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社掌握有烏克蘭馬里烏波爾秘密監獄的證據

© 照片 : Courtesy of Vasily Prozorov衛星社掌握有烏克蘭馬里烏波爾秘密監獄的證據
衛星社掌握有烏克蘭馬里烏波爾秘密監獄的證據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找到了烏克蘭馬里烏波爾機場設有秘密監獄的新證據。這所監獄屬於“亞速”部隊,並得到烏克蘭安全局默認。
  • 機場監獄與虐待

今年三月,一名烏克蘭安全局前僱員瓦西里·普羅佐羅夫在莫斯科舉行的記者會上出示了一組照片,證明在馬里烏波爾存在一個非官方監獄,據他講,監獄位於機場的一個航站樓中;僅在2014夏秋兩季在監獄里呆過的人數就超過300。衛星通訊社記者同其中一些人見了面。

馬里烏波爾居民塔季亞娜·甘扎因在馬里烏波爾參加與5月11日舉行決定頓涅茨克州未來的全民公決有關的抗議活動而被關在機場10天。她是2014年10月30日被關進去的。

烏克蘭怕甚麼?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發佈在2014年“邁丹”事件中開火的格魯吉亞狙擊手證詞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烏克蘭怕甚麼?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發佈在2014年“邁丹”事件中開火的格魯吉亞狙擊手證詞

她告訴衛星通訊社記者,"所有的恐怖無法表達。她的鼻梁被打斷了,她的左耳聽不見。想起這些真地很痛苦。

"劊子手們經常用埋屍體的坑或溝威脅我們。一會兒暗示,她很快成為他們的一員,一會兒又威脅我們要承受心理折磨,有的囚犯還活著就被扔到死人堆了。"

當被問到有多少人被埋在那裡時,她說:"很多。許多人沒有了音信……我聽說很多,埋在了阿格羅巴札。"

她先是被關押在了"機場監獄",然後被烏克蘭安全局帶走進行調查。僅在2014年12月底在烏克蘭和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之間交換俘虜時才被釋放。現在塔季揚娜·甘扎住在受基輔控制的頓涅茨克為難民設置的一個宿舍里。據她講,她在馬里烏波爾的房子已被"亞速"官兵搶劫一空。

監獄里的另一個囚犯是馬里烏波爾的奧莉加·謝列茨卡婭。她在2014年被"亞速"士兵關了一天。她認出了在監獄里工作的烏克蘭安全局官員的照片,包括審訊時在場的瓦西里·普羅佐羅夫本人。

謝列茨卡婭說:"在機場他們威脅說,他們可以把全家人,丈夫,孩子,都帶到我面前看我受刑。但在被帶到烏克蘭安全局後,做記錄時,好像我剛被抓到。根據他們的文件,讓我下了車。而在這天之前我在哪兒了,並不知道。"

據她講,劊子手們最常用的一個酷刑就是,向躺著的人的臉上扔抹布,然後慢慢倒水,人就開始咳嗽。

她說:"水進入肺部,人就會失去知覺。他們想知道有關武器的信息,以及錢在哪裡。"

© 照片 : Courtesy of Vasily Prozorov在新聞發佈會上烏克蘭安全局前僱員普羅佐羅夫出示了監獄九名囚犯的照片--他們年齡各不相同,從穿著卡其色T恤(也許正是因為這個而被抓)的少年到兩位老人。他們身上都有被毆打的痕跡。
在新聞發佈會上烏克蘭安全局前僱員普羅佐羅夫出示了監獄九名囚犯的照片--他們年齡各不相同,從穿著卡其色T恤(也許正是因為這個而被抓)的少年到兩位老人。他們身上都有被毆打的痕跡。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2
在新聞發佈會上烏克蘭安全局前僱員普羅佐羅夫出示了監獄九名囚犯的照片--他們年齡各不相同,從穿著卡其色T恤(也許正是因為這個而被抓)的少年到兩位老人。他們身上都有被毆打的痕跡。
© 照片 : Courtesy of Vasily Prozorov在新聞發佈會上烏克蘭安全局前僱員普羅佐羅夫出示了監獄九名囚犯的照片--他們年齡各不相同,從穿著卡其色T恤(也許正是因為這個而被抓)的少年到兩位老人。他們身上都有被毆打的痕跡。
在新聞發佈會上烏克蘭安全局前僱員普羅佐羅夫出示了監獄九名囚犯的照片--他們年齡各不相同,從穿著卡其色T恤(也許正是因為這個而被抓)的少年到兩位老人。他們身上都有被毆打的痕跡。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2/2
在新聞發佈會上烏克蘭安全局前僱員普羅佐羅夫出示了監獄九名囚犯的照片--他們年齡各不相同,從穿著卡其色T恤(也許正是因為這個而被抓)的少年到兩位老人。他們身上都有被毆打的痕跡。
1/2
在新聞發佈會上烏克蘭安全局前僱員普羅佐羅夫出示了監獄九名囚犯的照片--他們年齡各不相同,從穿著卡其色T恤(也許正是因為這個而被抓)的少年到兩位老人。他們身上都有被毆打的痕跡。
2/2
在新聞發佈會上烏克蘭安全局前僱員普羅佐羅夫出示了監獄九名囚犯的照片--他們年齡各不相同,從穿著卡其色T恤(也許正是因為這個而被抓)的少年到兩位老人。他們身上都有被毆打的痕跡。

頓涅茨克的著名記者、《市政報》主編葉蓮娜·布洛哈認出了普羅佐羅夫。2014年8月她被關押在馬里烏波爾郊區的一個檢查站:記者與她的兒子和司機走老路去克里米亞,但沒想到這條路已由"亞速"部隊控制。布洛哈本人因公正報道頓涅茨克事件而早已被列入黑名單。

布洛哈想起了機場。她說:"在一個房間,有3x1米大小,有白色瓷磚(像倉庫),只有一把椅子,坐著一個臉色蒼白的女孩。那裡非常悶。 "

布洛哈的兒子也印象深刻--他被關在了男人牢房,那裡有八個人。

"他們中的一些人,據兒子講,被打得很厲害。在一個人身上甚至可以看到露出來的肋骨,另一個已經斷了腿……他們是甚麼人,後來會怎樣,我不知道,我只能猜測。應該說,馬里烏波爾特別受到右區黨(烏克蘭民族主義分子聯盟)和民族分子的鎮壓。因為馬里烏波爾是第一個承認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的。"

© 照片 : Courtesy of Vasily Prozorov"在一個房間,有3x1米大小,有白色瓷磚(像倉庫),只有一把椅子,坐著一個臉色蒼白的女孩。那裡非常悶。 "
在一個房間,有3x1米大小,有白色瓷磚(像倉庫),只有一把椅子,坐著一個臉色蒼白的女孩。那裡非常悶。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在一個房間,有3x1米大小,有白色瓷磚(像倉庫),只有一把椅子,坐著一個臉色蒼白的女孩。那裡非常悶。 "
  • 聯合國監測團記錄了16個案件

正發生在馬里烏波爾機場的事件,以及在烏克蘭和自詡共和國的其他秘密監獄,經常引起聯合國烏克蘭人權監測團的關注。
據監測團團長菲奧娜·弗雷澤透露,烏克蘭政府和自稱的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的武裝團體在五年內向衛星通訊社報告了幾百起任意拘留和/或拘留和虐待人權(如酷刑和虐待)的案件。 其中檢測團記錄了在馬里烏波爾機場境內任意拘留他人的16起案件。

© AP Photo / Sergei Grits目前,正在進行調查,以確定參與對平民實施酷刑的烏克蘭安全局官員。
目前,正在進行調查,以確定參與對平民實施酷刑的烏克蘭安全局官員。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目前,正在進行調查,以確定參與對平民實施酷刑的烏克蘭安全局官員。

目前,正在進行調查,以確定參與對平民實施酷刑的烏克蘭安全局官員。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聞發佈會上烏克蘭安全局前僱員普羅佐羅夫出示了監獄九名囚犯的照片--他們年齡各不相同,從穿著卡其色T恤(也許正是因為這個而被抓)的少年到兩位老人。他們身上都有被毆打的痕跡。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