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0 2021年10月17日
社會
縮短網址
0 71

2020年是抖音短視頻估計版(TikTok)應用程序的轉折之年。今天的TikTok不僅是用戶消愁解悶的工具,它還成了高效的賺錢手段:廣受歡迎的TikTok博主可能因自己發佈的內容收穫得幾百萬美元的收入。TikTok社交網絡的影響力增長的如此之快,以至於在一些國家中,它還成了擴展政治影響的工具。據俄羅斯紐帶新聞網(Lenta.ru)的介紹,作為一款中國應用程序,TikTok在一年內就征服了全世界。

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大流行似乎成為TikTok平台存在以來的另一個主要增長點。 在8月底,TikTok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下載量上均排名第一,儘管特朗普政府對該應用程序一度施加壓力。如果說2018年1月全球每月僅有大約5500萬活躍TikTok用戶,那麼到2020年7月,這一數字已達到7億。到2020年8月該應用程序在全球的下載量為20億次。

12月,蘋果發佈年度總結,稱來自北京的TikTok服務成了俄羅斯最流行的免費應用程序,但2019年12月TikTok僅佔排行榜第10名的位置。

挑戰

TikTok的主要趨勢之一仍然是挑戰。「玩轉開關挑戰(Flip the Switch Challenge)」是2020年最流行的快閃活動。它的創意相當簡單:兩個人在音樂的伴奏下在鏡子前跳舞,但在某個時刻進行剪輯,視頻主人公互換衣衫。
自然地,出現了與隔離有關的挑戰。比如,#RealLifeAtHome快閃活動的參與者們展示了,如何在新條件下生活。

 

 

盈利

儘管TikTok在美國遭遇多重壓力、在印度遭到封鎖,但其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 Dance)的資本是隨著用戶人數的增加而成比例增加的。僅2020年一季度,字節跳動公司就賺到了56億美元——同比增加130%。
平台博主們的收入也和公司盈利一起增加。明星博主與廣告商直接簽署合同,或者銷售自有品牌服裝。
收入最高的TikTok明星博主是19歲的美國姑娘艾迪生·雷·伊斯特林(Addison Rae Easterling)。她在12個月內就掙了500萬美元,甚至為了繼續賺錢而從大學休學。
TikTok明星的超高流行度吸引了電視台的注意。為了試圖吸引TikTok用戶受眾的關注,青少年百萬富翁成了電視節目的常客。

政治武器

TikTok這款應用如此富有影響力,以至於在國家層面上也無法忽視它。2020年有幾個國家不約而同為了政治目的而利用TikTok社交網絡。今年10月,韓國總統府青瓦台(Cheong Wa Dae)在TikTok上註冊了一個官方賬號,以影響年輕人,促他們參與政治。

委內瑞拉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ás Maduro)也開設了TikTok賬號,他發佈了一段視頻,講述政府的工作。俄羅斯聯邦共產黨也擁有TikTok賬號,發佈黨的活動的視頻。儘管攻擊TikTok應用,但包括佛蒙特州聯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內的許多美國政治家都在TikTok上發佈視頻。

關鍵詞
抖音, 社會, 2020年度總結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