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生如何擺脫過重負擔?

© 照片 : 由尤里·布亞諾夫提供第109中學高年級學生主樓
第109中學高年級學生主樓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0.11.2021
莫斯科第109中學校長葉甫蓋尼·亞姆布爾戈有著近半個世紀的中學工作經驗,是俄羅斯功勳教師,實踐家,教育學博士和教育科學院院士。他是全國知名教育創新者,其中學教育方法並非總是符合現行規定。他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介紹了俄羅斯中學教育體系的變化情況。
© Sputnik / 柳·馬岑科拍攝葉甫蓋尼·亞姆布爾戈在辦公室
葉甫蓋尼·亞姆布爾戈在辦公室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1.12.2021
葉甫蓋尼·亞姆布爾戈在辦公室
對中國中學的印象
你好,俄羅斯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9.11.2021
«你好,俄羅斯»節目:兒童早教的利與弊
他在接受採訪時,首先提到對中國中學教育事業的印象。
他說:“我去中國參加過會議,和中國同行見過面。我堅信,我們有相互學習和借鑒的地方。談及在中國的感受,比如我饒有興趣地瞭解到,蘇聯教育家、作家蘇霍姆林斯基被認為是教育界的翹楚,他的作品幾乎都有出版,而且印數很大。另外還有馬卡連柯。”
“讓我非常尊重的是,中國教育系統將傳統和創新有機地結合起來。令人驚嘆的是紀律性。我到過中國的中學校,孩子們從很早一直到晚上6點。下午是自習課,班級很大!在俄羅斯,班級30人就認為是大班了,而且通常認為,這樣的人數很難保證教學質量。但在中國,班級50人是通常現象,大家都習以為常。在南京一所學校,我有幸到自習課教室參觀,到處都是一個景象:所有孩子都在學習,沒人溜號。這樣的紀律性真令人羨慕。與我在西歐瑞典所看到的形成強烈反差。瑞典被認為是世界上教育水平最好的國家之一。在斯德哥爾摩一所中學,我從前的老師、後來嫁給瑞典人,據她介紹,她課堂上真正學習的只有俄羅斯、中國和印度孩子。為何這樣呢?因為瑞典有規定,不能讓孩子們緊張,不然他們將有不適感。”
中學生課業超負荷問題
不管怎樣,現代孩子們的學習壓力超標問題是存在的。各國都有自己的解決方案。其中包括中國不久前推出的限制補習服務規定。俄羅斯如何解決此問題,葉甫蓋尼·亞姆布爾戈給出自己的看法。
他說:“如何從中學教育的沈痾中走出,在俄羅斯,解決方案是職業教育。從9年級開始,學生可將精力放在他更為喜歡的方向。為此設有數學班、醫學班、人文學科班和手工製作班等等。有的孩子具備很好的分析能力,有的孩子動手能力強,而且,大家都想成為自己事業中的強手。職業教育,可消除孩子們的自卑情緒和嫉妒感。更為主要的是,如果你從事自己喜歡的事情,那麼哪怕乾10個小時也不覺得累。如果你知道,複雜的數學公式對你來說沒甚麼大用,但按教育標準還不得不學,那此類課程就成了負擔,不會帶來益處。相應地,安排有國家數學統一考試,對從事文科的學生來說,只考簡化版的,但那些要考入工科的,則考深入版試卷。”
不及格的學生怎麼辦

548中學7年級的中文課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8.09.2019
學中文的時候到了
俄羅斯中學生在各類國際大賽上獲得金牌,但同時,國內約有20%的學生某些科目很難“通過”。但那些走在前面的學生,也就是學生中的精英,為學校高評分和獲得國家額外的資金支持提供了保障,他們能夠得到更多的關注。亞姆布爾戈認為,這種過度現象在俄羅斯隨處可見。但要知道,並不是所有孩子都天生身體健康和擁有超強的記憶力。孩子是不一樣的,但對學校排名做形式評估時,並沒考慮到這些。因此,有的孩子,比如“離經叛道”的和身體有殘疾的,實際上不會受到重視。亞姆布爾戈教育模式,能從根本上改變這種現狀。他提出的想法是建立適應性學校,讓學校適應孩子,而不是孩子適應學校。而且,對任何孩子,無論其身體狀況如何,和有著怎樣的心理特徵。亞姆布爾戈認為,適應性學校理念,將擁有越來越多的支持者。比如在莫斯科,對市立中學已經推出新的評估標準。
阿里薩“神童”現象
在全世界,兒童早期發展已成趨勢。俄羅斯和中國父母,也同樣期望自己的孩子事業成功,財務自由,為此付出全部努力。在俄羅斯,阿里薩·捷普利亞科娃是兒童早期發展的範例。她在8歲的時候順利通過國家統一考試,9歲時考入莫斯科大學心理學系。開始時,全國都為這個多子家庭孩子的才華驚嘆。但當孩子和她的父母出現在電視節目秀時,專家的觀點立刻兩極化。觀眾們注意到,神童女孩蒼白的臉色和一直培養7歲孩子的母親疲憊的目光。有的人呼籲廣泛採用“阿里薩·捷普利亞科娃”的早期培養方式。但另一些人則認為,阿里薩是一個沒有童年的女孩,是野心勃勃父母的犧牲品。教育學博士葉甫蓋尼·亞姆布爾戈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說:“我對此持懷疑態度。這要看早期教育的目的是甚麼。有關阿里薩,這是完完全全的愚蠢,是教育中的‘邪教’。我沒從這個孩子身上看到任何才能。還好,阿里薩喜歡閱讀童話故事。我相信,她還能夠轉述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故事情節。當然,能否講述小說中的心理情感內容則是另一回事了。很想提出這樣的問題,9歲的女孩在心理系能做甚麼,除了各種課程外,如何學習‘性病理學’這一課。既可笑又愚蠢。”

© 照片 : 由尤里·布亞諾夫提供Главное здание школы №109 - здесь учатся старшеклассники
Главное здание школы №109 - здесь учатся старшеклассники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5
Главное здание школы №109 - здесь учатся старшеклассники
© 照片 : 由尤里·布亞諾夫提供В школьном спортзале 109 школы
В школьном спортзале 109 школы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2/5
В школьном спортзале 109 школы
© 照片 : 由尤里·布亞諾夫提供На занятии в школьном конно-спортивном клубе
На занятии  в школьном конно-спортивном клубе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3/5
На занятии в школьном конно-спортивном клубе
© 照片 : 由尤里·布亞諾夫提供Репетиция школьного оркестра
Репетиция школьного оркестра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4/5
Репетиция школьного оркестра
© 照片 : 由尤里·布亞諾夫提供Школа № 109. Урок робототехники в 6-м классе
Школа № 109. Урок робототехники в 6-м классе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5/5
Школа № 109. Урок робототехники в 6-м классе
1/5
Главное здание школы №109 - здесь учатся старшеклассники
2/5
В школьном спортзале 109 школы
3/5
На занятии в школьном конно-спортивном клубе
4/5
Репетиция школьного оркестра
5/5
Школа № 109. Урок робототехники в 6-м классе
 “關愛型學校”項目
目前,葉甫蓋尼·亞姆布爾戈當校長的第109中學頗受歡迎。在莫斯科曾有這樣的事例,孩子父母放棄市中心的房子,搬遷到首都西南邊緣地帶,只是為了讓孩子有機會在109中學上學。儘管學校沒任何特權,僅是一所普通的區級學校,建築物也一般化。但與莫斯科數百所中學相比,外表上唯一的不同是學校圍牆外裝有巨大的弓形屋頂。這裡設有學校馬術俱樂部,差不多30多個體育興趣班,從劇院排演到飾品製作。對孩子來說,幾乎所有興趣班都是免費的。亞姆布爾戈認為,最令其驕傲的是,第109 中學參加重病孩子教師培訓工作。
他說:“項目名稱是‘關愛型學校’,針對那些數月躺在病床上的孩子們。這些孩子,大部分患有腫瘤疾病,在醫院,我們直接為他們開設課程。在‘關愛學校’項目框架下,我們在國內設有48所分校,由受過專業培訓的教員對他們施教。第109中學還接收矯正後的學生,我們認為,這並非僅是為了讓他們及時跟上學校課程。對教師和醫生聯盟來說重要的是,改善孩子們的生活質量。甚至在重病化療後,孩子們的腿很難支撐、喉中有嘔吐感的情況下,他們也能聚集力量起床,開始學習。人不能總考慮疾病,還要有其它可忘記疾病的事情。這可能拯救生命。”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也有‘特殊教師’職業,而且提高到很高的層面。甚至還設有專門的培訓學院。在此方面,我們與中國同行有共同的地方。”
葉甫蓋尼·亞姆布爾戈認為,有很多證據表明,中俄兩國中學學校平行設有類似課程。兩國學校,都急需創新型教師。他們不僅懂得如何將知識傳授給自己的學生,而且能夠激發學生對獨立創新與科研的內在興趣。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