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國恆大債務危機不會給全球帶來金融風暴 但需預警和防範房地產行業可能帶來的風險

© REUTERS / Bobby YipЛоготип компании China Evergrande
Логотип компании China Evergrande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6.09.2021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北京9月26日電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合作研究部主任劉英在接受衛星通訊社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恆大房地產企業的債務危機問題與美國雷曼兄弟公司問題不同,不會給全球帶來金融風暴,但恆大事件的教訓之一就是需預警和防範房地產行業可能帶來的風險。

恆大集團是中國的代表性房地產企業,在世界500強企業的榜單中,位列第122名。今年9月以來,中國恆大流動性問題持續演繹。據悉,在債務最高點時,恆大的有息負債總額一度高達8700億元人民幣。雖然通過出售部分資產,恆大已經償還了一部分債務,但目前恆大的有息負債總額仍然高達5700億元。除此之外,恆大還有著超過2000億元的逾期商票需要償還。恆大債務違約風險引起中國政府的關注。中國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付凌暉表示,總的看,一些大型房地產企業生產運營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困難,對於整個行業發展的影響還需要觀察。

中國房地產市場是否存在債務危機的風險?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6.09.2021
中國房地產市場是否存在債務危機的風險?
劉英就此表示:“中國政府關注恆大債務事件,並要求地方政府做好應對預案,這一點毋庸置疑。以中國政府的行事風格和能力,現在的房地產業供需兩旺的態勢,完全沒有必要擔心會出現類似雷曼兄弟倒閉那樣給全球帶來的金融風暴。”
專家分析指出,恆大的問題與雷曼兄弟的問題性質不一樣,雖然都表現為債務危機,但是雷曼和恆大卻有本質不同。首先是主體不同,前者是金融機構,後者是房地產企業;其次,前者債務鏈條複雜冗長,後者債務鏈條簡單不長;最後宏觀背景不同,前者所處的是美聯儲聯邦基準利率短期迅速提升,美國房地產等資產價格銳減和重估,前者是底層房地產次級貸款,而後者所涉及的開發貸和個人貸都是優良貸款。更為關鍵的兩者所處的宏觀背景不同,前者金融危機期間,後者經濟增長合理區間。後者主要是流動性出現問題,表現形式也並不是資產(地塊和房子)貶值了。因此,最後政府如果出一定數額的資金購買一定的股份,可以在短期內盤活恆大的資產,而不需要像美國那樣長期持有華爾街的股份。
劉英同時認為,由於恆大的關聯企業非常多,一旦恆大出現債務違約,對上下游企業的影響不可小覷,這也是地方政府做應對預案的原因所在。但由於恆大的經營範圍、債務規模、資產性質與雷曼兄弟有著本質的不同,中國金融市場的規模和影響力比美國小不少,因此,不能將恆大事件與雷曼兄弟事件的影響力相比較。
至於中國政府介入的時機和依據問題,專家說:“我認為在時間點上肯定會有考慮,那就是恆大集團自己已經無能為力了,而且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不得不救的時候。但如果任由這種趨勢發展下去,對整體經濟的負面效應如果已經超過了需要救助的支出,政府過早接入會引發道德風險。畢竟政府拯救的錢都都是納稅人的錢,不可能去資助一個不自救的企業,也不可能去拿納稅人的錢補償其他投資者的損失。”
Китайский юань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4.06.2021
媒體:民生銀行因對槓桿和違約的擔憂削減對中國恆大的貸款
談到恆大事件的教訓,劉英指出,首先,房地產行業發展應建立長效機制,堅持房子是用來住、不是用來炒的理念,回歸住房的民生屬性,真正做到住房不炒。房地產行業涉及到上下游50多個行業,對整個中國經濟的拉動作用明顯,可以說是一個支柱產業。房地產行業的健康發展對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非常重要,尤其是防控防空金融風險風向方面非常重要。因此需要加強對房地企業的監管,尤其是這類企業對政府調控政策的執行情況,避免不受控的使用槓桿,保障企業的穩健經營。
第二,房地產企業要避免盲目多元化戰略。如果一個企業主營業務經營出了問題,想靠多元角化來扭轉局勢,那基本做不到,靠不住。在發行企業債的時候未能很切實地控制其資金的使用,沒有做到專款專用,使其靠發債融來的錢投資到新的領域,結果未能發揮融資的作用,反倒是增加債務風險。
劉英最後強調,第三,需預警和防範房地產行業可能帶來的風險。需要在房地產企業和金融機構企業之間建立防火牆。要嚴控風險的蔓延和傳導。特別是在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的關鍵時期,在跨境資金流動之時,要特別注意防控包括房地產行業在內的各類風險。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