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6 2021年09月29日
科技
縮短網址
0 0 0

中國正在制定對人類基因進行編輯以及與此相關的科研工作的立法限制。法案將被提交給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在法案獲得通過的情況下,人類基因編輯科研領域將受到嚴格管控。

例如,新華社報道,將制定通知參與研究的病人關於試驗細節及其可能後果的明確程序。此外,任何人類基因編輯試驗最初都應該得到包括倫理委員會在內的行政主管部門的批准。只有在獲得專門許可的情況下,可以開展具體試驗。

2018年,中國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宣佈了一對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的消息,之後就出現了有必要對改變人類基因的試驗進行法律監管的問題。賀建奎對胚胎基因進行了編輯,以便兩個小孩未來不易感染艾滋病病毒。這項試驗在中國和全球科技界引起了極大的憤慨。首先,無法準確確定,基因編輯是否有助於一個父母感染艾滋病的孩子獲得抵抗此病的免疫力。第二,基因編輯對健康還有哪些副作用?全球科技界紛紛指責中國學者賀建奎不負責任,指令不准再在人類身上開展此種高風險的試驗。

中國學者賀建奎所採用的基因編輯技術Crispr-Cas9是美國發明的。Cas9是一種與CRISPR適應性免疫系統有關的專門的蛋白質。借助於這種蛋白質,可以查出機體內的DNA異質片段、消滅它們,從而取代為新的DNA片段。簡單來說,基因編輯技術有助於對DNA進行編輯。在美國和歐洲,基因編輯技術多年來只在實驗室條件下在個別生物材料上測試過,但因為道德-倫理和科學問題尚未解決,從未在活人身上測試過基因編輯技術。

但在中國,在該領域缺乏法律監管的條件下,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獲得迅猛發展,且已經在活人身上進行過測試。比如,浙江杭州市腫瘤醫院試圖借助基因編輯技術治療癌症:從病人身上抽血,在實驗室中借助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分離出抑制免疫系統抗擊惡性腫瘤細胞能力的DNA片段。切除這些DNA片段後,再把帶有DNA變種結構的細胞輸回患者體內。學者們期待,這樣做使患者機體本身開始與疾病做鬥爭,從而戰勝癌症細胞。

儘管全球科技界不贊許杭州市腫瘤醫院在腫瘤病人身上所作的試驗,但至少中國對這種試驗的看法是中立的。杭州市腫瘤醫院副院長,放射腫瘤學主任醫師、教授吳式琇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採訪時表示,院方只在那些嘗遍其它腫瘤治療方法但證實無效的病人身上開展過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試驗。此外,試驗是在得到患者的知情同意後進行的。

但中國政府本身也無法忍受對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的試驗,因為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學者賀建奎違反了中國生效已久的其它法律。首先,中國政府指出,賀建奎誤導病人,向他們展示了偽造的倫理委員會結論,稱倫理委員會似乎同意開展基因編輯嬰兒試驗。此外,參加試驗的是幾對患有艾滋病的夫妻,但按照中國法律,不得向艾滋病感染者提供輔助生殖服務。最後,連學者賀建奎供職的南方科技大學領導層甚至都不知道他正在開展何種試驗。因此,基因編輯雙胞胎誕生的試驗引起了中國政府的強硬批評,政府決定制定強硬監管基因編輯科研活動領域的相應法律。

清華大學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科學家在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採訪時說,儘管立法規範當然是需要的,但也不要對科研活動監管到令學者們不再決定從事任何試驗的程度,這仍然非常重要。他說,基因編輯對未來世代的人類來說非常重要,不應該放棄這個有前景的科研領域。

他說:"針對基因編輯的法律出台很重要,但全面禁止基因編輯的做法並不可取。既要禁止一些明顯會產生危害的基因編輯實驗,也不能太嚴格限制以至於沒人敢於嘗試。中山醫科大學的黃軍就教授曾對一個已經死亡的胚胎進行基因編輯,在胚胎里清除了地中海貧血症的基因。實驗做完之後全世界一片質疑之聲,一百多位科學家聯名簽字,反對對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認為這個做法違反了倫理道德。但是,事隔一年之後,這個實驗又被認為是科學方面的重大突破,很多國家,首先是英國,也開始進行相關實驗。我認為未來這個技術一定會用於人的身上,因為人的生老病死都跟基因有關係,如果全面禁止,那科學就沒辦法進步了。所以,在特定的情況之下,譬如說對於絕症晚期的病人,取得病人及其家屬的同意,在科學家的簽字作證下,證明這個手術是可以做的,並明確告知病人及其家屬手術可能存在的危害,相關基因的編輯的手術就可以實行。因為如果到了疾病後期,病人沒有別的救治方法,也許用基因編輯的方法有5%的生存希望,為病人提供一些生存的可能性,這個做法還是可行的。賀建奎和他的團隊在進行實驗時,沒有同行科學家做見證,也沒有明確告知患者基因編輯可能的危害,因此是不對的。所以我認為,立法是必要的,可以更好地規範有關人類基因編輯的實驗,但是全面禁止是不可取的,會阻礙科技的進步。"

猴子基因編輯模仿人類大腦發育
© Sputnik / RIA Novosti/ Alina Polyanina, Depositphotos / SergeyNivens
全球科技界對基因工程持謹慎態度。比如,在美國,為了開展某些人類基因手術,需要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許可。監管機構沒有頒發Crispr-Cas9人類基因編輯技術的試驗許可。結果是,從一方面來說,這項技術是美國發明的;從另一方面來說,各種理論問題無助於把突破性方法引進到現實生活中。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學者們不久前查明,新方法不僅將對基因進行必要的改變,還能夠觸及基因的其它片段,這會引起一些意想不到的基因突變。學者們先利用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治好了兩只小白鼠的失明症,然後對這兩只小白鼠的基因進行測序。結果顯示,在每只小白鼠的基因內都找到了1500個突變。學者們指出,這並不太多,而且這些基因突變不會對小白鼠的健康狀況產生任何影響。但這項研究說明,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的應用存在潛在的風險。哥倫比亞大學認為,這項技術似乎需要進行完善。

中國開展的基因編輯試驗目前還沒有證實這種方法的效果。基因編輯雙胞胎是在2018年年底誕生的,目前尚不清楚,未來她們身上會發生甚麼故事。吳式琇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採訪時稱,杭州市腫瘤醫院開展的基因編輯試驗是成功的。但遺憾的是,許多試驗參加者現在都已經離世。

關鍵詞
中國, 人類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