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2 2020年07月12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中國央行前行長朱民表示,中國可能完全停止向美國硅谷投資。他說,美國人力爭把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從市場中排擠出去,以及美國在高科技領域的投資監管立法倡議將把中國風投在美國的存在變成零。

近年來,美國變成了中國投資的吸引地。而且中國投資增長最快的是高科技部門:信息技術、機器人技術、生物技術、電子產品、航空、機器製造。按照美國市場咨詢公司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的資料,中國對美國高科技部門的風險投資額從2013年的3.76億美元增長到了2018年的31億美元。中國大型科技公司在美國建立了研究實驗室。中國百度公司(Baidu)幾年前就在美國加州硅谷開設了人工智能科研中心(Silicon Valley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2017年百度公司在本公司阿波羅(Apollo)項目的框架下,在硅谷開設了第二個自動駕駛汽車研發中心,緊接著又在美國開設了第三個大數據研發實驗室——商業智能實驗室(Business Intelligence Lab)。另一個中國科技巨頭騰訊公司(Tencent)在美國西雅圖開設了人工智能研究中心。阿里巴巴公司(Alibaba)在美國成立了研究機器教育、量子計算、自然語言處理的實驗室。中國華為公司在美國的芯片子公司Futurewei在加利福尼亞開設了研究實驗室。

但現在美國不斷指控中國竊取知識產權以及強制外國公司轉讓技術。其實,這些指控也是中美貿易衝突的基礎。美國商務部提出了一份針對關鍵技術和相關產品的出口許可證制建議,其中包括機器人技術、生物技術、無人駕駛汽車等。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也承諾將仔細審議中國向美國高科技部門投資的每筆交易。

所有這一切導致美國商界和中國商界都開始放棄投資性交易。中化集團 (SinoChem Group) 董事長寧高寧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期間指出,中國投資者處於張皇失措中。他們長期以來一直認為,自己的資本在其它國家是受歡迎的,但現在忽然發現,中國的資金完全不受歡迎。美國初創企業(startup)也傾向於不同中國資本合作。路透社(Reuters)此前報道,有至少十起投資交易在最後關頭宣告失敗,因為需要通過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審批程序——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且結果不明。而對高科技公司來說,他們之間的競爭非常激烈,重要的是快速獲得資金,從而抓住新產品或技術打入市場的時刻。

中國央行前行長朱民說,現在中國資本和硅谷的供求已變成零。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這無助於美國的安全,效果多半會是相反的。因為這將使技術的發展停滯,而技術領域長期以來已經無法單靠自身力量取得成就。

卞永祖說:“如果美國簡單的阻礙中國技術發展,顯然是不符合潮流的。或許美國認為其技術仍然領先於中國,在短期內對中國的技術發展進行阻礙。但他們沒有意識到,中國實際上已經處於自己新技術快速發展的狀態中,阻礙中國技術發展對美國而言也是不利的。另外,中國可能會減少對美國高新技術的投資。近年來,中國處於一個資本“走出去”的快速發展過程中,尤其是企業對外進行了大量技術投資。例如,華為在世界各地成立了許多實驗室。這種技術投資不僅有利於中國的技術發展,也有利於當地國家的技術成長。中國在硅谷投資的企業還是屬於美國,因此也有利於美國的技術發展。如果美國單純地切斷這種投資,對美國自然會造成一些不利影響。同時,這也可能迫使中國企業把注意力轉移到國內,更多地在國內進行技術創新方面的投入。”

有意思的是,美國知識界並不支持本國的技術保護主義。美國彼得森世界經濟研究所所(PIIE)的馬丁·喬真帕(Martin Chorzempa) 寫道,針對關鍵技術和相關產品的出口許可證制建議對美國可能也沒有益處。因為高科技的應用範圍極廣,許多高科技都具有軍民兩用的性質。而要確定,哪些科技一旦落入敵手,確實可能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是極其困難的。廣泛的禁令可能只會導致美國孤立。因為其它國家也擁有許多類似技術,如果中國從美國獲得所需高科技的通道關閉,那麼中國可建議其它國家開展合作。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投資, 美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