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超日本,成東盟民眾眼中最重要夥伴

© AFP 2022 / Kazuhiro Nogi中國超日本,成東盟民眾眼中最重要夥伴
中國超日本,成東盟民眾眼中最重要夥伴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6.05.2022
評論
日本外務省委託益普索公司進行的一項民調表明,大多數東盟國家將中國視為主要貿易夥伴,而日本則退居第二。生活在東南亞的2700人參加了調查,在回答哪一G20國家近期將成為主要合作夥伴的問題時,48%選擇了中國,43%選擇了日本。
日本媒體指出,對於廣大東盟民眾而言,中國首超日本,成為最重要的合作夥伴。2019年進行的一項類似民調結果則恰恰相反:51%的受訪者當時投票給日本,48%投給中國。在疫情期間,東盟國家成為中國主要貿易夥伴。多年來,中國一直是東盟的主要貿易夥伴。對於貿易優先事項排列的這種變化,有幾個原因。
首先,中國是唯一一個在2020年實現GDP正增長的G20國家。得益於國內成功抗擊疫情,中國得以迅速恢復商業活動,成為地區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此外,由於地理位置接近,與東盟恢復供應鏈較與世界其他地區更為容易。最後,與美國持續的貿易緊張局勢、同歐盟的緊張局勢升級,例如歐盟對中國官員實施制裁和“廢棄的”全面投資協議,都推動了中國貿易重心向亞洲轉移。
現任美國政府決定繼續走由奧巴馬提出但在特朗普時期被遺忘的“重返亞洲”路線。拜登最近的亞洲之行旨在讓東盟國家相信,美國可以成為不比中國差,甚至可以更好的合作夥伴。打著“共同的自由價值觀”、維護基於規則(即含糊不清的政治口號)的國際秩序的幌子,華盛頓試圖將東盟國家拉到自己一邊,包括迫使其減少與中國的經濟合作。但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陳鳳英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經濟力量中心向亞洲轉移之勢已經不可逆轉。
美國總統拜登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3.05.2022
拜登:印太經濟框架將為地區帶來“具體好處”

“當前亞太地區成為全球經濟中心是既定的事實,該地區既有發達國家,也有新興發展中國家,二者很難完全分離開。應該說亞太地區是一個綜合市場。當然,這項日本在東盟國家進行的民意調查結果也沒有問題,畢竟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不小,與東盟、澳大利亞和東北亞地區的經濟關係密不可分。雖然美國提出所謂的印太經濟框架,但是一些相關國家也是RCEP的成員國。而印太經濟框架是無法與RCEP相比較的,因為該框架不涉及市場的相互開放,僅是建立一種供應關係和規則制度,並且是RCEP早已經在制定中的規則。在這種情況下,其他國家可能在雙邊關係和多邊關係方面還是會選擇對本國發展有利的態勢或架構,這是很現實的一個問題。“

與至少提議美國參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等多邊貿易協定的奧巴馬不同,本屆美國政府並不急於為其在東南亞的倡議賦予經濟內核。各方利益分歧太大。對美國來說,重要的是維持地緣政治霸權。但與此同時,面對國內經濟問題,美國社會的保護主義情緒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烈。亞洲夥伴期待已久的自由進入美國市場、與美國自由交換技術和數據,這一切對他們來說仍然是無法實現的夢想。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維持甚至加強其政治影響力的嘗試不太可能成功。專家陳鳳英說,畢竟,富有成效的雙邊和多邊關係的基礎仍是經濟和貿易。

“實際上貿易的背後都是國家政府在支持,貿易關係的良好有利於推進國家間的關係,增進信任和加強溝通。雖然政治關係的背後包括安全、經貿等多方面因素,但是經貿依然是關鍵的關鍵。當前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難以分割,這也會進一步影響到國家間關係的走向。從當前中國在世界經濟中發揮的作用來看,我認為不必過於擔心政治關係。“

巴西經濟部長保羅•蓋德斯表示,金磚國家七個發展中國家(含印度尼西亞和墨西哥)的GDP超過了工業化程度最高的G7國家。他在達沃斯論壇上給出了簡單的算術比較:金磚發展中國家的GDP為52萬億美元,而G7的GDP為 42 萬億美元。發達國家通過推行超低利率政策抑制了通脹,這無疑會遏制消費,而發展中國家則相反,能夠保持回旋餘地。不應忘記,與只能提出無組織的 IPEF 倡議的美國不同,中國是RCEP協定的成員,便於與亞洲夥伴開展貿易。該協議覆蓋22億人口,這些國家對全球GDP的貢獻率約達30%。預計到2050年,RCEP成員國的GDP總額可達100萬億美元。
美國和北約希望在中國周邊搞出“亞太版烏克蘭”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04.2022
胡錫進:美國和北約希望在中國周邊搞出“亞太版烏克蘭”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