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是否有納粹主義?

© Sputnik / Alexander Mazurkevich烏克蘭街頭廣告牌在頌揚西烏克蘭居民成立的“加利西亞”師。衛國戰爭期間,該師曾是希特勒德國的幫凶。
烏克蘭街頭廣告牌在頌揚西烏克蘭居民成立的“加利西亞”師。衛國戰爭期間,該師曾是希特勒德國的幫凶。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05.2022
評論
西方政客顯然在說假話,認為“烏克蘭去納粹化”毫無根據。他們指出,在遭受納粹分子之害的國家不可能存在納粹主義。確實,偉大衛國戰爭期間,烏克蘭曾與全蘇聯抗擊希特勒的納粹主義。但歷史還有另一面:西方國家也是很瞭解的,儘管蘇聯領袖試圖不宣傳烏克蘭發生的事情。
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教授、俄羅斯軍史協會學術主任米哈伊爾·米亞格科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瞭解相關問題的歷史知識,可使我們明白俄羅斯特種行動任務的重要性。他根據檔案文件和目擊者證詞,解釋了烏克蘭納粹主義是如何產生的。據他介紹,2014年2月的國家政變,僅是烏克蘭納粹化最終階段的導火索,而這一進程啓動時間要早很多。
烏克蘭民族主義分子如何成為納粹的幫凶?
上世紀20年代,蘇聯國內戰爭結束。反對在烏克蘭建立蘇維埃政權的抵抗隊伍殘餘逃往西部的加利西亞和沃里尼亞。這些地區目前屬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領土,但1921-1939年期間,該地區屬於波蘭,那裡人對外來者,輕點說是並不歡迎。因此,烏克蘭民族主義分子在波蘭建立政黨,非法活動。
© Sputnik / Alexander Natruskin歷史學者米哈伊爾·米亞格科夫
歷史學者米哈伊爾·米亞格科夫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05.2022
歷史學者米哈伊爾·米亞格科夫
他說:
“1929年,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在波蘭成立。30年代,該組織受到德國人的影響。1933年,納粹分子在德國掌權,該組織開始與德國秘密警察蓋世太保和軍事偵察、反偵察機構發展關係,從他們那裡獲得金錢和武器,用於實施針對波蘭和蘇聯的恐怖主義行動。1941年春,該組織分裂成兩部分:安德烈·米里尼克和斯捷潘·班德拉的支持者。以班德拉和其最近支持者羅曼·舒赫維奇為首的那部分要更為極端。他們給自己制定的任務是:建立‘烏克蘭人的 烏克蘭’;實施徹底根除猶太人的種族滅絕;驅趕和消滅烏克蘭講俄語的居民。班德拉的納粹思想,實踐中得到德國納粹機構的支持與肯定。這就是現代烏克蘭國家極端納粹主義和新納粹的思想根源,而且,成為烏克蘭的官方意識形態。”
偉大衛國戰爭和希特勒法西斯佔領蘇維埃烏克蘭後,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兩大分支的成員不再隱蔽,變成納粹分子的幫凶:他們是警察討伐營和“加利西亞”黨衛軍師的基乾力量。
米亞格科夫教授說:
“1941年6月30日,德國人進入利沃夫,由烏克蘭人組成的討伐營也隨著而來。其指揮官是舒赫維奇,後來他被宣佈為英雄。烏克蘭討伐營大搞屠殺,不分青紅皂白迫害所有人:猶太人、波蘭人、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猶太人被脫光衣服,強迫用舌頭舔樓梯,稱之為‘洗地板’。僅兩天時間,利沃夫就有3000猶太人被殺。德國納粹分子默默地鼓勵這些暴行,他們需要冷血的可為其從事最骯臟工作的殺人者。烏克蘭民族主義分子竭盡全力,去討好德國主子們。”
沃倫屠殺慘劇
烏克蘭討伐者在西部地區犯下的最血腥種族清洗罪行之一是“沃倫慘案”。1943年2月啓動大規模殺戮,持續1年多時間。據米亞格科夫介紹,首先遭到屠戮的是波蘭人。
© Sputnik / РИА Новости1944年1月22日,布捨村,波蘭皮皮爾家族成員 – 母親和兩個孩子被烏克蘭起義軍折磨致死
1944年1月22日,布捨村,波蘭皮皮爾家族成員 – 母親和兩個孩子被烏克蘭起義軍折磨致死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05.2022
1944年1月22日,布捨村,波蘭皮皮爾家族成員 – 母親和兩個孩子被烏克蘭起義軍折磨致死
他說:
“當時的任務是,燒掉所有波蘭人的村莊,殺害所有波蘭人,以使他們的精神在烏克蘭不復存在。這是針對波蘭人的純粹的種族滅絕。僅在1943年夏,烏克蘭民族主義分子就殺害了10萬波蘭人。而且使用了虐殺手段:婦女被割掉乳房、孕婦被剖腹,小孩子被斧砍或叉著。無論是閱讀目擊者證詞還是看那時的照片,都令人不寒而慄。偉大衛國戰爭結束後,沃倫大屠殺被調查,並將參與者登記在案。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安全部門都對此做了記錄。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紀90年代和2000年代,兩國恢復了正常關係,烏克蘭學者們以歷史公正和理性思維來審視烏克蘭的民族主義問題,在烏克蘭期刊上客觀地介紹歷史真相。但2014年2月國家政變後,有關這方面的內容逐漸消失,最後完全不見了。”
© Sputnik / Григорий Василенко基輔民族主義者高舉火炬遊行。條幅上寫著:舒赫維奇和班德拉是我們的英雄
基輔民族主義者高舉火炬遊行。條幅上寫著:舒赫維奇和班德拉是我們的英雄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05.2022
基輔民族主義者高舉火炬遊行。條幅上寫著:舒赫維奇和班德拉是我們的英雄
怎樣的國家,怎樣的英雄
偉大衛國戰爭期間,烏克蘭營在被佔領土上的“活動”地理範圍,從西北部的普斯科夫到南部地區的克里米亞。其主要力量被派往白俄羅斯,那裡的游擊隊在頑強抵抗德國人。烏克蘭警察在忙不迭地幫助佔領軍“整頓秩序”。米亞格科夫指出,文件已經確定的是:目前在烏克蘭被當成英雄的人,雙手都沾滿了鮮血。
他說:
“那位大名鼎鼎的舒赫維奇,隸屬負責安保的第118營。這個營與德國人一道,於1943年將白俄羅斯的哈丁村燒掉。村民們被趕入穀倉,然後縱火,那些逃避烈火的人被近距離射殺。哈丁村慘案中有149人死亡,其中包括75名孩子,整整一村的居民。據統計,衛國戰爭期間,白俄羅斯約有9000個村莊被完全或部分毀掉。這些罪行,部分應由烏克蘭民族主義分子承擔。但現在,這些人卻變成了烏克蘭的英雄。毫不令人驚奇,有怎樣的國家,就有怎樣的英雄。”
© Sputnik / Victor Tolochko白俄羅斯哈丁村悲劇紀念綜合體
白俄羅斯哈丁村悲劇紀念綜合體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05.2022
白俄羅斯哈丁村悲劇紀念綜合體
烏克蘭納粹主義為何存活並復興?
前面提到的第118保安營於1942年在基輔成立,主要由烏克蘭西部州的居民組成。他們自願與德國佔領軍合作,在德國經過特種訓練,身著納粹制服,並向希特勒效忠。1943年末,烏克蘭警察營和在此基礎上成立的烏克蘭起義軍總人數約5.5萬到6萬人。
當然,和希特勒分子並肩與紅軍作戰的6萬附敵分子,在烏克蘭居民中僅佔極少部分。畢竟,和整個國家共同抗敵戰勝法西斯的居大多數。比如,約有150萬人在前線犧牲,共和國在偉大衛國戰爭中的總損失,包括平民在內,超過400萬人。烏克蘭有2000多人榮獲蘇聯英雄勳章,湧現出諸如伏羅希洛夫元帥、季莫申科元帥和馬林諾夫斯基元帥等一批蘇聯高級將領。
所有人都認為,蘇聯在1945年對納粹主義造成毀滅性打擊。然而,納粹主義不僅活了下來,而且21世紀再次高調出現。米亞格科夫教授在回答衛星通訊社有關仇視人類意識形態為何在烏克蘭出現問題時認為,這方面有若干要素,其中,過早原諒了德國納粹分子的烏克蘭幫凶。
他說:

“1955年9月17日,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頒布了《關於赦免在偉大衛國戰爭期間與佔領者合作的蘇聯公民》法令。被判處10年徒刑的納粹幫凶被釋放出獄,10年以上的免除一半的刑期。按照時任蘇聯領導人尼基塔·赫魯曉夫倡議通過的法令,有6萬人獲釋。而且,他們不僅被釋放,而且還被清除犯罪記錄和恢復了政治權力。其結果是。很多納粹幫凶和班德拉武裝分子‘洗白’為良民,甚至之後還在黨政機關任領導職位。”

班德拉分子中的烏克蘭族人,有的還參與過德國佔領軍的血腥犯罪,但卻被掩蓋了。比如,僅在戰爭結束30年後才獲悉,哈丁慘案中300名劊子手中有100名德國人,另外200人是烏克蘭民族主義分子。同樣,1941年秋參與基輔巴比亞爾大規模屠殺猶太人的烏克蘭保安隊員,也被“雪藏”了。蘇聯領袖擔心,公佈此類信息,將對民族友誼產生負面影響。
時間之後,一切各歸其位。蘇聯解體後,掩蓋事實真相,並未鞏固民族之間的友誼,這點是顯而易見的。相反,卻促進了烏克蘭新納粹主義的成長。俄羅斯現在執行的特別軍事行動,是為了保護兩國人民免受此類侵犯。
蘇聯調查納粹入侵者暴行的特別國家委員會抵達亞諾夫斯基集中營,1944年9月17日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5.04.2022
俄國防部公佈檔案文件,駁斥所謂“烏克蘭民族主義分子抗擊希特勒納粹”的虛假事實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