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4 2021年12月07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303

烏克蘭長期以來都是中國富有吸引力的投資目的地。但在烏克蘭當局實際上把飛機發動機製造商「馬達西奇」工廠從中國投資者手中沒收後,烏克蘭的投資氣候可能大大惡化。這是烏克蘭經濟研究專家、中國武漢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副主任刁莉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達了這一觀點。

烏克蘭一直都表現出對與中國合作感興趣,首先尋求從中國獲得投資和貸款。此外,烏克蘭對通信、電腦技術和其它行業的中國公司的高科技產品存在需求。吸引中國的則是烏克蘭的人口基數相對較大、相應的高消費潛力、高素質的勞動力、連接東方和西方的有利地理位置,以及極其優越的農業條件。

按照烏克蘭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截至2019年底,烏克蘭獲得了358.1億美元的直接投資額。其中,中國對烏克蘭的直接投資額接近1.5億美元,佔外國投資總額的0.4%。

中國對烏克蘭的主要投資方向是資本密集型行業。截止到2018年底,在中國對烏克蘭的投資產業中,工業佔比約為59.7%,農林牧佔比約為35.8%,酒店餐飲產業佔比約為2.2%。

2019年烏克蘭外國直接投資
© Sputnik
2019年烏克蘭外國直接投資
2014年烏克蘭政變導致權力更迭,該國利益由此明顯向西方國家轉向。烏克蘭實際上放棄了與兄弟民族所居住的近鄰俄羅斯合作。鑒於美國開始對烏克蘭的對外和國內政策產生相當重要的影響,烏克蘭與中國的關係也開始發生嬗變。

美國干預烏克蘭的最明顯例子是飛機發動機製造商「馬達西奇」工廠事件,烏克蘭實際上是在美國人的壓力下從中國投資者手中沒收該公司的。「馬達西奇」公司的故事持續了不止一年。在2014年烏克蘭政變之前,俄羅斯採購了該公司的大部分產品。在2014年政變後,烏克蘭凍結了對俄產品供應,該公司由此失去了主要進口商。2017年「馬達西奇」工廠所有方決定出售控股股份。中國私人投資者們對烏克蘭「馬達西奇」工廠的產品感興趣,他們收購了75%——80%的公司股份。但美國人不喜歡這筆交易,他們假借烏克蘭安全局和其它國家機構之手凍結交易,不許中國投資者們管理自己所收購的資產。中國投資者們於去年年底申請國際仲裁,向烏克蘭國家追償35億美元的損失。2021年1月底,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林斯基對中國投資者實施制裁,「馬達西奇」工廠被收歸國有。中國外交部稱這些限制是沒有根據的。

「烏克蘭的政府是一個小政府,它既受北約的影響,又受歐盟的影響,同時,還受一定的親俄勢力的牽制。此外,烏克蘭還受到美國勢力的一些影響,現在中美雙方在談判,這也是雙方勢力範圍的一個較量」,刁莉指出。

對投資者們來說,政治局勢不穩定、立法不完善和不遵守法律都是極大風險。比如,烏克蘭實行國有資產私有化的體制,但刁莉指出,一些法律只是「紙上的法律」,形同虛設。這也是「馬達西奇」工廠類似事件發生的原因:

「烏克蘭在政權交替的過程中以及現在的局勢當中,它的各種措施的變化確實是有點快。有時候,我們會稱他們的法律為‘紙上的法律’,主要就是指法律‘執行無力’。通過這件事說明瞭,對烏克蘭的大型投資要有一定的實力,國家要給予一定的保障。而中小企業需通過這次事件瞭解到要在烏克蘭謹慎投資。」

刁莉還建議吸引國際社會對此類情況的關注:「中國外交部的有力回復是對中國企業的一個保障,是對我們投資者的一個保障。一方面,中國官方要堅持立場;另一方面,投資方一定要在國際上呼籲。雙管齊下會對我們在對烏克蘭目前的投資局面有所改進。」

刁莉認為,「馬達西奇」工廠事件對烏克蘭來說不會「事如春夢了無痕」:「這個做法會給烏克蘭投資環境帶來影響。因為這個事例說明在烏克蘭行政權力高於法律,在烏克蘭開展商業活動缺乏穩定的法律環境。因此,中國對於在烏克蘭的投資和經商會更加謹慎,很有可能減少在烏克蘭的投資。」

西方投資者們多半也會從「馬達西奇」工廠事件中得出自己的結論。3月19日(上週五),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在一個商務論壇上談到互相投資時提醒烏克蘭,必須繼續「反腐和完善司法體系」。

格魯吉亞前總統、烏克蘭國家改革委員會執行委員會主席米哈伊爾·薩卡什維利日前表示,烏克蘭的行動使它不再是投資者們感興趣的國家。政治家說,烏克蘭在外國投資者中獲得了不守規矩國家的名聲。他說,投資者們在烏克蘭通常會被「剝奪得一絲不剩」,「現有」的外國投資佔烏克蘭GDP的0.2%不到。

關鍵詞
烏克蘭, 中國, 投資, 投資合作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