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一些銀行家對索羅斯警告投資中國危險不感興趣

© AFP 2022 / VINCENZO PINTO喬治·索羅斯
喬治·索羅斯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7.09.2021
貝萊德集團在中國的投資是一個悲劇性的錯誤,銀行可能會失去所有客戶資金,美國億萬富翁索羅斯在自己撰寫的文章中警告。在他看來,對華投資威脅到美國人的福祉,也威脅到整個國家的國家安全。索羅斯的言論更有可能反映了華盛頓的觀點,但並不符合投資者的利益。客觀數據表明,投資中國有利可圖。

中國憑借製造業再過10年將超過美國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7.09.2021
中國10年後將憑製造業超越美國
其他投資者認為機遇大於風險。來自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將中國股票和債券在其投資組合中的份額在一年內增加了 40%,達到 8000 億美元。首先,中國經濟的良好勢頭吸引了投資者。因受危機影響,2020年中國GDP增長2.3%,但這仍是G20國家中唯一的增長指標。此外,中國與西方國家不同,堅持溫和的貨幣政策,不採取量化寬松政策。這使得利率比美國,更比歐盟,高出許多。中國證券的可靠性與西方國家的同類產品沒有多大差別。

一些世界上最大的投資公司正在尋求擴大其在中國市場的地位。摩根大通是第一個獲得中國監管機構許可在中國設立獨資公司的公司。其他公司正在與中國合作夥伴建立合資企業。例如,高盛與中國最大的銀行工商銀行聯合成立了一家資產管理合資企業。貝萊德成為首家獲得中國政府許可在中國市場設立共同基金的海外投資公司。 8 月貝萊德呼籲將中國證券的投資增加兩到三倍,並增加中國證券在世界指數中的份額。該公司強調,作為世界第二大市場的中國股票和債券市場,已經具有與發達國家市場同樣的可靠性。儘管總體上中國仍是一個發展中經濟體,但中國市場投資的增長潛力顯然並未耗盡。

貝萊德的聲明與美國監管機構的邏輯相矛盾。在此之前不久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哈里·根斯勒 宣佈暫停中資通過所謂的 VIE構架上市的審批程序。他說,投資中國公司會遭遇巨大損失。早些時候美國監管機構還威脅要將未向美國審計機構提供所需報告的中國公司摘牌。

似乎索羅斯決定從政治“正確”角度確立美國立場。雖然商務活動往往是務實的,其主要目標是盈利,但索羅斯目前正在與美國政界保持一致。他指責貝萊德輕率,稱目前對中國科技公司的監管似乎只是全面收緊控制的第一步。這位美國億萬富翁警告說,一切都可能以損失投資者的資金而告終。

但統計數據並未證實這些擔憂。中國是獨角獸初創企業數量世界領先的國家之一,資本超過 10 億美元。儘管遭遇新冠疫情,2020 年中國數字經濟總量增長 9.7%,佔 GDP 總量的三分之一以上。以阿里巴巴為例,2020年營收增長28.2%,至719億美元,而騰訊營收增長28%,至739億美元。字節跳動的收入增長 111%,達到 340 億美元。毫不奇怪,有了這些增長,對科技公司的投資會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

美國監管機構以及億萬富翁索羅斯的主要意思是:北京對商務活動進行嚴格監管,意味著一切都不會按照市場規律運作。換句話說,投資者很難評估風險,所以最好不要投資中國公司。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系教授、系主任何平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這種說法是完全錯誤的。他認為,市場在資源配置中已經並將繼續發揮決定性作用。國家只是起到輔助作用,確保資本不會無序擴張。正如這位中國專家解釋的那樣,被嚴格監管的是具有金融金字塔特徵的投機交易。這種投機行為損害實體經濟,必須及時鏟除。何平專家說:

Ant Group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4.09.2021
中國開始監管公民的信用評分
“目前在中國,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政府更多地是發揮服務功能。雖然中國針對市場亂象加大監管力度,但這恰恰是推動市場朝著更加健康的、有序的市場化機制邁進,比如打擊腐敗、打擊錢權交易等措施都是有利於未來市場化發展的決策。另外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當前也在著力打擊大型資本的無序擴張。因為這種擴張某種意義有金融龐氏的嫌疑,並不直接創造價值,而是通過無序擴張帶來資本的炒作和超額回報。這顯然不利於實體經濟的發展,也並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所要追求的目標。”

當然,一方面,任何投資者都試圖在貪婪和恐懼之間找到平衡。這被稱為風險偏好。高潛在回報會有高風險完全正常。另一方面,監管者的任務是及時發現資本擴張對整個金融體系穩定性構成威脅的大小。順便提一下,2008 年的危機正是因為投資者的貪婪壓倒了理智(這就是次級抵押貸款支持的證券的價值)。現在中國正在為投資者提供一個良好選擇。一方面,由於北京不推行量化寬松政策,市場收益率較高。另一方面,其可靠性不亞於西方市場。何平專家表示,基本的經濟指標正是讓中國具有吸引力的原因。他說:

“中國當前正在成為吸引投資的主要市場。因為疫情爆發後,從全球對疫情的控制效果來看,中國的表現無疑是最出色的。並且中國的金融體系也基本保持了健康穩定,產業鏈條也比較完整,沒有受到全球因疫情帶來產業鏈斷裂的風險影響,所以目前中國的經濟總體上比較穩健。另外,中國有巨大的市場和強大的內需,這降低了其對外部市場的需求。綜合各方面因素考慮,中國的經濟都是最有潛力的。而且中國正處於轉型發展的關鍵時期,從要素投入增長模式向創新驅動增長模式轉變,國家也加大了投入創新的力度,這會為未來經濟增長帶來更多的動力。經濟前景預期被看好,也是資本進行資源配置效率的一個體現。資本具有逐利特性,它一定是會看好經濟最有潛力、風險最小且回報最高的投資標的。目前來看,我認為中國在全球是最符合這一標準的市場。”

重要的是要明白,美國市場的一些參與者圍繞中國公司製造的恐慌有利於那些試圖限制資金從中國流向公司的力量。其實,威脅將讓中國公司從美國交易所退市也是出於同樣原因。但如果中國企業從華爾街退市在政治上對北京有利,那麼企業將更加積極地在內地和香港上市,限制外資絲毫不利於中國的發展。因此不應期望會侵犯投資者的權利。相反,北京明確表示,在中國市場將有更多賺錢的機會。

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表示,中國將繼續向外國人開放市場,包括擴大滬倫通計劃以及連接香港和內地市場的計劃。證監會宣佈,將擴大在境外中資企業監管、跨境審計和執法等方面的務實合作。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近日也承諾,中國將拓寬招商引資渠道,也將為境外機構發行熊貓債的實踐發展做出貢獻。由此可見,中國將不僅成為投資地,而且將成為外資企業的融資來源地。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