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 2021年09月25日
科技
縮短網址
作者:
0 355

中國擁有全球第二大人工智能(AL)公司,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的報告指出。報告稱,中國佔全球AI公司的四分之一。中國的人工智能市場規模2020年增長13.75%,達到434億美元——增速高於世界平均水平。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中國提出了到2035年成為AI全球領導者的目標。在此之前,根據《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人工智能產業的規模應該達到1500億美元。目前美國在AI方面處於領先地位,主要在基礎研究以及算法、硬件和軟件方面。例如,最受歡迎的開源機器學習平台——TensorFlow、Pytourch、Microsoft Cognitive Toolkit就由美國製造。中國試圖建立自己的機器學習平台,例如百度的PaddlePaddle。但是,即使在中國開發商中,它們也不是很受歡迎。

機器用於計算和處理數據的芯片也是如此。阿里巴巴和百度等中國公司正在努力為人工智能開發特殊芯片,甚至取得了一些成果。 2019年阿里巴巴宣佈能夠製造漢光800芯片,該芯片每秒可處理比競爭對手更多的圖像。但是,西方製造商的產品——Nvidia、AMD、Xilinx——到目前為止具有更廣泛的應用領域,儘管它們在某些特性上可能較差。

實際上這是中國AI發展的主要特徵。中國在人工智能應用領域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像曠視科技(Megvii)或商湯科技(Sensetime)這樣的中國公司在開發用於面部識別系統的AI方面取得很大進展。另一家公司科大訊飛(iFlyTech)是語音識別應用程序的領導者。Google中國前負責人、創新工場(Sinovation Ventures)創始人李開復認為,由於機器學習所需的大量數據,中國在應用人工智能開發方面要好於其他國家。但是,正如芯片事件所表明的那樣,對中國來說,打造基本的技術能力以確保其與外部供應商的獨立性至關重要。美國仍然具有優勢,因為它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人才。全球約有一半的頂級AI專業人員在美國工作。在中國這類科學家所佔的份額要小得多。但是,中國對外國科學家和專家的吸引力越來越大。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在5到10年內中國將能夠在AI方面超過美國。

時事評論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戎說:「當前美國依然在人工智能領域的人才、硬件和算法方面領先,原因在於美國利用其引進人才戰略,以優厚待遇吸引世界各國的頂尖人才,這就容易為美國保持硬件和算法優勢提供便利和基礎。然而隨著中國綜合勢力的提升和引進人才政策的與時俱進與優惠性傾斜,越來越多的世界頂尖人工智能人才會傾向於選擇中國,而不一定永遠是美國。另外中國在人工智能的數據和應用能力方面已經領先,如果照目前的中國趕超速度計算,在5到10年內,中國在人工智能領域就有可能與美國比肩,甚至超越。」

中國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進步令華盛頓感到擔憂。美國國家安全人工智能國安委員會向美國總統和國會提交的一份專家報告稱,美國必須增加對人工智能的投資,否則它將在這方面輸給中國。AI技術與軍工聯合體關聯的觀點貫穿整個報告。

應當指出,幾十年來美國一直注重發展「重型」軍事裝備,例如軍艦、航空母艦等,而在人工智能技術的軍事應用方面已經落後於中國。報告作者警告說,時間還沒有完全丟失,但是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儘管整個美國勢力強大,但中國將會利用基於群智能的無人機在潛在的軍事衝突中戰勝美國。為了防止中國的技術能力快速發展,並保持美國至少連續兩代在芯片領域的領先地位,建議繼續實行限制將最新一代芯片生產設備供應給中國的政策,還要密切監控其他高科技對中國的供應。

北京早就知道美國已開始竭力採取限制中國技術發展的政策。此外,中國很早就意識到了與美國進行技術對抗之前發展自己的創新的重要性。至少出於經濟原因:為了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中國需要創造具有更高附加值的產品。早在2015年《中國製造2025》計劃就已發佈。根據這一計劃,中國將對現有工業基礎進行大規模的信息化和更新,以及在工業、科學和技術關鍵領域實現進口替代。美中關係的惡化更使中國政府相信既定路線的正確性。人工智能是一項可以顯著改善社會許多領域、提高勞動生產率並為技術突破創造機會的技術。

因此,正如專家周戎所說,無論如何,中國將特別關注人工智能的發展,「發展人工智能的意義在於使得我國工業化程度更高,人民的生活質量更高,人工智能一定會給全社會帶來更多的便利,也會全面提升我國民眾的科技能力和勞動力素質,推動我國在經濟和科技上追趕發達國家全面提速。目前我國人工智能尚未普及,但發展人工智能的意願愈發明顯。中國青年一代對人工智能的期望值很高。我國已經在部分領域領跑。人工智能加上未來區塊鏈的引入將全面更新我們的科技理念和科技環境,必然加速我國的改革和發展進程,使得我國的出口行業將逐步全面完成全方位高技術含量的產品出口,徹底改變中國的出口結構和貿易結構,提前在高技術含量產品的生產和出口方面,尤其是研發轉化為生產力方面實現飛躍。」

儘管目前美國認為中國是技術上的第一大競爭對手,並千方百計限制中國的發展,但以後華盛頓會被迫改變其策略。周戎專家認為,如果中國在全球人工智能產業中佔有一定的比重,美國將不得不與中國合作。

他接著說:「儘管拜登政府上台後聯合歐洲、日本打壓中國,但隨著中國人工智能領域的繼續推進,美國遲早會再度與中國合作,這是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的。隨著中國研發人工智能的環境逐漸寬松,美國與中國之間的人工智能合作還會小步推進,不會完全中斷。而且失去與中國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意味著美國失去擴大14億人口的人工智能產品市場,這顯然得不償失。另外,人工智能將加速成為構建現代化數字經濟體系和推動社會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驅動力量。」

在中國已經取得重大進步的那些領域,例如,電信領域,沒有中國的參與是不可能的。因此儘管華盛頓給華為製造各種障礙,但美國商務部已允許美國公司與中國合作夥伴合作開發5G通信標準。在華為擁有5G專利最多的情況下,華盛頓意識到,如果不與中國合作,它將被排除在制定新標準的過程之外。

中國在國際標準化組織中具有很強的地位。在不到10年的時間里,ISO技術委員會秘書處中的中國代表人數增長了73%。聯合國專門機構——糧農組織、國際民航組織、國際電聯、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有中國代表領導。

在人工智能領域,中國政府也意識到制定國際標準的重要性,因此正努力走在這一進程的前列。去年秋天在烏鎮舉行的一次會議上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任賢良呼籲各國立法機關加強合作,制定規範人工智能技術全球發展的法律規範。2018年中國發佈《人工智能標準化白皮書》,標誌著朝著這個方向邁出了第一步。現在正在考慮將中國白皮書中提出的約20種標準被ISO採納。這可以認為是中國在制定國際AI標準方面的初步成功。

關鍵詞
人工智能,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