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5 2021年05月09日
政治
縮短網址
0 42

預計拜登首先將「恢復常態」:恢復國際協議、軍備控制和傳統外交。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分析,美國第46任總統的第一步將是甚麼。

  • 第一件事

唐納德·特朗普留下了不簡單的「遺產」。在北約夥伴的批評下,美國領導人動搖了,盟友關係出現了裂痕。那些將決定與「修正主義者和戰略對手」(俄羅斯、伊朗和中國)合作的國家面臨的威脅更是火上澆油。
現在,拜登在國際舞台上最重要的任務是恢復失去的地位。


拜登從事大型政治活動已有近半個世紀的時間,他為自己選擇了經驗豐富的助手們。其中包括前副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和經驗豐富的外交家佈雷特·麥格克(Bret McGurk):他將在國家安全委員會中負責處理中東問題。「亞太再平衡」戰略的設計師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將負責遠東方向的工作。在目前的條件下,「俄羅斯通」——前駐莫斯科大使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也出現在拜登「朋友圈」中。他將成為首位擔任中央情報局局長的職業外交官。

  • 武器受到控制

一些問題是刻不容緩的。俄美簽署的《消減和限制戰略進攻性武器條約》尚存的最後一項限制將於2021年2月到期。

沙利文
© AP Photo / Carolyn Kaster

特朗普政府最近幾個月一直在積極與俄方進行磋商,但問題尚未解決。喬·拜登保證,如果勝下總統寶座,他將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並將該條約作為新協議的基礎。
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前一天提醒道,莫斯科正在等待「關於這一主題的具體建議」。他希望在2月5日之前就細節達成協議,並將拜登稱作裁軍領域的專家。
俄羅斯國際事務理事會總幹事安德烈·科圖諾夫表示:「這也許是俄美關係領域唯一緊迫的任務。」他相信,制裁的壓力還將繼續。科圖諾夫還指出,但是仍存在加強合作的機會——生態議程、中東和北極等。

  • 危機將過去,問題仍將存在

專家們認為,問題不會隨著措辭的改變而消失:措辭是措辭,政治是政治。華盛頓將繼續堅持增加對北約預算的撥款,並支持聯盟成員與中國對抗,而歐洲對此根本高興不起來。與歐盟就「北溪-2」貿易協定仍將存在矛盾。很難對情況進行預測。拜登有可能將表現出靈活性,以免與德國發生爭執,或者相反,柏林將對華盛頓作出讓步。

  • 「鷹派」的蹤跡

問題最嚴重的方向仍然是中國,特朗普沒有與中國結束自2018年開始的貿易戰。最近幾周,國務卿邁克·蓬佩奧的團隊又實施了新的制裁,並指控北京侵犯人權、散播新冠病毒、盜竊技術、不公平貿易行為以及違反國際規範。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顧問捷穆爾·烏馬羅夫表示:

「拜登政府正在繼承一份艱難的‘遺產’。負責中國方向4年的‘鷹派’急於做一切,旨在使兩國關係無法恢復原狀。」

烏馬羅夫認為,拜登將努力降低壓力。他解釋稱:「現在,對中國的關注太多了,各方很難冷靜地做出決定。新團隊將制定更具針對性和靈活性的戰略。」
特朗普時代對於整個亞洲而言不會毫無痕跡地過去。

烏馬羅夫說:「拜登將努力恢復秩序,恢復盟國對聯盟不可侵犯的信心。但是,對美國意圖誠意的懷疑未必會消失。」
  • 動蕩的東方

在中東地區,特朗普成功地讓以色列與四個阿拉伯國家和解,加強了與沙特阿拉伯的合作並破壞了伊朗核協議。
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中東項目協調員魯斯蘭·馬梅多夫認為,儘管主要關注點將再次轉移到亞洲,但該地區發生衝突的可能性很大。
他說:「在敘利亞,美俄之間的緊張局勢有增長的危險。」
此外,拜登將重新審視與沙特阿拉伯的關係。白宮新的主人打算結束對沙特在也門戰爭中的支持,並將「明確表示,美國再也不會為了購買石油或出售武器而違背自己的准則。」
同時,對伊朗的態度可能會緩和。拜登曾擔任過奧巴馬政府的副總統,他曾參與過2015年簽署伊朗核協議的工作。他本人已準備好與德黑蘭進行對話,但國會可能會干涉——兩黨的意見在此問題上將達成一致。

然而,首先,拜登的團隊將要解決內部問題。要知道,離開的只是唐納德·特朗普。新冠疫情、經濟危機、種族矛盾和社會糾紛仍然存在。目前,佔首要位置的是美國人的健康和福祉,民眾的和平與和諧也很重要。外交政策要先等一等。

關鍵詞
特朗普, 拜登, 俄羅斯, 美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