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2 2021年06月20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40

由於有人在美國臉書(Facebook)社交網絡平台上發佈描述新疆繁榮的帖子,臉書因此遭遇美國輿論界的批評浪潮。社會活動家們和臉書公司的一些僱員確信,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據說損害了維吾爾族人的權利,他們認為,臉書社交網絡不應散布相關內容。目前臉書公司否認了這些指控,並指出贊助內容以及上述提到的維吾爾族人談論新疆生活得到改善的視頻並沒有違反社交網絡平台的規定。

從初創公司到全球生態系統

公司在上述情況下的利益具有物質基礎。儘管臉書社交網絡在中國被封鎖,但公司仍從廣告和中國客戶的所謂贊助帖中獲得了巨額收入。按照《華爾街日報》的計算,臉書在中國的廣告收入每年超過50億美元。如果這屬實,那麼中國市場在臉書公司的盈利方面僅排在美國之後,位居世界第二位。無論如何,即使《華爾街日報》誇大了數字,也很難否認中國市場對公司的重要性。然而,目前尚難預測,臉書公司是否能夠承受自由主義輿論以及裹挾了華盛頓政治建制派的反華情緒的進攻。

無論如何,從部分而言臉書公司,從整體來說大型科技企業(BigTech),現在都吸引了美國當局越來越多的關注,因此,扎克伯格及其公司可能無法避免某些問題。臉書公司和許多其他數字公司已經成為全球科技巨頭,創建了整個生態系統,並在世界範圍內積累了龐大的用戶基礎。美國國會結束了對亞馬遜(Amazon)、蘋果(Apple)、谷歌(Google)、臉書(Facebook)公司的調查。調查顯示,科技巨頭在關鍵商業領域擁有壟斷權,並濫用其市場主導地位。

例如,谷歌被指控利用其搜索引擎來弄清楚哪種瀏覽器最受用戶歡迎,隨後使用所獲數據成功開發出了Chrome。電子商務巨頭亞馬遜公司也利用其合作夥伴的數據獲得了競爭優勢和好處。蘋果公司更是毫不知恥地迫使世界各地的移動應用開發人員接受自己的條件,並從他們身上收取巨額手續費。根據調查結果,美國當局做出了明確的結論。大型科技企業通過利用非常重要的交易槓桿——搜索引擎、應用商店和社交媒體,搶佔了巨大的市場份額。這種情況此前也曾在鐵路和電信巨頭身上發生過。但與從前的壟斷行業不同,科技公司成功地利用在一個商業領域中積累起來的數據,以便獲得向其它行業擴展的優勢。

問題在於,科技巨頭已經逐漸發展到開始在國家從傳統上來說扮演主要角色的那些行業內形成競爭的程度。例如,臉書公司攜全球超國家支付系統「天秤幣」(Libra,後來更名為Diem)項目,向國家貨幣壟斷發起挑戰。因此,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當局都對臉書公司的數字貨幣項目持極端否定的態度,迫使維薩卡(Visa)和萬事達卡(Mastercard)等世界上最大的傳統金融基礎設施領域玩家也放棄參與項目。亞馬遜公司禁止美國警方使用採取了該公司技術的人臉識別系統。實際上,亞馬遜公司迫使美國國會啓動規範人臉識別系統的立法工作。亞馬遜公司就是以這種方式對非洲裔美國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事件作出反應的,弗洛伊德之死後來引發了大規模的「黑命貴」抗議活動(Black Lives Matter)。

大型科技企業投身政治

世界科技巨頭起初置身於政治之外,它們的創建初衷是為了獲取某些數字服務的中立平台,或是交流和自我表達的平台。但現在,各個科技公司越來越多地參與敘事的形成,甚至鮮明地表達了政治立場。就在幾天前,推特發佈了特別的奶茶表情符號。推特解釋稱,製作這些表情符號是為了支持由來自緬甸、香港和台灣的親民主網友組成的在線社區「奶茶聯盟」。 原則上講,全球科技巨頭的活動開始尤其頻繁地帶有政治色彩是在2019年香港爆發抗議活動期間。最初,推特公司(Twitter)封鎖了大約20萬個使用中國大陸的解鎖IP地址的帳戶。這些用戶主要表達了對中國當局的支持,批評香港反對派運動。當時臉書公司開始刪除據稱傳播虛假新聞的帳戶,這些帳戶發佈了與香港抗議活動有關的內容。臉書公司稱這些賬戶「與同中國政府有關聯的個人有關係」。不久,谷歌公司加入了「快閃活動」,而谷歌旗下的視頻網站「油管」(YouTube)則關閉了210個相關頻道 。谷歌公司實際上直接發文稱,已經加入其他大型科技企業同行的行列,後者正在積極反對由中國當局發起的協調一致的影響力運作。

自然地,信息傳播的組織者(社交網絡可被歸為此列)和其他互聯網服務,對內容的傳播負有一定責任。當然,他們應該按照運行國的法律行事,禁止違法內容的傳播。但是,在所有國家中被歸入此列的幾乎是同樣的東西:與毒品和武器製造和銷售相關的信息、兒童色情、極端主義材料等。中國資深互聯網觀察家劉興亮(Liu Xingliang)說,這類平台不應干預政治,或是推動某些群體的經濟或政治利益。

「我認為平台應當承擔審查和管理髮布信息的內容。因為任何一個平台都不是法外之地,需要遵守當地國家的相關法律法規。而且當平台發展壯大到一定程度後,也應該承擔一些社會責任。當發生與法律相衝突或者嚴重違反社會道德、影響社會不良風氣的事件時,平台是有義務進行審查的。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情況外,平台的其他審查管理行為都不應該被支持,無論是基於政治目的還是商業目的。我認為平台應當敢於接受各方的監督,而不是成為一小部分團體的政治或商業工具」。

截至目前,大型科技企業就是在干預政治。早在2016年,當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贏得美國大選時,民主黨人就把自己的失敗解釋為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據稱,俄羅斯組織了互聯網巨魔的協調工作,後者通過世界社交網絡說服普通美國人選擇共和黨候選人,並積極推廣揭發民主黨和傳統自由主義價值觀的虛假信息。如果說起初社交網絡也曾因某些政治家據說為其它國家的虛假報道提供自身平台而處於批評風暴之下的話,那麼現在社交網絡本身就在積極地支持這些主張。因此,在2020年6月,臉書公司開始在受外國政府控制的媒體頁面上標記特殊標籤。臉書公司管理層表示,這一標籤的決定是在對所有者、資金來源、所有權結構、編輯政策和其他標準進行數據分析的基礎上而作出的。包括俄新社(RIA Novosti)、「今日俄羅斯」(RT)和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Sputnik)在內的俄羅斯媒體已經收到了這個標籤。中國《環球時報》(Global Times)和人民網(people.com.cn)也被賦予了同樣的標籤。獲得此類標籤的出版物被禁止在美國境內為自己的頁面做廣告。該公司對這一舉措的解釋是渴求透明度。只是,由美國政府資助和控制的美國媒體不知為何卻沒有收到這樣的標籤。

令人好奇的是,美國的大型科技企業不是為一個國家的利益服務,而是為一個政黨的利益服務,以至於推特公司和臉書公司永久凍結了當時仍擔任美國總統職務的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帳戶。特朗普支持者的賬戶也遭到封鎖:那些積極支持特朗普的人遭到推特清洗。當特朗普的支持者大規模切換到Parler應用機會進行相互交流時,蘋果公司和谷歌公司從他們的應用商店中刪除了這款應用。亞馬遜公司則把Parler應用與自己的虛擬主機斷開了連接,實際上關閉了這款應用的運行。特朗普的財務狀況也受到打擊,電子支付服務機構Stripe封鎖總統及其支持者接受捐款的機會。

在監管機構的瞄准下

這些事件再次表明,私有平台可以做出有時是出於政治動機的獨立決定,有時是出於政治動機,而且對此不承擔任何責任。但問題在於,當它們傳播到全世界時,就無法反映整個國際社會的利益了。科技公司的立場可能與各個國家的法律相衝突,更不用說習俗和政治觀點了。在這種情況下,行業的未來發展將呈現出兩種方案。

第一種方案——各公司將像現在一樣發展。屆時,全球網絡空間的分裂是不可避免的。這無疑將嚴重限制各公司的存在和影響的規模。鑒於許多國家正在積極推廣數字和互聯網主權的概念,將其作為國家主權的自然延續,因此當前的全球服務可能成為區域性的服務,服務於友好的政治體制並推動某些意識形態。

俄羅斯國際事務理事會的專家尼古拉·馬克科特金認為,在當前情況下,全球網絡空間完全按地區分裂的可能性很小。這位專家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大型科技企業將繼續在不同的政治利益之間隨機應變。

「一方面,大型科技企業已發展到必須在政治利益之間隨機應變的程度。他們處在美國政府的巨大壓力下,希望維持自己的生意,準備做出讓步或採取模稜兩可的步驟。例如,特朗普的推特賬號所發生的事情。大型科技企業將無法恢復到最初完全不問政治的狀態。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數字世界的重要性提高到了如此程度,以至於它不僅成了一個經濟領域,而開始滲透到國家生活的所有領域。"

全球網絡空間確實不會按地區完全分裂,因為這種分裂早就應該開始,就像中國所作的一樣,他們擁有自己的社交網絡,不依賴於油管、臉書等。在俄羅斯,情況是不同的,要擺脫西方媒體,甚至哪怕是試圖封鎖西方媒體,都是無法獲得成功的。人們仍將嘗試尋找西方媒體的通道,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西方媒體。在西方媒體變成俄羅斯經濟的一個組成部分後,對一些人來說,這成了他們收入的一部分。

同時,大型科技企業可以退後幾步,重返自己的初始功能,並嘗試如果不是完全的話,那麼盡可能降低政治對自身活動的影響。如果他們不超出自己的權限框架,那麼他們將能夠在全球範圍內繼續發展。例如,當來自科技行業的中國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Ant Group)開始積極向金融領域擴張時,中國當局讓他們明白:不能進入不屬於自己的菜園子。結果,螞蟻公司保證將專注於最初的專業化,儘管目前尚不清楚,公司最終將保留哪些活動領域,又將放棄哪些活動領域。世界其他地區也在考慮對生態系統公司進行監管。歐洲委員會已經對亞馬遜公司發起了正式的反壟斷調查。

歐洲委員會表示,亞馬遜公司的正在系統地從在平台上交易的獨立賣家那裡收集非公開的商業信息,並把這類信息用於發展與獨立賣家直接競爭的自有零售商業。中美兩國監管機構對一些科技巨頭也存在類似的反壟斷訴求。
俄羅斯銀行不久前還發佈了題為《生態系統:監管方法》的報告,其中描述了整頓此類公司活動的可能方案和方法。各國倡議之間有一個共同點——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禁止抑制競爭的不正當作法,因為一直競爭會阻礙創新的發展,且最終將導致人類的生活質量下降。

關鍵詞
社交網Twitter, 美國, 政治, 社會, 科技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