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聲自相應,同心自相知

© 照片 : 照片由劉詩召提供漢語俱樂部---千里姻緣漢語牽
漢語俱樂部---千里姻緣漢語牽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2020年的一場疫情,打亂了人們的生活節奏,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年初疫情大爆發以後,世界各國紛紛採取了各項應對措施,隔離、關閉邊境、線上辦公、線上教學等等。人們更多地呆在家裡,一方面,這增加了家人的交流,促進了家庭的和睦。

     

中國人在俄羅斯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中國人在俄羅斯”節目:詩召與萬尼亞的跨國情緣
另一方面,長期單獨相處也引發了一些家庭矛盾。有調查顯示,去年世界各國的離婚率和家庭暴力事件都有所增加。俄羅斯也不例外,統計資料顯示,去年新西伯利亞市每100個家庭中就有79個家庭解體!

     在俄羅斯還生活著一些中國人,他們的另一半是俄羅斯人。歷史文化背景完全相異的兩個人如何走到了一起,疫情期間他們又是如何共渡難關。帶著這些問題,我們採訪了外嫁俄羅斯人的劉女士。今天,就讓我們隨著劉女士的講述走進一個浪漫美麗的愛情故事。

     劉詩召:

“我叫劉詩召,我是2007年來到俄羅斯。在來俄羅斯之前,我在國內已經大學本科畢業了,我的專業是英語專業。當時我的母親在俄羅斯做生意,在俄羅斯圖拉州。然後通過她的邀請,我也來到了俄羅斯圖拉。讀了一年的語言預科後,我就直接入了俄羅斯的大五。大五讀了一年,拿到學位之後,通過導師的幫助申請了副博,副博讀了大概有五年,因為家庭的一些原因就放棄了。然後2013年的時候我自己一個人來到了莫斯科,進行了其它一些工作。在圖拉讀了一年預科以後,我就發現因為我是直接插到大五,所以沒有俄語課本,也沒有一些語言學習機會。後來我就想去教俄羅斯人漢語,同時我也可以跟他們學習俄語。”

     教授漢語文字,傳授中華文化。在這裡,劉女士提升了自我,找到了生活價值。日子忙碌又充實。有心栽花花不開,無意插柳柳成蔭。不知不覺中,人生最大的驚喜正在向她走來。

© 照片 : 照片由劉詩召提供千山萬水我們一起走過
同聲自相應,同心自相知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千山萬水我們一起走過

     劉女士的先生,萬尼亞,文質彬彬,溫文儒雅。從少年時代就對中國和中國文化充滿了興趣。特別喜歡中國武術。在莫斯科習練中國武術好些年。去中國,去少林寺成為了他的夢想。工作以後的一個假期,不會漢語的他一個人毅然決然地踏上了中國之旅,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從中國回來之後,他對中國的熱忱有增無減。正是這份對中國的情愫把他帶到了劉女士身邊。

     劉詩召:

“我老公,前兩天我還問他:“你怎麼認識我的?”他其實是通過朋友認識我的。漢語俱樂部裡有一個武術教練,叫馬克西姆。他是我一個學生的朋友,這個學生叫蓮娜,她是我以前在漢語培訓班的一個學生。他們認識,然後就把我介紹給了馬克西姆。馬克西姆不是我的學生,但我們一起在公園散步的時候就這樣認識了。然後就加了Vk好友。我老公是通過他的好友把我加上了。我老公對亞洲女孩感興趣,可能就是故意加了我。我還記得他第一次找我聊天,是我把坐小飛機自拍的照片發到Vk上了,然後他就把Vk上的照片轉發給我,問我:“你也坐過小飛機啊?”沒事找我閒聊。我說是啊。從這兒開始我們就時常閒聊。我最初的想法是他是不是對漢語感興趣,想跟我學漢語,成為我的學生。我就這樣想的。然後在最近一次組織漢語俱樂部活動的時候,我就把他也邀請了過來。大家一起吃飯聊天,我對他也挺熱情的。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他願意成為我的學生,我就多掙一份錢。就是非常簡單的想法。”

     人們常說:相愛容易相處難。更何況是來自不同國度的兩個人。長期相處會不會產生矛盾,他的父母又是如何對待兒子的異國戀。這些問題,都曾經讓劉女士思慮再三。

Китайцы в России. Путешествие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劉詩召:

“到了他家,看了他父母之後,就覺得他的家庭是非常非常地完美了。應該算是我夢寐以求的和諧家庭。而且他父母素質特別高,非常善解人意。他們的善解人意不是裝出來的,是自身帶的,是他們本身就很善良。所以我就覺得這樣的家庭就是我想要的,可以處下去。我倆處了兩年之後才結婚的。我們並沒有馬上結婚,也沒有想過馬上結婚。當時我就想要先處一處,畢竟是兩個不同國家的人,有文化差異,說不定處著處著就黃了。反正他們當時也沒催。我倆從開始處就真是挺和諧的,因為他在飲食方面壓根就不需要過渡,直接跟我一起吃中餐。我後邊幾乎天天做中餐,他也啥都不挑。跟他相處很愉快,很輕鬆。他是非常容易滿足的人,有時候中午不做飯,就炒個雞蛋,他也很開心,非常感恩。他的父母也是,給他們做好吃的,他們非常開心,非常高興。要不給做,他們也啥都不說。沒有負擔,跟他們相處很放鬆。”

     劉女士與丈夫萬尼亞於2015年結婚。婚後,劉女士和丈夫做起了生意。幾年下來,生意做得風生水起,他們置辦了新居,每年都去世界各地旅遊。2020年的新冠疫情停下了他們旅行的腳步,卻未能消磨他們的濃情。說起對將來的打算,劉女士羞澀又甜蜜的表示,他們非常期盼愛情的結晶。

     劉詩召:

“2020年的疫情對我們影響不大。對我們的生意有一點點影響,有些障礙,但總體來說我們的生活都是很正常的。因為疫情不能回國,加上朋友們的勸說,我們就打算造個孩子吧。其它也沒啥計劃了。疫情里,我們也不出去旅遊,也不去乾別的事,反正就是正常工作。因為我們,主要是我,還是比較保守,不想讓任何人有任何感染的風險。我也怕我回不去國,所以我們也不出去旅遊,就是呆在家。”

     2020年終於過去了。這一年帶給了我們很多傷痛,卻也讓我們看清了生命的價值,親人的可貴。根據國家民政部發佈的民政事業發展統計報告,2009年至2018年期間,中國公民涉外婚姻共有46998對!千千萬萬的詩召和萬尼亞生活在世界各個角落。在這裡讓我們祝願天下有情人都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