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2 2021年12月02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緬甸軍事政變 (89)
0 11

印尼之後,新加坡展開「穿梭外交」以盡快解決緬甸危機。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呼籲東南亞各國首腦召開緊急會議,共商緬甸局勢。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的專家們認為,這一舉動強化了印尼在該地區的領導作用。此外,中國支持東盟採取更為積極的行動幫助緬甸走出危機。

3月25-26號,新加坡外交部長維文造訪印尼。期間,維文將與印尼外長蕾特諾舉行會談。此前,蕾特諾採取「穿梭外交」與包括新加坡在內的該地區各國首腦磋商,促成東盟各國外長於3月2日召開視頻會議商討緬甸局勢。本次新加坡外長造訪印尼,兩國外長會談中有望討論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的提議。佐科·維多多呼籲東盟首腦舉行特別會議商討緬甸危機。

近期,緬甸局勢惡化暴力升級。因此,印尼總統於上週末呼籲舉行特別會議。印尼總統表示緬甸人民的安全是最重要的,他呼籲衝突雙方通過和談實現緬甸國內的民主、和平及穩定。

印尼總統提議東南亞各國首腦舉行會談,商討緬甸局勢。這一提議很重要也很大膽。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東南亞研究中心一級研究員阿列克謝·德魯戈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了這一點:

印尼總統做出這樣的提議,其前提是他相信該提議將得到支持。印尼總統在東盟各國重量級的首要中擁有極高的聲譽,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馬來西亞首相慕尤丁·雅欣以及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我希望,這一點能夠發揮作用。調解緬甸危機非常困難,緬甸軍方造成局勢不斷惡化。這將會是一個漫長的恢復過程。不管怎樣必須找到解決辦法。我認為,印尼總統有可能取得某些成果。他的提議非常大膽。

此外,專家德魯戈夫從佐科·維多多的提議中看出了印尼方面「強化印尼在東盟內的主導作用的願望」。同時,他不排除還有其它因素促使印尼總統做出該項提議:

我不確信,但也不排除,基於歷史上印尼軍方的所作所為,緬甸軍方的表現可能引起印尼方面的不安。1998年以前,在蘇哈托將軍建立的「新秩序」下,印尼軍方控制國家達30年之久。1998年以後,印尼在形式上廢除了軍隊的政治功能。然而,事實上印尼軍方作為一股政治力量仍不時參與政治。因此,佐科·維多多及其他印尼政治家希望緬甸軍方政變能盡快解決。有可能,印尼總統不願看到這種反面例子,擔心印尼軍方以此為例發動政變,報復1998年遭受的失敗。

印尼除外,泰國也在積極斡旋解決緬甸危機。在衛星通訊社的採訪中,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張潔(女性)特別提到了這一點。她認為,大量緬甸難民的存在促就泰國積極參與緬甸危機的調停:

張潔: 緬甸是東盟成員國,與緬甸臨近的泰國或其他周邊地區存在著大量的難民。如果發生危機,會直接衝擊整個東南亞地區的穩定,這是非常現實的問題。因此除印尼外,泰國也在積極進行斡旋。早前印尼外長就與緬甸軍政府外長在泰國會晤,開展了大量的外交活動。另外,過去在緬甸發生類似國內政變後,包括印尼在內的東盟國家都曾做過大量斡旋工作。一方面給緬甸施加壓力,另一方面也要進行遊說。對此我認為整個東盟在保證地區國家的穩定團結方面是發揮著雙重作用。從歷史角度來看,這通常並非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經過抵制焦灼再到最後的妥協。過去也是東盟內部先達成團結,對緬甸問題形成統一的意見,然後緬甸內部可能還要進行力量利益的權衡,最終再接受東盟的調停。

張潔指出,緬甸問題出現妥協或轉機,取決於整個東盟的努力。與此同時,印尼起著特殊的作用,中國支持印尼在解決緬甸問題中所作的努力:

張潔: 當前中方是比較支持東盟能夠在緬甸問題上發揮更為主導或積極的作用,未來若是期望緬甸問題出現妥協或轉機,還要取決於整個東盟的努力。其中我認為不應該專門強調印尼的作用,因為印尼代表的也是整個東盟,有著東盟的精神和協調方式,最後仍然是東盟九國與緬甸相互之間的博弈。只是由於印尼實際上在東盟發揮著領導作用,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自二月以來,印尼外長進行了多次的「穿梭外交」。

印尼向東盟輪值主席國文萊提議召開緊急會議商討緬甸局勢,這一提議得到了馬來西亞的支持。上個月,馬來西亞政府將非法進入馬來西亞境內的1086名緬甸難民送上了緬甸軍方艦艇遣送回緬甸。目前馬來西亞正承受著巨大的國際輿論壓力。針對這一事件,國際外交舞台上也出現了對馬來西亞的指責。指責者稱,馬來西亞接受緬甸軍方遣返難民的提議,這從事實上承認了緬甸軍方政府的合法性。

3月24日,馬來西亞召開了內閣會議。此後,路透社援引馬來西亞匿名消息人士的話稱,東盟首腦會議前,馬來西亞將暫停遣返第二批緬甸難民。眾所周知,緬甸軍方曾提議在3月再派三艘緬甸海軍艦艇遣返位於馬來西亞的緬甸難民。

題目:
緬甸軍事政變 (89)
關鍵詞
印尼, 東盟, 新加坡, 緬甸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