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 2021年10月26日
俄中關係
縮短網址
0 250

朗讀俄中作家的詩歌、暢談與中國同行們合作的感想、結識新書、籌備第四屆中俄青年作家論壇……一個致力於俄中兩國文學交流的晚會在莫斯科成功舉辦。

這次由俄中友好協會組織的活動以混合形式舉行,這在疫情期間早已司空見慣。不僅是客人們豐富有趣的表演和演講,而且大廳里充滿著的熱情以及真正的創意氛圍,都給與會者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瓦西里耶夫《中國文學史綱要》現代版封面
© 照片 : 世界首部中國文學史專論
瓦西里耶夫《中國文學史綱要》現代版封面
俄中文學交流有著近三百年的悠久歷史,即使在最困難的時期也沒有中斷,著名作家兼翻譯家奧列格·巴維金在致辭中強調。他多年來一直擔任俄羅斯作協外交委員會主席一職。他回憶說,俄羅斯讀者是歐洲第一批接觸從中國文學作品原文譯文的人。其中包括17世紀小說《好秋傳》(《美滿婚姻》)的節選。它發表於1832年偉大詩人亞歷山大·普希金編輯並出版的《北方之花》文集中。 1880年聖彼得堡漢學家瓦西里·瓦西里耶夫撰寫了世界上第一部關於中國文學史的研究。

莫斯科國立大學亞非學院中文教研室副教授尤利婭·德雷茲 斯介紹了中國現代文學發展的新趨勢以及中國作家將文學作品翻譯成俄文的現狀。來自莫斯科的作家兼散文家葉連娜·圖盧捨娃 、來自沃洛格達北部的詩人 格里戈里·舒瓦洛夫、奔薩國立大學文學系主任安娜·季馬科娃 分別談到了對2015、2017、2019年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的印象。

  • 安娜•季馬科娃在發言
    安娜•季馬科娃在發言
    © Sputnik / 馬岑科
  • 晚會組織者合影
    晚會組織者合影
    © Sputnik / 馬岑科
  • 1996 年的錄像。拉蘇爾•加姆扎托夫在俄羅斯作協的一個晚會上發言。
    1996 年的錄像。拉蘇爾•加姆扎托夫在俄羅斯作協的一個晚會上發言。
    © Sputnik / 馬琴科
1 / 3
© Sputnik / 馬岑科
安娜•季馬科娃在發言

在俄中友好協會舉辦的整個晚會上都可以聽到俄文和中文的詩歌,而在晚會快要結束時,觀眾還有機會觀賞1996年錄制的獨一無二的視頻。俄羅斯文學界領軍人物也出席了在俄羅斯作協舉辦的致力於加強與中國文化聯繫的晚會。達吉斯坦著名作家拉蘇爾·加姆扎托夫在談到他的中國之行時,講述了有關上海普希金紀念碑的戲劇性故事。1937年由俄羅斯流亡者們建造的偉大俄羅斯詩人紀念碑被日本侵略者摧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對其進行了重建,但在「文革」期間又被紅衛兵摧毀;1987年在當代中國再次被重建。傳奇般的兒童作家、俄羅斯國歌歌詞作者謝爾蓋·米哈爾科夫 回憶起他在 1949 年中國領導人訪問蘇聯期間,在斯大林 為迎接毛澤東舉辦的國事招待會上發生的一件趣事。 業餘愛好者的一段 25 年前的視頻記錄了已經離開我們的蘇聯文學經典作家的現場演講。

© Sputnik / Yuri Abramochkin
上海普希金紀念碑

俄中友協此次晚會的成功舉辦在很大程度上應歸功於晚會的主持人。文化與人文主義合作委員會主席基里爾·巴爾斯基是一名職業外交官,擁有特命全權大使職銜,也是一位才華橫溢的詩人和散文作家,俄羅斯作協成員。基里爾·巴爾斯基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就文化交流在俄中關係發展中的作用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基里爾·巴爾斯基說:

巴爾斯基
© 照片 : 祖赫拉•蘇丹諾娃攝
巴爾斯基
「俄中文化交流是發展兩國和兩國人民友誼的堅實基礎,無論世界和我們兩國發生甚麼。俄羅斯現在與中國的關係非常好,達到了真正的前所未有的水平。與此同時,許多人注意到我們兩國人民關係的發展並不總能跟上兩國關係高速發展的步伐。我深信,文化本身所承載的強大力量能夠將這些關係提升到一個全新的、無與倫比的更高水平。

「以中國文化為例。正如我們的老師,著名的漢學家所說,中國文化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它是一個完整的銀河系,它的魅力在於它獨具特色。具有創造性思維、好奇心的人——在俄羅斯有許多這樣的人——對中國文化的興趣一定會經久不衰。在中國也是一樣。在那裡,無論是在我們兩國之間的困難時期,還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對俄羅斯的興趣都沒有消失。這表明文化的吸引力可以克服任何困難。這意味著我們在俄中友好協會在文化領域所做的工作具有重要意義和美好前景」。
關鍵詞
文學, 俄羅斯,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