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6 2021年12月09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38

美國將開始取消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產品徵收的部分關稅,美國貿易代表戴琪日前做出此番表態。她同時不排除對中國採取新的限制性措施並啓動新的調查。九個月以來拜登政府一直未能拿出全面的對華新政。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的專家們說,華盛頓之所以向北京發出相互矛盾的信號是源於美國國內的政治亂象。

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後不久便指示有關部門全面審查對華經貿政策。這樣做當然不會讓誰感到驚訝:拜登原則上是針對時任總統特朗普進行的競選活動。於是乎,拜登從審查並不時取消特朗普在國內外政策中採取的一些措施開始了他的任期。

特朗普掌權時的美中關係嚴重惡化。特朗普對中國發動了貿易戰,兩年內對幾乎所有中國進口美國商品都徵收了高額關稅。特朗普在 2020 年 1 月總統任期即將結束時與中國簽署了所謂的「第一階段」協議。該協議包括取消中國產品的一小部分關稅,以換取中國承諾在兩年內比2017年水平額外購買200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大宗商品和其他商品。特朗普將該協議視作達成全面貿易協議的第一步,以為該協議將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的國際貿易和經濟政策並最終讓美國受益。

拜登接任美國總統後,給人的印象是華盛頓似乎已經忘記了貿易協議。不管怎樣,該協議很少在公共場合被提及。中國在 2020 年的頭幾個月顯然沒有完成協議中的義務——中國是第一個遭遇COVID-19 疫情的國家,所有資源都投入到了克服這一流行病中。從2020年第二季度開始,中國開始恢復經濟和商務活動,並根據第一階段協議開始購買美國產品。

美國商界和學術界多次指出,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對中國的國際經貿政策沒有任何影響,但傷害的是美國製造商,最終遭殃的是美國消費者。世界供應鏈的構架是這樣的:中國不僅是成品的最大供應商,也是在其他國家生產商品所需的零部件的最大供應商。根據貿易統計,中國出口的貨物中高達 50% 是中間產品。例如,令美國人驕傲的康明斯發動機製造商,就在中國生產一些零部件,諸如渦輪增壓器,以及普通小型柴油發動機。該公司在中國有多家工廠。自然,在對中國進口的產品徵收關稅後,美國汽車製造商也要開始繳納額外關稅。

統計數據本身最能說明問題:關稅對解決貿易不平衡問題沒有多大幫助。 2017年,即在貿易戰開始之前,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為3750億美元。 2020 年儘管中國出口因 COVID-19 大流行而普遍下降,但這一數字仍為 3100 億美元。原則上沒有人認為對華貿易政策是無效的。但為甚麼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就此意見各一。貿易戰反對者表示,關稅打擊的是美國消費者。而反華鷹派認為這些措施還遠遠不夠。在他們看來,貪婪的公司已經將生產外包給中國以產生額外的利潤,現在這些公司又在呼籲放鬆對華貿易政策。結果這些限制性措施不起作用,美國的就業機會仍然沒有出現。

美國政府首次正式陳述自己的立場,並試圖概述進一步對華採取的措施。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政策演說時表示,華盛頓準備取消對中國商品的部分關稅,以減輕美國製造商的負擔。但她沒有說明指的是甚麼樣的產品。此外,戴琪表示美方對中方執行第一階段協議的進展表示不滿。她指出,中國沒有完全履行購買美國產品的義務。這位美國貿易代表最後指出,華盛頓仍然嚴重關注中國的非市場貿易行為和政府補貼政策。戴琪說,她期待在未來幾天與中國副總理劉鶴會談,討論所有這些緊迫問題並制定進一步行動的政策。這位美國貿易代表還指出,如有必要,美國準備使用所有工具,包括對中國加徵關稅和啓動新的調查,以迫使北京履行其義務。

與會人士以及外部觀察人士對美國貿易代表的演講大失所望。她演講的最終意思可以歸結為:我們會做一些小小的放鬆,但我們還不知道是哪些,總之我們將繼續保持原樣。我們還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我們需要和中方談談。如果這在拜登擔任總統的一開始就說出來,到不奇怪。但經過九個月的密集貿易政策審查,竟得出如此粗糙的結論聽起來很不令人信服。莫斯科卡內基中心「亞太地區的俄羅斯」項目負責人亞歷山大•加布耶夫說,美國新一屆政府對中國採取的措施模稜兩可,美國貿易和經濟政策的含糊不清首先可用內部政治原因來解釋。他說:

「在這種情況下,拜登政府必須在想要取悅許多國內選民和喜歡特朗普貿易政策的群體之間取得平衡。這些是一些被稱為‘戰場’的州。在美國中期選舉即將到來之時,這些州對民主黨來說非常重要。如果拜登取消沒有效果的關稅,並稱是因為美國工人和家庭因特朗普的貿易政策而蒙受損失,並且美國需要採取不同的手段,那麼民主黨將面臨失去選票的風險,這是拜登不願看到的。因此上述做法很大程度上是由於政府正在追求一些國內政治目的。其次,它想對中國保持一定的影響力。而另一方面,拜登至少還需要做一些與特朗普略有不同的事情。所以才有這樣一個含糊不清的政策。我們將取消一些關稅——這些關稅對某些州的影響最小,對家庭的影響最大。但我們將保持政策本身,我們將要求中國履行其義務。」

最後一點在當前條件下也是比較成問題的。首先,美國一方面不斷指責中國的非市場行為。但美國商品的指令性採購要求又是否與此相符呢?難道市場不應該決定一切嗎?在回答相關問題時,戴琪說:「我是一個很務實的人。有必須履行的義務。問題不是我在意識形態上如何看待這一切,而是需要甚麼才能實現結果,以及哪些措施將是有效的。」根據各種估計,中國去年完成了60%的採購計劃。今年,如果一切照舊,只能完成70%的計劃。加布耶夫解釋說,另一方面,也有不依賴於中國的客觀因素阻礙了計劃的實施。他接著說:

「總的來說,中國有一個非常合乎邏輯的解釋,認為疫情發生了危機。該交易於 2020 年 1 月達成,然後發生了疫情。許多礦石和交易所商品已經貶值。現在這些商品波動很大,因此在全球物流中斷和世界市場運行異常的情況下,很難說中國如何履行其購買農產品和碳氫化合物的義務。因此,我認為中方可以對取消某些關稅的一些事情表示歡迎,並堅持為其留出寬限期。」

目前尚不清楚美國政府將採取哪些進一步措施。戴琪只是說,她希望與包括副總理劉鶴在內的中國同行進行坦率和公開的對話。這位美國貿易代表認為,談話應能弄清北京的立場。美國必須瞭解中國未能履行其義務的原因,並根據對方的回應採取進一步行動。

大西洋理事會和榮鼎咨詢集團週二發佈的一份報告稱,中國並不尋求成為市場經濟體並進行相應的改革。戴琪也認為,中國可能不會改變,美國應該制定與中國互動的政策。看來美國正在接近眾所周知的「接受」這一事實的心理階段,即一律按照「民主」價值觀來改變其他國家並實現平等的做法是徒勞的。在阿富汗的經歷再次證實了這一點。但美國也不會與中國徹底決裂。自我標榜務實的戴琪多次指出,兩國經濟相互依存。也正因為如此,即將舉行的會談會有怎樣的結果,也將愈加令人難以猜測。美中在尋求相互妥協的道路上無疑還要走上非常艱難的一段路。

關鍵詞
中國, 美國, 貿易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