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7 2021年12月08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232

中國發佈數據出口管理措施草案。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佈規定,收集超過100萬用戶數據的企業,須進行數據安全審計。根據規定,這些公司在未經中國管理部門同意情況下,不得進入國外股市。

© Depositphotos / Eabff
今年,中國通過了多項規範用戶數據保護、處理和流通的法律。《數據安全法》將此類資源等同於勞動、土地、資本和技術要素。在法律框架下,數據分為三個等級:核心數據、重要數據和一般數據。重要數據不僅包括經濟資產,也包括國民財富。因此,根據法律規定,在中國獲得的數據,再不可能毫無障礙地走出國門。任何將核心數據交給國外「玩家」的違法公司,將被罰款10萬到100萬元人民幣。此項罰款,還不包括對國家核心數據或國家主權構成威脅的事項。特殊情況下,罰款可能增加到1000萬元人民幣,公司還可能被吊銷許可。

幾乎與此同時,中國政府部門宣佈,任何收集超過100萬用戶資料的公司,在國外IPO上市前,都須經過數據安全保障系統的審計程序。正應為如此,中國「滴滴出行」決定在紐約IPO募資後出行了嚴重問題。據媒體報道,滴滴公司事先知道有關籌備數據安全法律事宜,急於在管理辦法出台前IPO上市,儘管管理部門要求暫緩行動。在滴滴「不聽勸告」情況下,管理部門對其用戶安全保障啓動調查。

中國網信辦公佈的法律草案,將擴大信息流動限制措施。根據規定,任何試圖將在中國收集的資料轉往國外的公司,甚至國外公司駐華分公司與總公司交流時,也應在相應的監管部門通過數據安全檢查程序。法律規定覆蓋那些收集100萬以上用戶信息的公司,也包括收集1萬名敏感個人信息的公司,或收集超過10萬用戶普通個人信息的公司。也就是說,出售消費品的企業,如果想將消費行為信息交給國外,應經過國家審計。此外,還涉及到醫療設備、汽車等很多領域的生產企業。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特聘副研究員劉典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這些措施與保障信息的完整性努力有關。他認為,中國應保障自身信息領域的主權。國外夥伴,往往過分要求公開數據。

他說:「當前掌握大量個人信息的平台類企業赴海外上市需要經過我國網信部門的批准,這一考慮與之前的滴滴案例有關。其中最核心的問題就是數據主權。境外資本市場對企業的日常經營性內容和數據有一定的監管權,當掌握大量中國個人信息的企業前往境外上市時,會引發一些擔憂,比如其他國家以資本市場監管為由要求共享敏感數據,包括很多涉及地理標識的信息,這是就會涉及到國家的數據安全問題。這一措施或將直接導致未來數字平台,特別是以數據為核心資產的平台需要考慮數據的安全合規問題。無論是跨境還是境內的數據流動,都需要經過安全治理體系的監管,以實現數據安全可持續的發展。同時,措施也會導致很多本地平台更加優先考慮在本國資本市場進行IPO募資。因為一旦涉及兩個國家之間的不同監管部門,企業在中間可能會非常被動,畢竟很多政治因素並不是商業因素能夠解決的。」

管理部門根據新規,在45-60天內應對公司能否向海外輸出信息作出鑒定,給出結論。評估有若干指數標準,其中包括目的、轉交信息的必要性、接收國信息安全領域的政治影響,以及與信息洩露、丟失或被盜有關的風險。當然,這些舉措對科技公司產生了限制。多年時間里,中國科技公司都力圖在紐約或香港上市。問題在於,中國大陸市場上的上市要求相當嚴格。很多科技初創公司,沒有能力展示多年時間里自己生意的收益數據,但這是大陸IPO募資的硬性條件。甚至,諸如優步這樣的世界巨頭,迄今為止仍是虧損企業。

另一方面,中國也在一直擴大國內的融資機會,以使本國市場與世界標準相符。專家劉典指出,正因為如此,未來想在上海、北京或深圳上市的中國公司,將獲得更多的活動空間。

他說:「近年來,無論是成立科創板還是北京交易所,中國資本市場的建設一直朝著高質量、多層次的發展趨勢穩步邁進,並且也很支持科創型獨角獸公司在本國進行IPO上市。所以對於具有長遠發展潛力的優質企業,本國的資本市場還是具有獨特的優越性。當然,為了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和對廣大投資者負責,我國的上市門檻相比於美國高很多,審查也嚴很多。但是總體來看,中國資本市場的長期發展將支持中國科技企業穩步向前邁進。」

需要指出的是,美國市場對中國公司也變得越來越不友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警告道,中國在美國的上市公司,應向美國管理方提供審計和報告數據。如果公司拒絕提供,將進入退市程序。在此背景下,中國大陸和香港股市在中國公司中越來越受歡迎。今年前9個月,有71家公司在香港上市,總額為359億美元,同比增加了25%。據路孚特(Refinitiv)資料,這是香港市場自1980年以來的創紀錄數據。

關鍵詞
數據, 出口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