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3 2021年09月29日
社會
縮短網址
作者:
0 24

面對多所高校和多州政府聯合起訴的壓力,特朗普政府放棄留學生簽證新規,不再要求秋季學期只有網課的留學生離境。然而,專家認為,特朗普未必會放棄限制學界人員交流的政策,因為禁止性措施首先針對的是中國學者和學生。

上周,美國兩所高等學府——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向聯邦法院提起訴訟,就留學生簽證新規控告美國政府。此舉得到了全國大約200所大學的支持,成千上萬的學生在社交網站向白宮喊話,一些政客也表示反對取消簽證。

柯氏策略咨詢公司總裁、中美教育基金特別顧問、美中貿易委員會前會長柯白 (Robert Kapp)向衛星通訊社評論道:

「我很高興,面對來自美國高校和各州數十名總檢察長在司法層面提出的眾多抗議,政府能夠決定撤銷可能導致因疫情轉為線上上課的大量留美學生的簽證作廢的輕率命令。因為這個錯誤命令會影響到從社區學院(community college)到最領先科研機構的絕大多數美國高校。」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政府已經討論過禁止中國公民在美國高校接受教育和培訓,特別是在創新和技術領域。之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宣佈,限制對可能「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有關」的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發放簽證。專家認為,這些「關聯」本身幾乎是無法追查的,再說,大多數的科學研究和技術開發絕非出於軍事目的。 

而一個月後特朗普政府出台的留學生簽證新規實際上也是針對中國留學生。畢竟中國留學生佔所有留美國際學生的三分之一左右,在數量上遠遠超過其他國家。

華東師範大學亞太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陳弘教授向衛星通訊社解讀了特朗普向中國學者和學生頻頻發難的原因。 

他說:「目前特朗普面臨疫情和大選的雙重壓力,於是特朗普當局加大攻擊中國的力度,企圖轉移國內視線。民眾對美國疫情控制和種族主義的強烈不滿情緒需要宣洩,只有捏造外敵威脅,不斷強化民眾的外敵意識,才能有效為自己推卸責任,塑造出一個強勢總統的形象,進而為大選加分。儘管在國內高校壓力下,美國政府不得不撤銷了對留學生簽證的新規,但是其目的顯然並未達到。美國政府的目的並不單純是針對高校恢復線下教學,而是打壓佔留美國際學生1/3的中國學生。因此可以想見,有關當局還會製造其他藉口,對中國留學生進行壓縮和限制。」 

柯白認為,特朗普政府未來不太可能放棄自己的計劃。他表示:「和其他對此命令震驚不已的許多美國人一樣,我也無法對這種命令的出現給出任何合理的解釋。我很高興,現在我們可以不用再琢磨想出這一命令的人的腦迴路了。然而,導致這則命令產生的(美國政府的)那些意圖未必會隨之消失。」

根據美國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4月份的報告,中國學生每年為美國高校帶來約150億美元的收入。一些數據顯示,在美國註冊的所有新專利中中國佔10%。據《自然》雜誌報道,美國學者發表的科研文章中近40%為合著,而其中25%合著者為中國學者。若中國留學生人數減少或者甚至全面禁止他們赴美學習,可能會重創美國整個教育體系。美國專家不斷發出這樣的警告,因為損失這部分收入可能導致為美國學生安排的課程減少。

《自然指數》數據顯示,中國和美國在科研領域的合作全球領先,而且,兩國彼此之間合作比與其他任何一個國家的合作要多得多。如果美國因擔心技術成果被盜而避免與中國合作,那麼美國還會剩多少可以被盜的東西? 

顯然,特朗普政府並不關心這個問題。陳弘認為,有多個原因。

他表示:「美國反華遏華的一個重要步驟,是加快與中國全面脫鈎的範圍和節奏,脫鈎早已不僅僅局限於經貿領域,而已經擴展到了科技和教育領域。減少同中國在教育與科技領域的合作,表現在降低中國在美留學人員的數量,限制美中科研合作,甚至減少美國高校的漢語教學,其目的在於,第一,限制中國留學生和訪問學者在美國從事科學技術的學習交流,從而遏制中國的科技發展和進步的勢頭。第二,降低美國教育機構對中國留學生的依賴,對美國國際教育強制實施去中國化,為更進一步全面與中國脫鈎做準備。第三,減少美國教育、文化、社會領域對中國的認知,有助於華盛頓當局進一步煽動中國威脅論,妖魔化和污名化中國。」 

現在的情況讓人遙想起美國在上世紀50年代開展的「獵巫行動」。當時許多傑出學者都被卷到麥卡錫主義的車輪之下,其中包括中國著名科學家錢學森。他從麻省理工學院和加州理工學院畢業後留美工作,從事航空學研究。他在美國呆了20年,如果不是被控「同情共產主義」,並被驅逐出境,可能並沒有回國的打算。周恩來稱錢學森被迫回國是美國送的一份大禮,因為錢學森為中國航天業的發展做出巨大貢獻,被譽為「中國航天之父」,而且在彈道導彈研發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

關鍵詞
中國, 美國, 合作, 留學生, 簽證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