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9 2021年11月27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104

在任何新總統的領導下,中菲兩國都有開展務實合作的基礎。 如果他贏得菲律賓總統選舉,即使是親美候選人,也將會與中國就共同開發南海資源和執行合作協議進行對話。

本週,菲律賓政府禁止在線零售商銷售未註冊的短信設備 Hitech SMS Blaster。本月早些時候,國家電信委員會 (NTC) 下令對前參議員、已故獨裁者之子,宣佈參加總統競選的小費迪南德·馬科斯發送的短信進行調查。這位總統候選人的總部支持調查。他指責小費迪南德·馬科斯的反對者發送短信詆毀他的部分工作。

在菲律賓總統候選人登記截止日期 10 月 8 日到期幾天後,政府宣佈打擊競選濫用職權。在此之後,設想再過一個月,在此期間既允許擴大候選人名單,也允許政黨更換候選人。尤其是菲律賓現任總統的女兒莎拉·杜特爾特·卡皮奧錯過了10月8日的候選人名單截止日期,但她有可能在規定的月份參加總統競選。順便說一下,她的父親羅德里戈·杜特爾特在 2015 年也按照同樣的計劃行事。

如今,以脾氣暴躁、喜歡大排量摩托而聞名的薩拉·杜特爾特·卡皮奧在 Pulse Asia Research 的最新民意調查中排名第一。該民意調查顯示,評估選民對總統候選人的選擇。在她之後的是小費迪南德·馬科斯,緊隨其後的是馬尼拉市長弗朗西斯科·多馬戈索和著名拳擊手曼尼·帕奎奧。第五位是參議員格蕾絲·坡,第六位是菲律賓現任副總統萊妮·羅佈雷多,但她明顯落後於領導人。除了莎拉·杜特爾特·卡皮奧和參議員格蕾絲·坡外,其他人都已宣佈將競選總統。總共有 40 多人註冊參加將於 2022 年 5 月舉行的選舉。

中國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廣西民族大學東盟學院副院長葛紅亮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預測,這份名單發生變化的可能性很大。

他說:「目前選舉剛剛啓動,在11月8日前各政黨還有更換參選人的機會。考慮到已經登記參選的人數眾多,參選者所屬的政黨,以及其背後的政治家族也不少,因此在這一窗口期出現變動和陣營組合更換的可能性還是非常高的,需要我們再繼續觀察。
「回顧阿羅約、阿基諾和杜特爾特三任總統時期可以明顯看出,他們在政策方面的變化和調整相對是比較明顯的,其背後也反映了三人屬於不同的政治家族陣營,他們在外交層面的主張、與國內相關利益集團的關聯、經貿層面的投資方向、油氣能源的開採,甚至在國防安全方面的政策都不盡相同。因此若是2022年大選發生政治家族和陣營的巨大變化,那麼不排除菲律賓的對外政策和對華政策也有可能出現巨大轉變。」

葛紅亮同時還確信,儘管總統大選後該國未來政治變化明顯,但中菲兩國在任何一位總統的領導下發展務實關係都有基礎。

他說:「從近期菲律賓的整體對華和對美氛圍來看,杜特爾特自去年以來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及中菲南海仲裁案。此次美英澳成立‘AUKUS’聯盟,我們也可以從菲律賓外長的表態感受到菲方的肯定態度。實際上在臨近大選之際,杜特爾特更多地是希望成為一位造王者,由自己陣營的成員或親友出任新總統。在這種情況下,杜特爾特為了迎合國內的親美力量,有可能在政策方面做出較大的調整,哪怕是在言語或者態度層面。畢竟當前菲律賓內部無論是在國防、外交、能源等官方部門,還是在國民輿論方面,都存在著非常濃厚的親美基調。將來無論大選結果如何,無論下一任總統所屬哪一陣營,中方都希望菲律賓能夠在對外政策上保持相對務實的態度。2018年習近平主席曾到訪菲律賓,與杜特爾特強調了互利共贏的共識,雙方建立了中菲全面戰略合作關係。可以說中菲間是有發展務實關係的基礎,包括很多合作項目也都在有序進行中。至於未來的走勢如何,雖然存在著一定的類比性,但是也存在著一定的不確定性。」

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東南亞、澳大利亞和大洋洲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達利亞·帕納里娜相信,菲律賓新總統將保持對華政策的連續性。 與此同時,即使今天他是羅德里戈·杜特爾特的對手,他就任總統仍將持續與中國開展對話的路線:

她說:「杜特爾特的主要功績是他與中國建立了對話。 在此之前沒有對話,雙方只是在敏感問題上充耳不聞。 現在兩國進行對話。 順便說一下,在新總統的領導下,不能排除在南海達成的協議,包括共同開發石油和天然氣資源,而杜特爾特沒有做到。是的,這不會太快,因為在杜特爾特執政的六年里,各方無法就任何特別的事情達成一致,無法開始共同開發海底。」
「例如,即使曾任副總統並在許多方面批評杜特爾特政府的羅佈雷多上台,包括在與中國的關係方面,我認為她不會否認對話的重要性,也不會與中國合作。在這種情況下,這一種是短視。」

專家不排除美國干預菲律賓總統選舉。特別是,高級軍事人員可以成為他們影響力的代理人。與此同時,達利亞·帕納里娜還表示,即使是親美總統也會嘗試與中國談判。

她說:「美方在干預菲律賓大選的過程中,一直堅持幕後鬥爭的策略。即使在選舉過程中存在某種壓力,也是在不知不覺中進行的。美國人可以嘗試支持一些可以使外交政策轉向美國的候選人。但很可能,在杜特爾特開始積極與中國合作,努力與所有人交好,不與他人起爭端之後,這種平衡政策將繼續下去。如果只著眼於美國,就意味著無法再與中國達成協議,損害菲律賓的國家利益。」

票數最多者當選菲律賓總統,並不進行第二輪選舉。這種情況下,總統和副總統分開選舉。他們可以是各個政黨和宗族的代表。

關鍵詞
菲律賓,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