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是在與塔利班對話問題上的可靠夥伴

© AP Photo中俄是在與塔利班對話問題上的可靠夥伴
中俄是在與塔利班對話問題上的可靠夥伴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7.08.2021
中俄將相互溝通,維護各自在阿富汗的利益。中國與美國正制定在阿富汗合作的條件。考慮到中國和俄羅斯日益增長的影響力,歐洲議會也呼籲制定歐盟對阿政策。

中國在解決阿富汗問題上有俄羅斯這樣的可靠夥伴,願意與其合作,共同維護在阿富汗的共同利益。俄中兩國外長的電話交談表明瞭這一點。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向王毅保證,俄方願與中方就阿富汗局勢發展及時溝通,共同應對變化。新形勢下,中俄需要加強戰略聯繫與合作,王毅堅信,雙方合作應服從於維護兩國合法利益、提供相互支持、說服塔利班堅持和平友好的外交政策。

媒體:阿富汗對中國具有經濟利益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7.08.2021
媒體:阿富汗對中國具有經濟利益
與此同時,正如蘭州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阿富汗研究中心朱永彪教授所說,中國與塔利班的接觸也將取決於後者如何履行自己的承諾並為阿富汗的和平進程做出怎樣的貢獻。朱永彪教授說:“我認為可能還是需要與塔利班保持接觸。在正式承認和建交方面,中方的態度應該是與俄羅斯差不多,即繼續保持觀察,與國際社會一道共同來看塔利班履行承諾的情況,以及他對國內政治勢力整合的過程,包括阿富汗國內和平進程的深度。最終需要根據上述因素綜合來決定中國與塔利班的關係。

“雖然阿富汗目前大局已定,但是也沒有完全明瞭。未來阿富汗政府,比如卡爾扎伊或阿卜杜拉是否還會作為政府代表在國際社會上活動?加尼是否仍然會利用總統身份進行活動?這些情況暫時都不太明朗。而且承認一個國家或政府通常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和程序,並非今天宣佈上台後,明天各個國家都會承認這麼簡單。”

中方願與美方保持對話,推動阿富汗問題軟著陸,王毅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電話交談中指出。中國外長同時明確說明瞭在甚麼條件下可以進行這種合作。其中之一是美國必須在穩定阿富汗和防止混亂方面發揮建設性作用。另一個條件是放棄遏制中國。王毅表示,美方不能一方面遏制中國、向中方施壓,損害中方合法權益;另一方面又指望獲得中方的支持與合作。特朗普政府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排除在恐怖組織數量之外,是雙重標準的表現。中國外長強調,這對美中兩國在阿富汗反恐鬥爭中的合作造成了嚴重障礙。

日前布林肯同拉夫羅夫通了電話,討論了撤離在阿富汗美國公民的問題。通話是在美方倡議下進行的。俄外交部表示,俄美將繼續就阿富汗問題進行磋商,中巴等各方也將參與。

俄外長稱美國和北約離開阿富汗後該國局勢崩潰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7.08.2021
俄外長稱美國和北約離開阿富汗後該國局勢崩潰
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中東國家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娜塔莉亞·扎馬拉耶娃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此次俄中美三國外長通話標誌著阿富汗周邊乃至整個地區新地緣政治格局的形成。娜塔莉亞·扎馬拉耶娃說:

“新形勢與外國軍隊從西亞撤出有關。從戰略上講,這意味著該地區不再有外國軍隊、北約軍隊,未來幾年也不太可能出現在那裡。也就是說,該地區沒有西方軍事機器。這需要改變該地區的戰略領導。最後,我們看到美國正在轉向其貿易、經濟和軍事對手——中國和俄羅斯以尋求政治生存。阿富汗態勢開啓了一種機制,不僅可以改變地區,還可以改變對全球戰略的重新思考以及政治和軍事力量的重新洗牌。”

俄羅斯聯邦總統阿富汗問題特使扎米爾·卡布洛夫表示,能夠幫助阿富汗不陷入混亂或另一輪內戰的最強大的參與者是俄羅斯、中國、美國、巴基斯坦和伊朗。娜塔莉亞·扎馬拉耶娃專家提請注意歐盟不在該列表中的事實。她說:

“大多數歐洲國家都是歐盟和北約成員國。自 2001 年以來參加對塔利班的敵對行動的北約成員國軍隊也進行了空襲和軍事行動,其中有平民喪生。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引起阿富汗人的嚴重不滿。此外,歐盟成員國被剝奪了在阿富汗的政治決策和軍事戰術行動發展方面的獨立作用。他們緊隨美國,結果,外國軍隊的撤出如此倉促而草率,實際上導致了一場人道主義災難。”

歐洲議會的幾位議員呼籲制定新的對阿富汗歐盟戰略。然而,在這個對國際社會來說的重要時期,這份文件的作者無法放棄一種有偏見的、公開政治化的方法來左右阿富汗周邊的力量。在他們看來,新戰略應該考慮到中俄似乎“正試圖迅速填補政治真空”的新現實。歐洲議會議員沒有與中國和俄羅斯進行磋商和協調,實質上是在引導歐盟限制北京和莫斯科與塔利班建立建設性對話的努力,以維護阿富汗穩定和地區安全。歐盟的這種立場是否會成為又一個重大的政治錯誤,就像匆忙草率撤軍一樣,進一步惡化本已複雜的阿富汗局勢?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