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下一個10年中的敵人是誰

© Sputnik / Alexey VitvitskyЛимузин президента США Дональда Трампа в Брюсселе во время саммита НАТО. 11 июля 2018
Лимузин президента США Дональда Трампа в Брюсселе во время саммита НАТО. 11 июля 2018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0.02.2021
儘管拜登大選期間批評自己的前任,但涉及中國和俄羅斯,他依然走特朗普的政治老路。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0.02.2021
北約秘書長:俄中兩國在改寫世界秩序來滿足自身利益
2月18日,北大西洋聯盟結束了為期兩天的國防部長會議。其中主要議題之一是籌備“北約-2030”新戰略構想,其目的是“使強大的聯盟更加強大”。構想中,俄羅斯和中國被單列出來:到2030年,俄羅斯仍是北約的主要軍事威脅,而中國是第二大威脅,但僅在科技和技術領域。為評估中國的行動,北約成員國甚至準備建立單獨的常設機構。《消息報》指出,可以期待,中俄兩國對此構想的反應將極為負面。

中國外交部認為,這“再一次體現了冷戰思維”。俄羅斯外交部宣佈,“必要時”,莫斯科將採取“額外的軍事政治和軍事技術措施”。俄聯邦議會上院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康斯坦丁·科薩喬夫向《消息報》說道:目前,北約克制使用武力或使用武力威脅,但此前曾與聯合國目標相悖,在北約存在的幾十年時間里,已超出聯盟範圍,在國際關係中使用武力。他認為,北約集團將對全球安全製造額外風險。據參議院評估,聯盟不僅破壞自己的章程文件,也破壞與夥伴達成的共識,其中包括俄羅斯北約基本文件。文件規定,北約在成員國境內的行動有 一定的限制,但現在正在靠近俄邊境地區部署武器。

根據該構想,北約將維持高軍事預算路線。早前特朗普曾堅持要求北約成員國將軍事預算最少提高到GDP的2%。喬·拜登政府並未放棄此項要求。拜登並非首次繼續上屆政府的方針,遏制中國並意圖分裂與俄羅斯的關係。“瓦爾代”俱樂部專家阿納斯塔西婭·里哈喬娃在接受《莫斯科共青團員》報採訪時指出,拜登目前的行為,是企圖同時遏制莫斯科和北京。而中國和俄羅斯,在制裁政策、技術競爭和走出危機方面將遇到越來越多的挑戰。但里哈喬娃堅信,這將對兩國關係起不到甚麼作用,相反,將為中俄更富有成效的對話開闢新的機遇。

Генеральный секретарь НАТО Йенс Столтенберг на пресс-конференции по итогам первого дня заседания министров обороны стран НАТО. 17 февраля 2021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8.02.2021
北約組織——遏制中國的新工具? 

儘管華盛頓施壓,但中國還是在順利地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其中包括在美國的夥伴中間。中國與歐盟的貿易額已超過美國,去年中歐貿易額為5860億歐元。中國取得如此成績是多年努力的結果。經濟學家伊萬·里贊對《觀點報》指出,唯一能對中國製造障礙的,是歐盟在通過關鍵政治決策時沒有獨立性。專家認為,美國走弱和中國走強,是世界領袖更迭的自然過程,沒甚麼可奇怪的。一個領袖被另一更替,首先體現在經濟上,然後在政治方面。

頗有意思的是,俄羅斯專家認為,中國走強的大部分原因是美國上屆政府。特朗普拿政治當經商,他要一長制管理。他以如此立場破壞了美國和歐盟很多貿易關係。比如,他對歐洲商品提高關稅,從汽車到鋁製品。美國對歐盟出口下跌了13.2%,出口額為2020億歐元。歐洲對美國出口下降了8.2%,數額為3530億歐元。歐盟的對等回應,毫無疑問,重創了貿易關係。中歐加強關係的另一個原因是,中國在新冠疫情期間向歐洲大量出口醫療設備和個人保護用品。此外,中國傾向於向那些能給其帶來新知識和技術的國家。美國阻礙科技交流,而歐洲在此方面要更為友好些。

(衛星社不對轉載自俄羅斯媒體的信息負責)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