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5 2018年04月23日
直播 :
    特朗普放棄TPP迫使日本向中國市場掉頭

    特朗普放棄TPP迫使日本向中國市場掉頭

    © REUTERS / Thomas Peter/File Photo
    評論
    縮短網址
    0 1912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流產給日本公司帶來了很多變數。它們不知道前景在哪裡,自己將承擔怎樣的風險。對於此協定能否得到修復也難抱希望。因此,他們目前不得不尋找比美國定數更高、保障更多的中國市場。中國潛力巨大,情況也更加穩定。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專家葉卡捷琳娜·阿拉波娃認為,這是日本公司向中國掉頭的主要動因之一。日本工商會有關中國的白皮書對此進行了介紹。

    去年年末,工商會對8852家日本企業進行了調查。其中40.1%回答說,他們準備擴大在中國大陸的業務。早前1年這一數字是38.1%。與此同時,想要離開中國的企業是7.1%,而此前1年的消極者數量要超過10.6%。

    從2011年開始,日本公司中就出現了積極的態勢。當時,中日關係因領土問題惡化已接近最低點。但2011年,準備離開中國市場的日本企業數量在下降。香港《南華早報》認為,中日關係走暖也在於中國經商環境向好這一因素。


    俄羅斯專家葉卡捷琳娜·阿拉波娃指出,日本企業想擴大在華存在度的想法是合乎邏輯的。

    她說:“對日企來說,最主要的事情是找到一個消費潛力大、容量高的市場。如果說,此前它們將自己的希冀放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構想上,但現在美國退出了。因此,這種希望如果說不是熄滅了,起碼也是黯淡了。目前,日本已經無法落實一年前對美國消費者的指望。因此,它們在尋找新的市場,尋找無論消費潛力還是容量都不小的市場。也許,中國是最為主要的合乎邏輯的對象。日本企業將竭盡全力進入到這個大市場當中。”


    專家還注意到其它原因。其中之一是,日本經濟潛力如果不是已經殆盡,起碼要低於東亞和東南亞發展中國家的持續增長能力。日本作為技術領先國的地位已在動搖,而中國卻在快速成長。投資方面也是這樣。中國在不斷加大國外投資,而東盟一些國家,也在積極拓展自己的對外投資,逐漸從資本純輸入國變成了輸出國。因此,日本公司的地位也在鬆動。中國市場能夠給他們帶來新的發展機遇。

    專家認為,日本經濟潛力如果不是已經殆盡,起碼要低於東亞和東南亞發展中國家的持續增長能力。日本作為技術領先國的地位已在動搖,而中國卻在快速成長。投資方面也是這樣。
    © AP Photo / Eugene Hoshiko
    專家認為,日本經濟潛力如果不是已經殆盡,起碼要低於東亞和東南亞發展中國家的持續增長能力。日本作為技術領先國的地位已在動搖,而中國卻在快速成長。投資方面也是這樣。


    日本商界希望擴大在華業務,也符合中日關係的發展趨勢。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劉英這樣認為。

    她說:“中日關係的最近幾年整體狀況是‘政冷經熱’,中日之間的經濟往來,從歷史上就很緊密。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日本和中國之間由於存在顯著的區位優勢,雙方之間的經貿關係和民間往來一直是非常緊密的,包括科技合作、能源合作和經貿往來都十分密切,彼此的經濟聯繫和紐帶作用非常強。進駐中國的日企在各國在華企業數量排名中一直位居榜首。即使在近幾年中日政治冷淡的背景下,中國公民赴日旅遊的人數也在持續增加,這都顯示了雙方民間友好關係的穩定性。而且,中國是全球130個國家最大的貿易夥伴,各個產業都有巨大潛力,中國市場擁有巨大的消費潛力,中國的巨大潛力和市場是包括日本在內的任何國家都不能忽視和放棄的。尤其是在‘一帶一路’倡議帶動下,各國企業都有意願在華投資以及更多地加強與中國的合作。”

    “日本企業在中國的發展不存在政治風險方面的問題。第一,是因為中國政局穩定,自古至今中國政府是最守信的政府,是為數不多的從未欠賬的政府。因此日企在中國不存在政局不穩所導致的風險問題。第二,是因為目前整個世界的經濟格局已經發生了改變。現在世界經濟的格局已經從冷戰時期的以歐美為中心轉移到以亞歐為核心。2008年之前,可以說G7國家在壟斷和統治世界,發達國家在全球GDP佔比過半,但是隨著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群體性崛起,發展中國家在世界經濟中的佔比已經過半。從經濟總量來看,經過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之後,發達國家GDP全球佔比已從原來的65.7%下降到45.7%,發展中國家對世界經濟的貢獻了達到80%(IMF數據),中國的貢獻率就超過30%。所以我們能看到美歐幾個國家都在實行收縮性舉措,例如美國退出TPP和巴黎氣候變化協定,這其實都是其經濟勢力下降的外在客觀的表現。面對美國退出TPP,日本經濟的增長離不開與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的貿易推動。包括韓國、日本在內的世界上不少國家依賴於中國市場,加強對中國市場的投資是非常明智的行為。第三,中國在世界經濟當中的穩定器、發動機作用日益顯著。無論是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期間,還是2008年金融危機和2009年歐債危機以來,中國都對世界經濟穩定都起到了重要的穩定器和加速器的作用。即使在美聯儲持續不停加息及縮表的背景下,人民幣匯率還是保持非常穩定,為世界經濟這條大船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壓艙石和穩定器的重要作用。日本加強與‘一帶一路’的合作才是明智之舉,實際上日本民間對加強中日經貿密切往來與合作是持歡迎和期待態度的,兩國包括經濟、旅遊和文化等各領域的交往並未因政治因素而阻斷。中日之間也有很多可以值得相互借鑒的東西,我們應該理智看待兩國間的問題。”


    觀察家們認為,日本公司數量在華市場增加或在一定程度上對地區一體化趨勢造成影響。可以期待,在構建中-日-韓自貿區談判方面也能有所進展。與此同時,日本人在本國一體化政策方面並不那麼靈活。他們有一體化的意願,但總體來說,他們針對貿易保護主義和貿易自由化比例的原則立場很難有所改動。他們依然堅持關閉本國農產品市場,同時想在維繫本國貿易保護主義政策背景下渴望獲得進入他國市場的更多優惠條件。而其夥伴國,比如中國,也在積極修正自己的一體化進程立場。中方在力圖提高一體化的質量。因此,觀察家們並不想對三國自貿區談判的速度和結果作出預測。

    關鍵詞
    日本,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