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防長指責中國軍艦進入西澳海岸,暴露其對“航行自由”的雙重標準

© AFP 2022 / SEAN DAVEY澳大利亞防長彼得•達頓
澳大利亞防長彼得•達頓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05.2022
評論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彼得•達頓說,一艘具有“情報收集能力”的中國軍艦進入了澳大利亞西澳海岸的專屬經濟區。他將這艘中國軍艦的行動描述為 “不尋常”,並指責這是一種“侵犯行為”。
中國專家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這恰恰反映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所謂“航行自由”問題上奉行的雙重標準。而達頓選擇在此時透露這一信息,顯然是希望通過攻擊中國輓救莫里森政府在當前澳聯邦大選中的頹勢。 據《澳大利亞人報》報道,當地時間13日早上6點,中國軍艦在布魯姆(Broome)西北250海裡處。

彼得•達頓說:“這是不尋常的,應該向澳大利亞當局通報這艘船在特定路線上的活動,但目前情況就是這樣。它不僅僅是向南航行了這麼遠,而且還緊貼著海岸線,這是一條奇怪的路線。顯然,它的目的是去收集情報。” 他還說:“我認為這是一種侵犯之舉。我認為,尤其是因為它來到了這麼遠的南方,在埃克斯茅斯(Exmouth)以南這麼遠的地方,這是前所未有的。”

彼得•達頓告訴記者 “這確實引起了我們的關注”。同時,他表示,澳大利亞政府正在監測這一情況。 澳自由黨參議員埃里克•阿貝茨說,他對中國決定派遣一艘軍艦進入澳大利亞水域感到“震驚”,並加入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彼得•達頓一起稱此舉為 “侵犯行為”。
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上海外國語大學王光林教授對澳方對中國軍艦合理、正當的行為大做文章的表態進行了批駁。他強調,這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航行自由”問題上的雙重標準。

王光林說:“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一直倡導所謂的航行自由和飛越自由,也正是在這種所謂的自由口號下,他們派軍艦駛入南海和中國的東海。而當中國船隻進入他們附近時,他們便開始緊張起來。但他們自己也承認,中國船隻也在國際海域航行沒有任何違規行為。這反映出他們所謂的自由航行只是幌子,自由是針對他們而言的,對中國不合適。這也是西方殖民主義根深蒂固的思想在作祟。”

澳大利亞將於5月21日舉行新一屆聯邦大選,此次大選將選出下一任澳大利亞總理及其領導的政府。澳選民投票時傾向投給最大的兩個政黨:偏左的工黨和偏右的自由黨-國家黨聯盟。現任的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是澳大利亞自由黨-國家黨聯盟黨魁。《澳大利亞人報》一份最新的民調顯示,目前由安東尼•阿爾巴尼斯領導的反對黨工黨的支持率為54%,暫時領先於現任總理莫里森領導的執政聯盟46%的支持率。而由於近年來中澳關係急劇惡化,對華關係成為澳大利亞兩黨相互攻擊的工具。因此,在目前大選的環境下,澳防長選擇在此時透露中國軍艦行動的動機引發人們懷疑。天空新聞主持人丹妮卡•德•喬治奧說,過去一周,這艘軍艦一直在西澳海岸附近,她問道:“為甚麼要等到離選舉還有一個星期的時候……這個時機似乎是政治性的。” 對此,王光林教授表示,達頓披露這一消息的時間點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澳大利亞的聯邦大選。

王光林說:“目前的民調顯示,莫里森領導的執政聯盟支持率落後,雖然最終結果取決於很多因素,但執政黨的擔憂是顯而易見的,為了扭轉目前的不利局面,中國自然成為他們利用和攻擊的目標。”

近年來,中澳關係持續惡化。澳大利亞於2018年8月宣佈禁止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是全世界首批禁止華為5G項目的國家。在新冠疫情爆發後,澳大利亞首先將矛頭對準中國,呼籲對新冠肺炎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去年4月,澳方單方面撕毀了維多利亞州與中國簽訂的兩項“一帶一路”協議,開始重新審查中國的嵐橋集團(Landbridge)租借澳達爾文港99年的協議,考慮是否要強制讓中企放棄租賃權。 今年3月,中國新任駐澳大使肖千在堪培拉履新兩個月後,採取了比其前任大使更加友好的語氣。他說,中國希望尋求與澳大利亞的友誼。

他還說,“我們來這裡是為了尋找朋友。我們希望與澳大利亞發展友好、建設性的關係,因為我們相信,澳大利亞和中國在許多領域有共同點。”

關於此次大選,肖千大使告訴天空新聞,無論下週六誰贏得選舉,他都希望努力在澳大利亞和中國之間 “建立一座橋梁”。他說,他希望修復兩國關係,希望能夠“回顧我們的過去,展望未來,看看我們如何能夠把這種關係推向一個更好的方向”。肖大使拒絕回答他更願意與澳大利亞的哪個政黨合作。他說:“這要由澳大利亞人民來做決定。”
澳大利亞國旗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0.05.2022
澳大利亞舉辦印太海上力量會議,中俄首度未受邀參會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