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打傳單牌,平壤會作出回應嗎?

© AP Photo / Kim Hong-JiПропагандистские листовки против северокорейского лидера Ким Чен Ына
Пропагандистские листовки против северокорейского лидера Ким Чен Ына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2月14日晚韓國國會通過了《朝韓關係發展法》修正案,其中規定禁止向朝鮮散髮反朝傳單和其他物品。

今後反朝材料的惡意散髮者將面臨最高3年的監禁。該修正案的反對者稱,這侵犯了他們的言論自由,有違憲法。但是支持者堅持認為,這是韓朝關係穩定發展以及邊境地區居民安全的保證。在過去的八年中提出了相應的立法建議,但只有在民主黨的支持者在議會中獲得絕對多數之後,這些修改才得以寫進修正案中。預計修正案中禁令的引入將是重建南北間信任的第一步。

韓國東亞大學(Dong-A University)教授Lee Sinuk 就此評論道:“北朝鮮叛逃者在獲得美國超保守力量的財政支持後,散髮了侮辱朝鮮最高尊嚴(即北朝鮮領導人——編輯部注)的傳單,並進行了北朝鮮根本無法視而不見的其他活動,這使南北和解變得更加困難,也進一步加劇了朝鮮半島的分裂。”

朝鮮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韓國非政府組織再次向朝鮮投放50萬張傳單
在他看來,在《板門店宣言》和平壤首腦會議之後,文在寅政府本能做很多事情,但甚麼也沒做成,而是將一切都交給了特朗普政府。朝韓關係發展長期以來一直呈消極態勢,因此恢復需要時間。政府稱,它這次“將正確地做一切”,但也未必會讓北朝鮮滿足。

Lee Sinuk教授說: “即使韓國政府借禁止散髮反朝傳單法律再次建議向朝鮮提供醫療用品,平壤也很難接受這一點。在韓方在這一領域建議的東北亞國家合作框架內提供抗疫設備和物品的援助,不太可能導致結束COVID-19疫情的疫苗供應的出現。因此,從朝鮮角度來看,它將很難接受韓方建議。對南北雙方來說,唯一的選擇就是保持各自完全獨立。”

不過這位韓國專家也指出,一個從事援助朝鮮的私人進步組織最近宣佈,已獲得統一部的許可,並向朝方捐贈了醫用口罩。可見,韓國需要繼續嘗試通過民間渠道尋求發展對朝關係的途徑。只有在疫情過後,才能指望恢復某種形式的官方合作。

Lee Sinuk 教授接著說:“即便是通過私人組織提供醫療產品援助,在金剛山山區開展旅遊合作以及鐵路、能源合作,需要南北雙方專家會面,但這實際上是不可能的。朝方已經表示,不管文在寅政府使用甚麼花招,都不會對此做出回應,因此,即使出台新的禁令,改變北方基本立場也不容易。”

Ким Чен Ын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朝中社:金正恩推遲針對韓國的軍事行動計劃
談到可能將反朝組織的活動轉移到中國或俄羅斯領土以規避韓國禁令時,Lee Sinuk 教授指出,肯定會進行這種嘗試,但在那裡他們將不得不面對不太客氣的中俄政府,後者很可能根本不允許他們到邊境地區。

Lee Sinuk 教授說:“一些由美國資助的基督教信徒可能會繼續採取出人意料的行動,這很可能成為嚴重阻礙南北民間交流的一個因素。但是那些在邊境地區幫助組織逃離朝鮮的基督教組織不會幫助或支持散髮傳單。因為如果他們受到中國或俄羅斯執法人員的嚴厲制裁,將破壞他們活動的基礎,而且鼓動朝鮮人逃離將變得更加困難。”

至於最活躍的朝鮮叛逃者組織,首爾肯定希望他們避免被當地政府抓獲以及朝鮮隨後引渡他們的要求,因此會提前關照他們。

Lee Sinuk 教授最後說:“為了使每個國家都能有效阻止叛逃者組織的突然行動,韓國政府可能會與各國政府共享相關數據。它也可以通知這些問題組織可能遭到所在國家執法人員的制止以及隨後受到懲罰的危險。”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