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0 2021年06月17日
俄中關係
縮短網址
作者:
0 1113

美國「阿爾忒彌斯」登月計劃(Artemis program)已有10個國家參與。目前俄羅斯和中國達成了共同探索月球的協議。夥伴們是否需要其他國家的幫助,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會叫上哪個國家?請在俄羅斯衛星俄新社的文章中瞭解這一點。

在探索月球的當代太空競賽中,正在出現兩個相互競爭的集團,一個由美國及其在「阿爾忒彌斯」項目框架內的盟友組成,另一個則由俄羅斯和中國以及兩國聯合創建富有前景月球基地組成。當前的這兩個主要項目將塑造人類探索地球天然衛星的未來。

5月底,韓國與澳大利亞、加拿大、意大利、日本、盧森堡、阿聯酋、英國、新西蘭、烏克蘭和歐洲空間局(ESA)一道兒,成為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阿爾忒彌斯」登月計劃的第十個成員。該項目是由特朗普政府宣佈的,他承諾「讓美國人重返月球」。

今年3月,俄羅斯和中國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合作建設國際月球科研站(ISL)的諒解備忘錄》。許多專家經常將這兩個主要登月計劃視為政治性的,因此預測可能還有更多支持美國的國家會加入「阿爾忒彌斯」項目。與此同時,北京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焦維新認為,系列國家參加「阿爾忒彌斯」項目完全沒有剝奪他們加入俄中聯合項目的可能性。

「因為美國搞‘阿爾忒彌斯’計劃,政治傾向還是比較明顯的。正像有說法稱,美國在搞月球的‘小北約’,但是參加過這個計劃的國家不一定都跟美國一樣有這樣的想法,或者至少不會像美國的想法那樣強烈。因此其他的國家也並非都是‘鐵板一塊’,所以,無論從政治方面考量,還是從技術上考量,可能還是自己的想法」,焦維新認為。 最有可能的候選人之一可能是歐洲空間局。歐洲空間局對合作持開放態度,並且已經與俄羅斯開展了共同探索火星的項目。幾年前,中國恰好也與歐洲空間局討論了月球基地項目。

「我覺得首先還是應該積極邀請歐盟的一些國家。因為多年來不管是俄羅斯還是中國,在航天方面都跟歐空局有比較密切的合作,過去也有很好的合作。比如,這次中國探測火星也得到了歐空局數據的支援,中國也把探月的數據與歐空局共享,我覺得這是合作的基礎。之前歐空局有兩個主張是比較強烈的,一個是建立‘月球村’,另一個是用3D打印技術,以月壤為材料,建立月球基地。而這兩個主張都是只有在月球表面才能進行的」,焦維新認為。

中俄正積極準備探索月球

中國計劃在2024年發射嫦娥六號探測器,在位於月球背面的南極-艾特肯盆地採集樣本,並將其運送到地球。計劃借助嫦娥七號探測器對上述地區的資源進行進一步的詳細探索,爾後借助嫦娥八號探測器在月球表面進行關鍵技術測試,以便為科研站的建設和3D打印技術的測試做準備。

俄羅斯計劃於2021年10月發射「月球25號」(Luna 25)探測飛船。目標是在極地附近南緯地區實現軟著陸和進行科學研究。還計劃在2025年左右發射「月球26號」(Luna 26)軌道站和「月球27號」(Luna-27)下降飛行器。
基地的直接建設可能在「月球28號」(Luna 28)號和嫦娥八號工程實施期間進行,也就是在2026年至2030年間。第一個月球基地將完全自動化,它的任務是為人類登上月球做準備。

「我們第一步就是先建設一個不去人的月球科考站,利用現有的條件,先通過機器人對月球各方面進行考核,等以後人上去的時候,可以為人類要做的工作做好充分的準備。因為畢竟人去的話風險高,而且花費大,因此一旦人進入月球科考站就要有很高的工作效率,才能達到預期的科學成果」,焦維新解釋說。

據俄羅斯媒體報道,下周,在今年將在聖彼得堡舉行的2021年全球航天探索大會(GLEX-2021)上,俄羅斯國家航天集團公司(Roscosmos)和中國國家航天局(CNSA)將提出創建月球基地的路線圖。在活動舉行期間,可能會有消息傳出,哪個國家將同意加入俄中探月任務。無論如何,俄羅斯國家航天集團公司和中國國家航天局此前已經邀請了一些合作夥伴參與國際月球科研站項目,並希望在2021年全球航天探索大會期間獲得他們的第一反應。

月球上的合作能否有助於中印兩國忘記地球上的分歧?

新德里國防研究與分析研究所(IDSA)高級研究員艾傑·拉勒(Ajey Lele)在《太空評論》雜誌(The Space Review)的一篇文章中,提出印度是加入中俄月球任務的絕佳候選人。

2014年9月,印中曾簽署諒解備忘錄,鼓勵兩國在研究和利用宇宙空間進行遙感衛星研發、通信和科學實驗方面的交流與合作。由於政治分歧,這些意願往往只停留在紙面上。拉勒表示,俄羅斯作為印度在太空領域的長久合作夥伴,在這種情況下可以充當仲裁者,確保幾個國家安全聯合探索月球。印度宇航員正在俄羅斯接受培訓,聯合導航項目正在開發之中。

焦維新表示,印度其實可以成為月球計劃的好夥伴。

「我覺得邀請印度參加是有可能的。從這兩方面考慮,第一,儘管印度在政治上對中國有一些成見,並且在邊境上跟中國有一些糾紛,但從中國對但疫情期間中國主動地幫助印度,表達了中國人民對印度人民友好的願望。第二,上合組織印度也參加了,而且印度跟俄羅斯的關係一直比較好」,焦維新認為。

此外,拉勒認為,太空合作可以幫助中國和印度消除地球上的許多分歧。中國與印度的太空合作也可能妨礙美國在亞洲利用印度對抗中國。

與美國合作是否可能?

儘管俄羅斯、美國和中國都成功發展了本國的太空計劃,但各國都意識到,為了取得更好的成果,掌握最好的技術,獲得更多的資金,有必要建立聯合項目。然而,由於政治原因,大國之間在太空的合作往往很困難。其中之一是不願分享技術。美國國會甚至提出了一項特別修正案,禁止美國航空航天局與中國進行幾乎所有的接觸,因此至少是出於這個原因,他們不可能參與參與月球基地建設。

與此同時,空軍太空司令部(AFSPC)千方百計指責俄羅斯試圖武裝太空,儘管早在2020年9月,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就呼籲太空大國達成一項禁止太空武器以及對太空物體使用太空武器的協議。因此,美國太空軍司令約翰·雷蒙德上將(John Raymond)表示,俄羅斯和中國在外太空擁有的機會正在引起美國方面的擔憂。

儘管如此,焦維新認為,無論如何,「阿爾忒彌斯」或其他月球項目仍然不得不與中俄項目交叉,因為許多任務只能借助已有的月球基地來解決。

「從技術上講,因為(‘阿爾忒彌斯’計劃)畢竟是代表了一種觀點,為了將來人類能更好地探索月球,有些方面跟(中俄)是一致的。比如,如果要搞載人登月的話,一定要跟建立月球基地統盤考慮,而既然是深入地探索月球,如果僅是圍繞月球建立一個空間站,那就相當於一個探月衛星,而我們花那麼多錢搞探月衛星有甚麼意義?因此,為了深入探月,應該在月球表面建立一個基地,航天員直接住在月球上,這樣對於月球探測來說會有更高的效率」,焦維新認為。

太空研究有助於政治對手之間開展合作。在冷戰正酣之際,美國和蘇聯於1975年把聯盟號和阿波羅號飛船對接在軌道上。這次聯合飛行甚至獲得了象徵性的名稱「太空握手」。在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受邀參與建設國際空間站(ISS),這是俄羅斯和美國儘管存在政治分歧仍合作了幾十年的項目。中美太空合作也應該能夠改善關係、減少升級,成為發展各領域合作的動力。

關鍵詞
俄中合作, 太空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