS在印太地區推動北約利益的趨勢。在此方面,美國和北約在積極利用日本的軍國主義情緒。日本、新西蘭和澳大利亞,被積極納入北約向本地區擴張軍事基礎設施的工作中。
премьер-министр Австралии Скотт Моррисон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9.07.2022
澳前總理莫里森:AUKUS是對抗中國的關鍵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