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1 2021年09月26日
體育
縮短網址
作者:
0 24

據法國國際新聞頻道「法蘭西24電視台」(France 24)報道,由於新冠病毒大流行議定書的問題,古巴國家隊不被允許參加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協會杯(CONCACAF gold Cup)選拔賽。這不是美國第一次剝奪古巴運動員在其領土上參加各種比賽的機會。這些決定到底出於甚麼原因?請在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的文章中瞭解這一點。

由於新冠病毒大流行議定書和「簽證問題」妨礙古巴人前來參加比賽,本該在週六舉行的古巴和法屬圭亞那之間的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協會金杯預選賽被取消。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協會宣佈,法屬圭亞那將晉級第二輪預選賽,將在週二對陣特立尼達和多巴哥,爭奪在金杯中的位置。

古巴國家隊的悲傷故事不是美國與古巴關係史上唯一的一個故事,這讓人不得不思考,古巴運動員不被允許入境美國並非偶然。

大逃亡

運動員叛逃在古巴是一種經常發生的現象。例如,兩屆奧運會冠軍、世界拳擊冠軍吉列爾莫·里貢多(Guillermo Rigondeaux)在2007年里約熱內盧泛美運動會會期間逃離了本國國家隊的所在地。除里貢多之外,當時另一位古巴拳擊手、2005年世界冠軍埃里斯蘭迪·拉拉 (Erislandi Lara) 也從國家隊逃走了。

2013年,在莫斯科舉行的世界田徑錦標賽上,發生了一起轟動一時的事件。儘管古巴運動員奧蘭多·奧爾特加(Orlando Ortega,2011年泛美運動會銅牌得主、2016年里約奧運會銀牌得主)在那場比賽中被寄予厚望,但他還是開小差逃跑了,此後效力於西班牙。

但對古巴人來說,美國一直是最誘人的地方。問題在於,古巴公民此前可以根據所謂的乾濕腳政策(Wet feet, dry feet policy)來獲得美國居留許可。這意味著每個入境美國的古巴人都有權取得合法身份。那些遭到美國海岸警衛隊拘留的移民被遣返回國。這種作法幫助了整整一系列的抵美的古巴運動員脫離國家隊,開啓新生活。

例如,在2015年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協會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國家隊的比賽前,古巴國家隊門將阿拉爾·阿奎勒斯(Arael Argüellez)離開酒店並逃跑。前鋒凱倫·加西亞(Kailen garcia)此前就已經逃跑。由於6名球員和主教練勞爾·岡薩雷斯(Raul Gonzalez)因簽證問題沒能前往美國參賽,古巴隊當時只剩下15名球員。

同年7月,參加多倫多泛美運動會的古巴草地曲棍球隊有一半隊員逃往美國。當時一共有20名隊員逃離了古巴國家隊的所在地,其中包括8名女子曲棍球隊隊員和全部四名賽艇運動員。參加泛美運動會的古巴運動員則一共有150名。
乾濕腳政策由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於1995年引入,以管理古巴人的海上移民狀況。古巴島和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海岸僅相距145公里,移民們試圖戰勝這段距離。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到2018年,已有130萬人從古巴移民到美國。

美國在各個層面上試圖抵制運動員普遍移民的情況。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在卸任前的最後一個外交政策姿態就是決定廢除乾濕腳政策,停止向沒有簽證入境美國的古巴公民發放居留許可。古巴顯然對叛逃者的浪潮不感興趣,稱這一決定是「古巴與美國雙邊關係向前邁出的重要一步」。

此後,奧運簽證幾乎成為古巴運動員試圖移民美國的唯一機會。

今年5月,就在美國佛羅里達舉行的東京奧運會棒球美洲區預選賽(Baseball Americas Qualifier 2021)開始前僅一周時,古巴隊還沒有取得前往美國的簽證,他們試圖在三個以上的國家申請簽證: 墨西哥、巴拿馬和圭亞那。時間一直拖到最後一刻。在預選賽開始前僅一天時,球員的簽證終於獲得批准

結果剛到美國,古巴棒球國家隊的四名最佳球員就叛逃了,與當地俱樂部簽訂了合同。他們分別是古巴隊的最佳投手拉扎羅·布蘭科(Lázaro Blanco)、前途無量甚至拒絕與日本俱樂部簽合同的安迪·羅德里格斯(Andy Rodríguez)、塞薩爾·普列托(César Prieto),甚至還有球隊的心理咨詢師。

體育原則本身因美國和古巴之間的移民政策遭到破壞,整個團隊都被剝奪了為祖國效力的機會,就像2021年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協會金杯預選賽一樣。或許,為瞭解決這個多年的積弊,將預選賽的地點改到另一個國家,或者在古巴領土上舉行比賽,會更合理一些。

關鍵詞
體育, 古巴, 美國, 美古關係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