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7 2021年07月30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283

中國加強在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的外交。中國呼籲取消對敘利亞的制裁。伊朗有信心在新總統的領導下深化與中國的關係。

中國在中東和北非的外交攻勢

近日,中國外長王毅穿梭外交,與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的主要國家舉行談判。中國外長上周訪問中亞時,與阿富汗、土耳其、科威特、沙特、敘利亞和埃及同行們舉行了會晤,與伊朗外長通了電話。7月19-20日,他還計劃訪問阿爾及利亞。

王毅發表的聲明,體現了中國在地區事務中角色的增長。他在與阿富汗外長穆罕默德·哈尼夫談判時呼籲喀布爾與「塔利班」運動啓動和平談判。在與土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會晤時強調,有必要鞏固雙邊戰略對話,在世界動蕩和變化背景下進行戰略合作。今年5月,阿薩德第四次當選敘利亞總統。王毅在阿薩德宣誓就職日時,提出了中國有關敘利亞問題解決的四點倡議。

北京堅持,國際社會應認同「敘利亞人的選擇」,放棄外部壓力迫使敘利亞政權更迭的幻想,承認敘利亞在反恐鬥爭中的角色,中國外長還敦促解除對敘利亞的制裁。

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李偉建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王毅出訪敘利亞、埃及和阿爾及利亞,是中國在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外交的一部分。

他說:

「目前敘利亞情況比較特殊,國家還處於戰後不太穩定的狀態,因此大家可能對敘利亞會更加關心。考慮到戰亂會對國家的穩定產生破壞影響,中方無疑希望敘利亞能夠盡快恢復正常的秩序,看看中國是否與包括敘利亞在內的中東國家可以展開合作或者提供幫助。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王毅外長訪問敘利亞、埃及和阿爾及利亞,包括之前出訪6個海灣國家,這些都是中國發展與中東國家關係的組成部分,不應該把敘利亞或其他某個國家單獨拿出來說事,因為中國的中東外交是一個全面平衡的外交。近年來中國的中東政策沒有發生較大變化,包括在敘利亞問題上中方也是秉持一貫的政策立場。當然,到訪每個中東國家的重點或許不同,但是中國與中東的關係在不斷深化,合作越來越多,中國的中東政策也更加活躍和務實。」

王毅的夥伴們也做出標誌性聲明,指出了中國在本地區成功推動了自己的外交政策和經濟戰略。比如沙特外交大臣費薩爾·本·法爾漢宣佈,中國是沙特阿拉伯實力雄厚的夥伴,王國願意成為中國的永久朋友。部長承認,中國在中東地區的角色在持續增長,並表示願意與中方就阿富汗調節問題加強接觸,協調立場。

土耳其同樣有興趣與中國就阿富汗問題進行互動。土耳其外長保證,安卡拉不同意也不參與借助新疆問題向中國施壓。在大馬士革和開羅,中國外長獲得承諾,他們將堅決反對用新疆問題來干涉中國內政。

以上三國表示,願意與中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鞏固合作。科威特外交大臣艾哈邁德·納賽爾·穆罕默德·薩巴赫對中國積極參與恢復中國-海灣合作委員會自貿區協議談判做出了高度評價。

伊朗新領導層期待中國的支持

伊朗外長哈桑·魯哈尼與王毅通電話時表示,對新政府上台後進一步深化國家間關係充滿信心。王毅則對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和其政府在8年中發展中伊關係所做出的貢獻給予了高度評價。中國將努力支持伊朗捍衛國家主權和民族尊嚴,以及選擇政治體制和以自己的條件選擇發展道路、捍衛本國公正權力與利益。

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所中東國家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伊琳娜·費多洛娃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強調,目前,對伊朗來說,與中國的關係具有特別的意義。

她說:

「王毅外長向伊朗外長轉達的中國政府信息對德黑蘭意義重大。目前,在維也納舉行的聯合重返伊朗完成核項目談判情況相當緊張。美國指責伊朗在拖延談判,威脅有可能完全中斷談判。而伊朗方面則宣佈,他們將在新總統易卜拉欣·萊西今年8月就職後再繼續。重拾完成伊朗核計劃責任將大大改善伊朗的經濟狀態,甚至解除制裁。如果在新總統執政時達成協議,那麼當然會提高新總統在伊朗的聲望和尊重感。如果協議在哈桑·魯哈尼任總統期間簽署,那麼將對魯哈尼代表的伊朗自由派權力階層有利。因此,將談判推遲到新總統8月份就職,顯然是符合邏輯的。但是,美國提出了是否與伊朗繼續談判的話題,在此情況下,中國的支持對伊朗的外交政策、其中包括與西方國家的關係來說是相當重要的。對經濟也是這樣,因為與中國的關係,首先是伊朗的經濟發展問題。中國支持伊朗目前的路線,可減輕伊朗與西方國家和其他國家的談判壓力。」

王毅在大馬士革與敘利亞領導人討論中國對敘利亞經濟恢復的可能貢獻前,伊朗外交部副外長Reza Najafi率領的代表團也來到了敘利亞。據阿拉伯媒體報道,伊朗代表團之行主要目的是抵抗「經濟恐怖主義」。大馬士革和德黑蘭都認為,美國對他們的具體經濟領域的制裁是單邊「恐怖主義」。不排除,如果維也納談判順利,伊朗有擺脫部分制裁的可能。那樣的話,可與本地區夥伴激活經濟和貿易聯繫。那麼,中國和伊朗在敘利亞就國家恢復和終止衝突的努力能否同步進行呢?專家伊琳娜·費多洛娃闡述了自己的看法。

她說:

「當然,伊朗在敘利亞獲得了巨大的政治和軍事影響力。目前的任務是,將所增加的軍事影響力轉化為經濟成分,改善自己在敘利亞的經濟地位。另一方面,伊朗因所遭受的制裁,實際上沒有能力在敘利亞推行積極的經濟政策,為其投資,儘管有這樣的願望。另一方面,敘利亞政府目前的金融潛力也非常的小。而中國確實有能力為敘利亞投資,促進其恢復。很自然,因敘利亞是中東地區非常重要的地緣政治國家,一旦局勢穩定,中國將向敘利亞經濟投資,當然能夠得到收益,其中包括政治上的收益。伊朗因無力在敘利亞推行積極的經濟政策,只能順其自然看待中國的政策。因為伊朗方面對和中國搞雙邊合作非常感興趣,所以不會給中國設置任何障礙。相反,伊朗將利用自己的軍事政治影響力,去促進中國與敘利亞發展關係。」

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在與王毅會晤時強調,敘利亞願與中國在鞏固經濟、科技、文教和打擊恐怖主義方面進行合作。王毅在與敘利亞同行梅克達德談判時,稱敘利亞是共同發展「一帶一路」倡議的夥伴。中國有意尋找有效途徑,推動在農業、經濟、貿易和反恐方面的互利合作。王毅還表示,中國願意為敘利亞提供援助,提高打擊恐怖主義的能力。很多觀察家認為,這是發展雙邊關係和軍事技術合作的信號。

關鍵詞
中國, 中亞, 中亞國家, 敘利亞, 政治, 伊朗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