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2 2021年08月03日
政治
縮短網址
2018年烏克蘭局勢 (20)
0 10

烏克蘭國家安全局反間諜司建立了非法小組,其任務包括謀殺和恐嚇當局的反對者。烏克蘭總統彼得·波羅申科清楚「死亡連」的存在。烏克蘭「亞速團」教練營前副團長、軍事教官謝爾蓋·薩諾夫斯基獲得了領導其中一個小組的建議。在拒絕這項建議後,他被烏克蘭國家安全局劫持,遭到嚴刑拷打,隨後被迫逃離烏克蘭。

請在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的專門報道中瞭解詳情。


在2014年的烏克蘭事件發生前,謝爾蓋·薩諾夫斯基曾在內衛部隊特種部隊服役,之後參加了基輔獨立廣場上的抗議活動,爾後效力於以法西斯分子為核心的"亞速團"特種部門。

薩諾夫斯基回憶說:"我幾乎是從零開始建立了這個教練營。‘亞速團'的首個新兵計劃都是我撰寫的。"

  • 在2014年的烏克蘭事件發生前,謝爾蓋·薩諾夫斯基曾在內衛部隊特種部隊服役,之後參加了基輔獨立廣場上的抗議活動,爾後效力於以法西斯分子為核心的亞速團特種部門。
    在2014年的烏克蘭事件發生前,謝爾蓋·薩諾夫斯基曾在內衛部隊特種部隊服役,之後參加了基輔獨立廣場上的抗議活動,爾後效力於以法西斯分子為核心的"亞速團"特種部門。
    © 照片 : provided by Sergey Sanovsky
  • 在2014年的烏克蘭事件發生前,謝爾蓋·薩諾夫斯基曾在內衛部隊特種部隊服役,之後參加了基輔獨立廣場上的抗議活動,爾後效力於以法西斯分子為核心的亞速團特種部門。
    在2014年的烏克蘭事件發生前,謝爾蓋·薩諾夫斯基曾在內衛部隊特種部隊服役,之後參加了基輔獨立廣場上的抗議活動,爾後效力於以法西斯分子為核心的"亞速團"特種部門。
    © 照片 : provided by Sergey Sanovsky
  • 在2014年的烏克蘭事件發生前,謝爾蓋·薩諾夫斯基曾在內衛部隊特種部隊服役,之後參加了基輔獨立廣場上的抗議活動,爾後效力於以法西斯分子為核心的亞速團特種部門。
    在2014年的烏克蘭事件發生前,謝爾蓋·薩諾夫斯基曾在內衛部隊特種部隊服役,之後參加了基輔獨立廣場上的抗議活動,爾後效力於以法西斯分子為核心的"亞速團"特種部門。
    © 照片 : provided by Sergey Sanovsky
  • Занятия для инструкторского состава полка «Азов» по штурму и зачистке зданий, бою в городе. Помещение штаба полка, Киев, переулок Шевченко, дом 5. Сергей Сановский и инструктор по тактической, специальной и огневой подготовке, позывной «Руна»
    Занятия для инструкторского состава полка «Азов» по штурму и зачистке зданий, бою в городе. Помещение штаба полка, Киев, переулок Шевченко, дом 5. Сергей Сановский и инструктор по тактической, специальной и огневой подготовке, позывной «Руна»
    © 照片 : provided by Sergey Sanovsky
1 / 4
© 照片 : provided by Sergey Sanovsky
在2014年的烏克蘭事件發生前,謝爾蓋·薩諾夫斯基曾在內衛部隊特種部隊服役,之後參加了基輔獨立廣場上的抗議活動,爾後效力於以法西斯分子為核心的"亞速團"特種部門。

2014年11月,薩諾夫斯基結識了"軍官軍"戰俘交換組織的安德烈·利索戈爾。利索戈爾負責訓練反恐行動的參加者,國民近衛軍的戰士和武裝力量的戰士,以及烏克蘭國家安全局的偵察員和特工。除射擊培訓和刀博外,上課時還詳細介紹如何捆綁、拷打和使人窒息。

大約在2017年夏天,利索戈爾告訴薩諾夫斯基,烏克蘭建立了"在本國境內積極開展活動的"非法小組網絡,這些活動中包括"消滅那些不同意現行政治方針的人"。

薩諾夫斯基介紹說:"利索戈爾建議我找6到8名前同事組建一個戰鬥小組。"在此情況下,"任何組織和技術問題都將在最高國家層面上解決,但我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正式辦理就職手續,哪怕是作為特工也不行"。

烏克蘭「亞速團」教練營前副團長、軍事教官謝爾蓋·薩諾夫斯基
© 照片 : provided by Sergey Sanovsky
烏克蘭「亞速團」教練營前副團長、軍事教官謝爾蓋·薩諾夫斯基

利索戈爾還說,烏克蘭兩起轟動性的謀殺案件都是出自他所籌建的小組之手。"亞速團" 律師、意識形態奠基人之一從表面上看是在自家公寓中自縊身亡,事實上他s遭到了謀殺。第二個遇害者則是烏克蘭武裝力量情報總局的一名退役上校,他似乎是在2014年秋季查看彈藥時偶然被炸死。但事實上這次爆炸是由烏克蘭國家安全局非法小組組織的。原因在於上校拒絕合作,且對當局有批判性言論。
薩諾夫斯基認為,在許多政治家、記者、社會積極分子遇襲的背後,都有這些非法小組的黑手。他說:"這些非法小組不僅應該恐嚇和消滅政治反對派,也應該恐嚇和消滅那些懷疑的人和不合作的人。"

利索戈爾經常強調,小組的活動得到了烏克蘭總統彼得·波羅申科的同意。但薩諾夫斯基生硬地拒絕了利索戈爾的建議。

薩諾夫斯基回憶說:"2017年7月10日,有人敲開我的公寓門。那些人身穿制服,口裡喊著‘烏克蘭國家安全局'。但沒有任何傳票,也沒有任何文件!我沒有反抗,但遭到了毒打。其中一個人真的是跳到了我的脊柱上。"

烏克蘭「亞速團」教練營前副團長、軍事教官謝爾蓋·薩諾夫斯基
© 照片 : provided by Sergey Sanovsky
烏克蘭「亞速團」教練營前副團長、軍事教官謝爾蓋·薩諾夫斯基

薩諾夫斯基介紹說:"他們強迫我承認荒謬的事情,比如:我計劃發動國家政變,計劃謀殺總統和部長們。但他們要求我承認這些蠢事兒,並用攝像機錄了下來。他們最主要的是要求我同意與他們合作。"

那些人開始掐薩諾夫斯基,爾後給他帶上防毒面具,把小瓶中的胡椒氣放進軟管中。還對他進行電擊,扭傷他的脊柱。薩諾夫斯基同意簽署一切文件,於是,在經過12小時的嚴刑拷打後,他被放了出來。

謝爾蓋·薩諾夫斯基在中間
© 照片 : provided by Sergey Sanovsky
謝爾蓋·薩諾夫斯基在中間


然後他在幾個診所中治療傷痕,書寫了一份遭到劫持和毒打的聲明,呈交給烏克蘭國家反腐敗局。烏克蘭國家反腐敗局拒絕審議這起案件,然後薩諾夫斯基的律師就告到了法庭上。
在律師忙於和法院和檢察機關打交道時,薩諾夫斯基換了電話號。他先躲到基輔別人家裡,然後躲到了摩爾多瓦。他在那裡住了幾個月,過了一段時間後和妻子一起去了保加利亞。
在保加利亞索菲亞市,薩諾夫斯基收到律師的消息,後者建議他走得更遠一些,最好是去亞洲。之後,這名律師再也不肯接聽電話。

薩諾夫斯基辦理了前往緬甸的電子簽證,但這樣沒能離開保加利亞。在機場的護照檢查站,他和妻子被攔下來。警官說,"他受到了國際刑警組織的通緝"。薩諾夫斯基聲明,自己將申請政治避難。

在機場的護照檢查站,薩諾夫斯和妻子被攔下來。
© Sputnik / Andrey Veselov
在機場的護照檢查站,薩諾夫斯和妻子被攔下來。

薩諾夫斯基說:"之後我們立刻得到釋放,並被領到了飛機上。他們不需要醜聞。"

薩諾夫斯基在緬甸接受了脊柱手術,他的脊柱在嚴刑拷打期間受傷。他本想在緬甸申請政治避難,但聯合國代表團向他解釋說,緬甸的法律從未對這種概念作出規定。現在薩諾夫斯基和妻子正在辦理瑞典政治避難的手續,且身處警方的保護之下。

題目:
2018年烏克蘭局勢 (20)
關鍵詞
烏克蘭
社區公約討論